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末世卡徒

当地球已面貌不再,当世间如幽冥鬼域,当人类面临生死存亡的危机,科技失落,民智...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3~4章 二轮试炼规则
章节列表
第3~4章 二轮试炼规则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鲜花,谢谢!!



第三章 二轮试炼规则



杨帆挣脱了冲击,他身边那些人可不会。



冲击临身,这些家伙登时如中雷电,一个个眼睛翻白抖似筛糠,就差没有手脚抽搐口吐白沫了。



自己发出的冲击,当然知道能导致什么样的后果,看台上的李征这方向看了一眼,立时面露疑惑,疑惑的当然是杨帆为什么没受到影响。



不过,眼前这个场合毕竟不是他可以追根究底的时候,他只得强压下好奇,继续宣讲那枯燥无味的第二轮考试规则。



第二轮考试,又叫做生存游戏,听名字就知道,这是个把所有人放到同一个地方,让他们互相厮杀的游戏。



所有人可以领到一个读卡器和三张卡片,或者是与卡片相当的物资,当然,原本身上自有的卡片、读卡器以及武器物资必须全数上缴。



卡片可能是空间卡、道具卡、能量卡的任何一种,物资包括食物和水以及其它一些道具。



事实上,食物和水才是最重要的,在生存游戏的那片山林里,只有少数地点隐藏着少量后勤补给,除此外再没有可供食用的东西,所有供给,必须依靠游戏开始之后,玩家随机抽取到的卡片里那点存储。



这也就意味着,三百多位考生必须经过激烈而惊险的较量,将物资集中到少数一些人手里,才可能撑过游戏那漫长的六天。



不过,撑过六天也并非是过关的唯一选择,之前已经说过,一二轮考试是相辅相成的,与第一轮考试相比,这第二轮考试其实还要宽松一些。



这轮考试没有任何过关要求,唯一的要求就是——在这一轮里的得分,再加上第一轮考试里的得分,必须够六百分,够六百分就算过关。



理所当然,伴随这场游戏的,是一套复杂的评分系统:



一、无杀人记录者,每坚持一天,可以得50分,有杀人记录者,每生存一天,可以得30分。



这项规则,是针对那些战斗能力较弱,但侦察能力逃生能力预知能力较强的人而设的,只要他们能够在每一次接触中逃脱或者躲过所有敌人的搜索,并且坚持到最后,也能有300分可那,如果第一轮考试成绩足够优秀,一样可以通过试炼。



二、每杀死一人可得40分,每夺取一张分数卡可得20分。



这条规则当然是整个游戏的精华,鼓励杀人,鼓励战斗。



至于分数卡,是游戏开始之初抽取的福利卡片之一,没有任何用途,唯一的好处就是,如果持有人能够一直保留此卡直到最后,可以得到额外40分奖励,如果被人抢去,抢夺者也能得20分。



当然,所谓的杀人并非真的杀人,考试所在的空间是片类似于虚拟空间的特殊存在,考生身在其中并不真的死掉,濒临死亡瞬间就会回到现实。



三、17岁的试炼者奖励10分,16岁的试炼者奖励20分,依此类推……



这条规则其实意义不大,放在那里好看而已,一整年的成长与区区十分比起来,显然前者的效果要远远超过后者。



这只能算是对低龄参赛者的一种补偿,而且远远无法弥补年龄带来的差距,若不然,所有人都趁年龄小的时候参加考试了,哪里会个个都等到十八岁。



也就小丫头那样的超常儿童,还有杨帆这种为情势所迫的,才能够享受到这寥寥的待遇吧!



小丫头今年才十二岁,年龄奖励多达60分,至于杨帆,虽然因为过了一年长大一岁,只有10分奖励,其实刚刚好。



他第一轮496分,加上这10分就是506,只需要撑过两天、杀两人撑一天或者直接杀三人就算过关,没有比他更轻松的了。



要知道,第一轮考试里,除他之外,五关通过的绝无仅有啊,就算过了四轮的都屈指可数!



不看别的,就看连小丫头这样的都三轮险过,就可以想见其他人的艰难。



而且,就算过了三关四关,这些人的实力又不似小丫头那般强悍,凡是过的关卡就能拿到九十、一百分,更加不像杨帆,所有关卡的通过,都是缘于他出色的策划和领导能力,差不多门门一百分。



对他们来说,三场能拿两百分以上,已经是相当不错的成绩了,拿到一百五十分,那也是可以接受的,就算是不到一百分,那也是运气够好祖宗保佑啊,毕竟只要第一轮过了,第二轮就还有机会。



所以,千万不要觉得规则太过宽松,配合参赛考生的底分,这绝对将是一场血肉横飞、六亲不认的残酷战斗,所谓交情,所谓友谊,在这场考试当中屁也不是。



好不容易李征按照手上的讲稿,将第二轮考试的规则一条条叙述明白,并解释清楚,整个考试的准备工作进入尾声,站在他身后的一个人,这时候却忽然踏前一步,然后用一种戏谑而玩味的神情看定了他:“校长大人,这样就完了?”



“啊,完了。”李征愣了一愣,觉出对方神情不对,当下冷了脸,“砦十武,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被称做砦十武的家伙是个身形超过二百五显然纯种山族的巨汉,闻言便懒洋洋一笑,有恃无恐,“没什么意思。就是觉得咱这考试也太无聊了。”



看台上一问一答的同时,台下自然也在议论纷纷,从议论声中杨帆知道了,这个叫做砦十武的家伙是学府副校长,分管武术学院的院长。



山都学府上位者包括一院长三副院长十一系主任,其中三个副院长又兼任武术、魔法、殖装学院院长,研究院因为地位低下,院长只兼任一个系主任。



砦十武身为四巨头之一,绝对是学院的实权人物,恐怕李征拿他也没有丝毫办法。



“校长大人,你难道不觉得,咱们教出来的学生,是一年不如一年,一代不如一代了吗?”看台上,砦十武满脸不屑的说道。



“就算这样,你又待怎样?”李征冷冷的道。



“咱是个蛮子,也不知道能怎样。咱就是想,这猎者试炼的规矩要是能改改,说不定就什么事都没了!”砦十武摸着自己的光脑袋,憨憨的却又似有深意的说道。





第四章 二轮规则•改



“改改?你想怎么该?”看台上的对峙还在继续。



“太简单了!”砦十武咧嘴一笑,“也不用改别的,咱就觉的一点不太合理,就是那个……那个考生一被打死就回到现实,小命就能保住的设定。”



“噢?你想改成什么?”李征无奈的看着砦十武。



砦十武龇牙一乐,露出一口森森白牙:“当然是,如果游戏里玩完,现实里小命也会挂掉了。这样一来,咱就不信,这些怂瓜蛋子会不玩命。”



砦十武话一说完,看台下算是开了锅了,如果真按他的章程办,那哪里是考试呀,分明是草菅人命么!



一时间,看台下叱责的也有,怒骂的也有,五花八门,甚嚣尘上。



砦十武却只当不闻不见:“校长大人,您毕竟是李家的人,不知道小命悬在空里,游走在刀尖上的经历对实力的提升有多么巨大。”



“如果是按咱这主意选拔出来的考生,跟往常的怂瓜蛋子那可绝对不是一回事,一个个都狠着呢,直接拉上战场都行!”砦十武把胸脯拍的咚咚响。



李征也不气了,哭笑不得的看着砦十武:“砦副院长,你觉得事情有你想的那么简单吗?”



“简不简单俺不知道,反正……俺跟在场八成老师都商量过了,他们都觉得咱说的有道理!”砦十武脸色一沉,手猛然一挥。



随着他动作,考场大厅外围站的一圈老师和高年级学生募然行动起来,一瞬间制服了数十个原本跟他们好好站在一处的同伴。



将这些人打倒击晕,捆绑成一堆,这些老师学生变戏法一样从空间里抽出了各种各样的枪弹器械。



虽然现实中很少见到,不过刚刚经过了第一轮试炼,这些玩意在场的人大多还都见过,更加知道那些东西只须轻轻一碰,枪口所向立时便是血肉模糊。



“你……”李征一瞬间脸色褪尽,他似乎根本也没有想到,一向鲁莽无脑的砦十武,竟然晓得串联下属架空领导了。



站在大厅中间的考生这时候自然也脸色苍白六神无主,浑然没有想到,如此荒谬却又恐怖的遭遇会在这个时候这个地点降临到自己头上。



打?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且不说人家已经弓上弦枪上弹虎视眈眈对准了自己,自己一行动立时就满身窟窿,就是双方纯粹肉搏的实力比,那就根本不是同一档次的。



跑?那也是不可能的!



这里是山都里层,人家平素住在这里,而自己呢,第一次来参加考试而已,路能有人家熟,能比人家更知道躲藏的地方?



更重要的是,除了传送阵,这里与外界没有相通的地方,人家只需要把传送阵把死了,那就叫做瓮中捉鳖。



一片惊惶惴惴末日降临的恐怖气氛中,却还有少数几人,脸上是轻松愉快的,而且,并非大厅外圈那些持枪而立的老师学生。



“不要慌,不要慌,都是假的,是骗你们的。”看着一圈人惊慌失措的样子,话者忍俊不禁轻笑起来。



“这是为了增加你们的紧迫感,让你们在考试里能发挥出全部实力特意演给你们看的!去年也是这样的,看起来年年都是这一套呢!”



说话者是那个自诩为老人的家伙,而且不仅是他,不远处似乎还有好些个跟他同样的有经验者,正跟他说着同样的话。



“什么?都是假的,是这些人的演技?”

“好么,吓死个人了,这种事你倒是早说吗!”

“我靠,还真让他们给吓出了一身冷汗!”

…………



庆幸着有之,抱怨者有之,惊愕着有之,但无论如何,老人的话让一圈人松了一口大气,脸上也终于恢复了镇定自若。



只不过,这种镇定只持续了三秒不到,三秒钟过后,一道炽热的闪光募然从看台上飞出,不偏不倚不歪不斜,刚好命中了老人额头。



老人额头上立时一个血洞,嘴中承他人的客套话也登时僵住,时间依稀停顿了一秒,也可能停顿只是种错觉,然后,他的头颅猛然爆开!



红的白的绿的软的硬的不软不硬的撒了周围人一头一身。



软的是头发,硬的是骨头,不软不硬的是耳朵和鼻子上的脆骨;



红的是血,白的是脑浆,至于绿的,是周围一圈人吓出的鼻涕泡……



沉默!简直如末日降临般的沉默!



足足半分钟后,才总算有人嘴唇哆嗦着喃喃念道:“杀,杀,杀人了!”



纯粹废话,长眼睛的都知道发生了什么,可是,再没有一个人敢说话了,天知道看台上那位正吹着枪管青烟的家伙,会不会一时耳背,把自己的话听成了跟刚才这倒霉蛋同样。



一瞬间,台底下死一般的沉默。



不过,事情还没完呢,砦十武只杀了一个,刚才人群里说话的可不仅仅那一个。



随着砦十武一挥手,周围持枪戒备的老师学生立时冲进了人群,架出了刚才那些嘴贱的家伙,竟然一个不落,没有冤枉一个好人,也没有让一个坏人尝到甜头。



冲进来的人里,有敖丹,有五月,有河沅沅!



感受到了杨帆的注视,敖丹五月向他露出个高深莫测的神情,至于河沅沅,满脸得色,那神情依稀是说,你倒霉了,你等着倒霉吧!



不明白这三位的表情是什么意思,杨帆忍住了没跟她们搭讪询问状况。



杨帆如此,其他人可不像他这么冷静,在人群里有熟人的又不止他一个,窃窃私语低语哀求顷刻间充耳不绝。



可惜,所有的声音没有一人理会,那些人干净利落制服了那些嘴贱者,架着他们来到场边,头颅瞬间如同韭菜一样被一茬茬割下,骨碌碌滚了满地,一片血雨腥风。



而负责执行的人呢,竟然没有一人会心慈手软的,个个面无表情仿佛泥浇铁铸的一般。



即便已经见惯了生死,台底下人还是惊的呆了,静无一人能够发出声音。



看着台底下的反应,看台上的砦十武满因的笑了,依旧阴沉沉,冷森森:“好了,不要挣扎了,还是老老实实随我来吧!欢迎大家参加新规则第一场生存游戏!”



如果觉得写的还凑合,请来www.17k.com正版订阅支持作者,没有订阅,鲜花也行,没有鲜花,点击也成……



您的一次轻轻点击,温暖我整个码字人生。一起看文学网(www.17k.com)玄幻奇幻频道,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