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末世卡徒

当地球已面貌不再,当世间如幽冥鬼域,当人类面临生死存亡的危机,科技失落,民智...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5~6章 游戏开始
章节列表
第5~6章 游戏开始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第五章 游戏开始



没人知道游戏场地究竟在哪里,只知道场地方圆约莫一百平方公里,一平方公里平均在三人左右。



众人领取了三张卡片的物资,紧接着便排队从传送点依次走入,每次传送都是完全随机。



有一群人虎视眈眈的看着,逃不脱躲不掉,作弊更加不可能,杨帆也只得夹在众人当中,老老实实走进了比赛场地。



第二轮考试正式开始!



眼前一花,待能凝神定目,杨帆已经出现在某株巨木的树梢。



这是座完全立体的赛场,就跟柘村附近的森林一样,巨木高达两百米上下,间杂着灌木区、草海,层次分明,蕴藏着重重危机。



杨帆明智的停在树梢,先找一个比较隐蔽的角落藏身进去,以他的实力,先不说其它参加考试的考生,就是树下方的草海,一个应对不好都有可能小命不保。



自觉比较安全了,杨帆拿出了随机抽到的三张卡片,刚才时间太急完全来不及看,现在总算有时间研究一下了。



第一张卡片,空间卡,当中存储着……八升淡水。



不错不错,人没有食物可以生存许久,没有水支持不了三天,别看这个世代人体力大大增强,正因为体质强了,新陈代谢大幅加快,忍饥耐渴能力还没有上个世代的人强呢。



有了这些水,自己就更有了超然赛外的保证了。



如果第一张卡片算是惊喜,那下两张就是纯粹的垃圾了,一张滑翔靴压缩卡,另外一张,里面则存放着一只手表。



滑翔靴是二十四世纪才出现的运动产品,仅仅一双靴子,便可以让人自由的翱翔于天际之上,当然,前提是**能量卡,没有能量卡的滑翔靴连双普通靴子都不如,至少普通靴子还能用来走路。



至于手表,或许可以用来计时,不过那也得是校对标准的啊,刚刚从没有时间维的数据空间取出来的东西,显示又怎么可能是准的。



不过,将就吧,至少能知道一天的比赛什么时候结束。



一天之后,杨帆便知道,这手表纯粹是废物了,因为每一天结束,都会有一阵悠扬的钟声响彻森林,以提醒每一位考生注意……



当然,此时此刻杨帆还不知道这些,戴上了手表,把飞行靴鞋带一绑搭在背上,他开始了下一个行动。



距离杨帆三丈开外的树叶丛里,一个人影正悄悄的攀附在那里,无声无息,一双眼睛眨也不眨,牢牢看定了杨帆。



不要着急,并非是虎视眈眈的参赛选手,考试开始所有人都比较小心,不会轻易暴露行迹以免成为众矢之的,现在还没到开始接触的时候呢。



隐身一旁的人影其实是高年级的猎者,这场试炼对于选手来说是场考试,对于高年级猎者来说也是场考试。



一年级的在这片区域里自相残杀,而他们,则必须隐身一旁,一人盯梢一位,记录下目标的一举一动,并且得千方百计让考生们发现不到。



不过,也不知是刻意还是杨帆倒霉,给他盯梢这位,对他的莫名恨意丝毫也不比其它考生来的少,赫然便是一直看他不顺眼的河沅沅。



他打算干什么?树叶丛里的河沅沅眨也不眨盯视着杨帆,自然也看到了他下一步行动,当即一头雾水。



她便看到,把靴子手表收拾停当之后,杨帆右手一合,就把存放靴子手表的两张卡片捏在了手心,然后……殖装异能发动。



他五根手指变成了胳膊粗的捣杵,掌心变成了胳膊粗的杵凹,两者上下一合,套牢在一起便一圈圈研磨起来。



数据卡虽然材质特殊,丝毫不惧各种腐蚀,甚至包括时间的腐蚀,材质却并非坚不可摧的,毫无疑问,两相这么一磨,两张卡片必然寸寸断裂,说不定已经化成粉了。



也不用说不定了,下一刻,杨帆右手恢复原状,手心里已然只剩下一堆粉末。



看着那些粉末,杨帆再一次发动了能力,只是这一次,似乎变化的形状比较复杂,他闭目凝神,眉头轻蹙,默然运算良久,右手才开始缓缓生出变化。



他似乎将右手变成了个容器,外表倒普通,圆球模样,内里究竟怎样就没有人知道了。



圆球里装进粉末之后,杨帆便开始摇动,上下左右前后,所有方式都摇过之后,圆球上半消失,杨帆凑眼过去盯着里面开始瞧。



也不知他瞧到了什么,反正全身一震,然后他悄悄逸出了自己藏身之地,扯来一些树叶枝杈将身体稍一装饰,开始向另一个方向缓缓遁去。



他发现自己了!



虽然杨帆并没有向这边看,可河沅沅清晰的感觉到,杨帆此刻的行动,是因为发现到了自己的气息。



没有原因,女人的直觉。



这怎么可能?!自己掩藏的不够完美吗?自己可是水族河家的人呀,且不说擅长的水系魔法,单只天赋本能里的隐身幻术,放到整个异能学院都是顶尖的,怎么可能被这个肮脏粗鲁的臭男人察觉到?



河沅沅暗暗咬牙,跟着走出了自己隐身地,她藏身功夫远在杨帆之上,既不用蹑手蹑脚,也不必拿树叶来伪装自己,大摇大摆随在了杨帆之后。



片刻之后,杨帆停下了脚步,自以为已神不知鬼不觉挪换了方位,右手化形圆球又一通摇晃,片刻后揭盅而瞧,立时又是全身一震,左右看看,再次启动了身形。



怎么可能?河沅沅再吃一惊,不过职责所限,还是跟上了杨帆的脚步。



不过她渐渐也看出来了,杨帆的挪动完全是因为右手的容器,还是容器里那些个粉末。



她既然跟在后面,理所当然,片刻之后,杨帆停住身形摇摇圆球,立刻再度动身上路。



就这样,两人一前一后,一个躲一个跟,一时间没完没了起来……





第六章 猫逼耗子



河沅沅跟在后方,对于杨帆察觉到自己行迹的办法觉得诡异莫名。



前方,杨帆对于那个缀紧了自己寸步不离的对手同样感觉高深莫测。



自己倚仗的是领先这个时代几百年的知识,可是后面那个人呢,他凭的又是什么,牢牢跟紧了自己,任自己百般逃逸就是没办法摆脱?



他既然有如此高明的手段,何不把自己直接搞定,偏要这样狗皮膏药一样贴着自己瞎耽误功夫啊?



杨帆心中疑惑不解,换一个位置,手里圆球一摇掀盅,那个代表敌人的纹理依旧还在,甚至连距离都没有丝毫改变!



救命呀~~~



杨帆已是彻底无奈了,只得勉力拖动脚步再度转移阵地,他哪里知道,这个人不过是按照试炼规则,跟在他身后忠实的记录他的言行而已。



当然,跟踪他这位河沅沅小姐究竟会不会遵守规则,就没有人能知道了。



他以卡片碎屑粉末感应敌人距离位置的方法,对于二十五世纪的人来说,其实根本就是如同喘气呼吸一般的常识。



就好像,在电磁学诞生之前,磁力的无形无影难以估算,不免让人觉得高深莫测难探究里,可是随着电磁感应之类一系列的规则定律出现,电和磁的原理终究成为尽人皆知的学问。



而原先一些无法解释的现象,比如说指南针的奥妙,比如说磁铁同性相斥异性相吸的原理,也纷纷得到了解答。



以卡片碎屑感应敌人的原理,其实与磁学原理如出一折——



当周围有具备异能力的生命体靠近时,自由分散并且体积细小到一定程度的异能粒子便会对其生出感应,就好像磁粉碎屑在磁场中也会生成磁力线轨迹一样。



只不过,异能粒子这种东西现实中是很难观测到的,它们是宇宙中一种普遍存在,却又与夸克电子乃至电磁波都不相同。



它们不会因为任何物理的原因改变自己的分布密度、运动轨迹以及其它特征,甚至连形体、重量、速度、密度这些基本的物理特征都不具备。



它们只会因生命体精神波的震荡而生出变化。



虽然单独的精神粒子并不存在,也很难被直接感知,但卡片这种承载了科技与异能两个领域最巅峰技术的造物,恰恰就是用精神波将精神粒子强行驻留在物质中技术的制成品。



将其研磨所留下的粉末虽然并非纯粹的精神粒子,也具备了精神粒子一些基本特性,比如说,忠实的反应周遭精神场的变化。



所谓的雷达卡,也是依照这种原理造出来的。



有经验的人通过那些粉末涟漪的波形、间距以及纹理,就可以判断出对粉末产生影响的精神源距离究竟多远,强度如何,性质属于什么。



不过,毕竟从没有实际操作过,只是从上个世代的生存游戏里学到的小花招,杨帆也只是能据此粗略判断方位、距离,更进一步的资料就并非他能力所及了。



杨帆只觉惊疑不定,危机重重,什么其它的都顾不上,只晓得惊慌逃命,他身后不远处的河沅沅却渐渐对这个游戏生出了兴趣。



不为别的,只要想一想,自己什么都不做,就能让这可恶家伙惊慌失措惴惴不安千里远顿,还有什么比这个更解气更过瘾的?



更重要的是,这样还完全不破坏比赛规则,自己只是在忠实的执行上面指派的任务罢了,谁晓得这家伙能用那种匪夷所思的办法发现自己的行迹吗?



就算将来对簿到公堂上也丝毫不怕,到时候完全可以说,自己根本不晓得杨帆那是在d躲避自己吗?还不许人家直觉迟钝,一时糊涂吗?



对,到时候就这样说!河沅沅暗暗打定了主意,跟踪杨帆的方式也顿时为之一变。



不再是单纯的跟随,她开始竭力挪动自己的隐藏点,好让……好让杨帆只要往背向自己的方向走,就有很大机会遇到其它的参赛者。



追踪与反追踪,隐匿与反隐匿,这是猎者的必修课,而且这次试炼本身,也是对高年级猎者的考验。



对于河沅沅这种高年级猎者来说,参赛考生的伪装和行进只能用单纯、幼稚这些字眼来形容,眼睛往丛林里一扫视,他们的行迹便清楚明了无所遁形,控制杨帆往其它参赛选手身上撞实在是件再容易不过的事。



不过,杨帆毕竟也不是呆瓜,他的圆球测敌仪可以察觉的对象也不仅仅河沅沅一个。



每次当与参赛者接近,他总能悄无声息的跟对方擦肩而过。



甚至有数次,河沅沅注意他明明已经发现了参赛对手,却选择了故作不知,让人家从他眼皮子底下溜过。



“这个胆小鬼!窝囊废!懦夫败类!”河沅沅暗暗咬牙。



就杨帆来说,这种抉择无疑是明智的,他身手处于所有参赛选手之末,积分却是最高的,只要这样老老实实呆上两天就能通过测试,何必还要另生枝节。



不过人的眼光是有色的,对人有好感的时候,不管对方做什么都会觉得顺眼好看有意义,对人憎恶的时候,无论对方怎样做,都只会心生厌恶,此刻河沅沅于杨帆就是这样了。



虽然越来越看不过眼,猫捉耗子游戏还得持续下去,而且,河沅沅也慢慢发现,随着这个游戏持续的越来越久,游戏的性质也渐渐发生了改变。



从游戏开始到现在,杨帆拿树枝树叶裹在身体表面的外衣是越来越惟妙惟肖了,他越过树枝的动作也越来越灵活,声音越来越轻微,表现也越来越冷静……



跟人擦身而过的时候,有那么数次,甚至连河沅沅都觉得,自己如果处于他的情况,说不定都要被人家发现了,他却每次都能安然无恙的度过……



就好像,经过到现在这段时间自己与他的追逐游戏,杨帆已经迅速的从一个藏踪匿迹的新手,变成了这方面的精英,乃至是……老鸟。



这怎么可能!河沅沅摇摇脑袋,将这个荒谬的念头抛出了脑海。



如果觉得写的还凑合,请来www.17k.com正版订阅支持作者,没有订阅,鲜花也行,没有鲜花,点击也成……



您的一次轻轻点击,温暖我整个码字人生。一起看文学网(www.17k.com)玄幻奇幻频道,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