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末世卡徒

当地球已面貌不再,当世间如幽冥鬼域,当人类面临生死存亡的危机,科技失落,民智...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9~10章 规则第四条
章节列表
第9~10章 规则第四条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网站改版了,增加了不少新功能,贵宾票可以增加财富值,也可以砸蛋减分,还有许许多多别的东西,恩,希望大家继续支持……





第九章 规则第四条



恍然归恍然,小丫头放走猴十三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拎棍找碴,这反应还是出乎杨帆意料。



“沐惘,不要!”念头在脑海里盘旋几圈,杨帆最终还是一咬牙跳了出去,张臂拦在了小丫头面前,“这位是监考。”



“咦,还有一个?”杨帆跳出之后,小丫头立时一声惊疑,待看清杨帆的脸,呼啸的棍棒半空凝住,“杨哥哥,怎么是你?”



杨帆一头冷汗终于消去,跳出来的唯一危险,就是担心小丫头收手不住。



两人相差两个层次,小丫头一个随手,自己就得化骨灰灰,如果真是那样,自己可真就无辜枉死了。



不过,事情既然发生在自己面前,他也就无法容忍,小丫头因为袭击监考这种原因而试炼失败。



杨帆虎跳,小丫头停棒同时,河沅沅藏身之处,空气一阵扭曲,河沅沅无端端现身出来,手里捏两把晶莹剔透的寒冰剑:



“二轮试炼考场规则4:发现监考,可获奖励50分;向监考挑战,失败无惩罚,如果成功,试炼直接通过。考生二十八号,你现在得到了额外50分,你确定要向我挑战吗?”



这可是李征从未说过的,看来是条隐性规则,必须满足条件才能触发。



杨帆捶胸顿足,自己干嘛要这么小心呀,如果早揭发了这女人是监考,五十分不就是自己的了吗?那可是整整一天呢!



可惜,这世界没有后悔药可买,就算有,他也够呛能拿到。



他之前的表现其实足以证明,他已经发现了河沅沅的存在,可河沅沅对此丝毫不提,分数直接给了小丫头,这就可以说明很多事了。



只可惜,杨帆对河沅沅对自己的敌意丝毫不知,也更加不晓得,第一轮试炼的时候,两人已经无声无息的交手过两三合,他对河沅沅只是略有印象而已。



他没有印象,小丫头的印象可是深的很那,发现河沅沅立时一声怒叱:“是你?”



接下来河沅沅白给分的慷慨也没令她的态度有丝毫好转,抡棒就打:“挑战,当然确定!前两天的胜负可还没分出来呢,老账新帐咱们正好一块算!”



既然是考场规则允许,杨帆自然也就没必要阻拦,隐藏了身形,顿时离两人的战场远远的。



两个人都高出他好几级,打起来唾沫星子都能砸死他啊!



他跑了,河沅沅可气坏了。



小丫头向她挑战的时候,她就已经打定了主意,要找机会无意、不小心把杨帆干掉,却没想到杨帆溜的会那般快,丝毫不给她机会。



河沅沅主意没有打通,杨帆的打算其实也被河沅沅破坏了。



他的打算,自然是利用圆球监控手段,找出其它考官位置然后揭发,一个五十分呢,这种分数不赚会天打雷劈的呀!



可惜的是,说明第四条考场规则之后,河沅沅立刻用专用频道通知了所有其它考官,某某坐标的某某号考生,大家跟人时最好离他远一点,这小子有种特殊的监测手段。



这倒也不算存心跟杨帆过不去,监考规则如此,发生这种事必须全体通报,免得被杨帆这样的人钻了空子。



就在杨帆跑到远处守株待兔的同时,河沅沅与小丫头之间的战斗也如火如荼的展开。



“镜影术!”河沅沅一片分身四下奔逃,水系擅守不擅攻,第一招基本都是这个。



“我打!我打!我打!”小丫头抡棒便挥,情形依稀就如同当初两人第一次相见。



不同的是,小丫头此刻手里的棍子并非屈长如意棍。



既不是屈长如意棍,便没有可短可长的特质,消灭分身的速度就稍慢了一丝丝。



而这一点点差异,就让河沅沅腾出了更多时间,可以发动更强力招式:“冰风潮!”



随着她咒语,在她身周十丈之内,寒风刺骨,冰片如刀,凛冽的寒风吹的是万物凋敝寒意澈骨!



虽然说旅级高手已经超脱了寒暑,可是这种气温的骤变,还是令得小丫头一时间手脚束缚,甚至还情不自禁打了个寒战。



就在她动作稍慢的功夫,数十道尖锐的冰挂猛然自树梢上、树干上、半空里凝结出现,目标指向俱是身在半空的她。



冰风潮本身并没有什么杀伤力,但是它暂时改变小范围气候的特点,却可以大幅加强某些水系魔法,比如冰挂、冰枪、冰箭的威力,却是其它魔法都无法做到的。



小丫头怒叱一声,抡动棒子化身旋风,将数十道冰挂瞬息击碎。



自从动手以来,她失了先机,一步慢,步步慢,她什么时候这般窝囊过?



被怒火冲昏了头脑,小丫头早已失去了理智,当然,她本来也没有那东西,现在只不过是变本加厉而已。



冰挂击碎,小丫头整个身体只剩残影,惊世骇俗的冲向了河沅沅。



搞定了!河沅沅脸上露出胜利的微笑,站在冰风潮之外,立足不动,双手环搂一圈,一道匹练也似的白光,便从她怀里源源不绝冲向了破空飞来的小丫头。



“我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呗,小丫头一向是这种鲁莽战法的忠实拥蹙,看到有东西飞来,第一反应就是大棒挥舞。



“噗嗤!”她的棒子倒是打中了,可惜没有丝毫效果,因为那东西不是冰枪不是冰箭,只是一道水流。



水族团级天赋,高压水龙波!



这项天赋,实在是山都所有种族里面最弱的,水龙本身没有任何杀伤力,就算那种冲击力,在个个身体都很强悍的这个时代,也根本没有用武之地。



不过,若跟冰风潮结合起来,这招水龙波可就是天下间少有的犀利招式了。



小丫头不闪不避,几棒子打到水上,虚不受力不说,还溅了自己一头一脸。



单只如此倒也罢了,问题是,她现在在冰风潮中啊,那些水一旦淋到她的脸上身上,立刻在冰风潮的作用下化成坚冰,一层一层把她覆盖起来。



怎么挣扎都没有用,因为还有源源不断的水流继续涌上来,即便将冰迸裂拔下,这个时候早已经有更多的水喷到了身上,填上了空隙,补好了裂纹。



也就几十秒功夫,小丫头便被成了晶莹剔透几丈方圆的大冰雕,龇牙咧嘴的结在了那里。





第十章 人生大起大落



一场比斗,前后不到一分钟,却看的杨帆目眩神离,心中大生艳慕。



这可是旅级高手的决斗啊,放到上个时代,那就是S级高手战啊!



S级高手的数量整个世界都不到三位数,就算通过网络,通过直播,能够得睹的次数都寥寥无几,何况是这种站在数丈之外的近距离接触。



自己……什么时候也能有这种实力呀?



杨帆这般艳慕着的时候,获胜的河沅沅已经再度隐形消失。



考官不许对挑战自己的考生下杀手,这也是规则。



既然不能杀,通过数次接触,又深知小丫头拳头比脑子的性格,她当然躲的越早越好。



也许无关性格,可能就是命运,她跟杨帆天生相克。



她想离小丫头远远的,越远越好,最好别再被小丫头缠上,杨帆却不是这么想的啊。



他得留下来,他得呆在这里,确保冰化以前小丫头不会被别人占了便宜去。



这家伙,生下来就是跟我作对的呀!不远处,河沅沅看着杨帆穿着自己那身怪模怪样的迷彩服,缩头缩脑在冰雕不远处树杈间伏下,一口银牙不由咬的咯咯响。



不过,杨帆的担心还真是有道理的,也就几分钟过后,冰块还根本没有融化的迹象呢,一个人募然从暗处潜行过来。



“天下还有这等美事?”来者围着冰块转悠几圈,伸掌拍了冰块几记,冰块纹丝无恙,手却阵阵发麻,他不由倒抽一口冷气:“嘶,好硬!真他娘古怪,里面那小丫头到底是死的还是活的呀!”



“笨蛋,死了会化成光消失,既然还有身体,就是没死呗!”顺着那疑问,一个陌生的声音从来者背后响起,伴随声音的,还有一道突如其来的劲气。



先来的家伙虽然脑子不好使,反应倒还是相当机敏的,一个驴打滚避过了偷袭,抡动双掌反手就跟偷袭者战到了一团。



杨帆藏身一侧没有动,既然他们根本打不破小丫头的坚冰防御,自己也就无谓现身出来暴露自己了。



因为白得的五十分,两个乒乒乓乓战成了一团,两人这一打不要紧,这地方可就热闹了!



谁那么傻呀,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就打起来了,而且还打个没完了?



但凡听到声音的,不由自主都会这般想到,然后悄悄潜行过来观察情况。



当看到不仅两个人在争斗,一旁还有白得的五十的时候,一个个也都忍不住了,不由自主现身出来,生怕被别人拔了头筹。



只不过,等他们发现,一时半会根本打不开那层坚冰的时候,行迹却早已经暴露,想藏身回去也不可能了,不由自主就被卷进了战团。



于是,二变三,三变四……虽然当中也有几个,因为实力不济或者点子太被被人挂掉了,战圈还是很快扩大到了十人规模,刀光剑影,血肉横飞。



“吱咯咯……”一阵轻微的破冰响声传来,冰雕上裂纹隐现。



只可惜,十来人激斗正酣,哪里会注意到这点轻微的响动。



“吱咯咯……”声音更大,裂纹更深了,还是没有一个人注意。



可怜呀!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啊!杨帆暗暗叹息。



叹息刚完,冰雕就如炸弹般“嘭”一声爆开,激飞的冰雕碎块之下,立时就有数人画饼灰灰去了。



霹雳一声雷,小丫头凌空飞跃到半空,抡着棍子向下便打,都不靠实体接触,仅仅是音爆激发的真空团,就瞬间把现场清理一空。



这一番动作,直看的不远处的河沅沅头皮发麻。



她麻的不是小丫头变态的攻击力,而是她身体的坚韧程度呀!



冰风潮中心处,温度可是低达零下**十度呢,不光能把水波冻住,便连空气里的二氧化碳,在这种低温下都会结成干冰状态。



如果仅仅是低温气体接触的话倒也罢了,人身体有许多生理手段,可以调节热量损失。



可是小丫头,是先被水淋湿,然后才被冻结起来的呀,这个过程中损失的热量,哪怕是旅级高手,都不是那么容易承受的。



更何况,小丫头还是凭借自身的爆发力,从冰雕中强行挣脱,并在挣脱瞬间就恢复了行动力,仿佛根本没受到过冰冻影响。



这种强悍的回复力,已经只能用匪夷所思这样的字眼来形容了。



幸亏呀,自己晓得这小丫头不好惹,早早就躲起来了,看着瞬间灭杀了十来个参赛者,肚子里火气兀自不消,满天转悠叫嚷着“刚才那女人,你快出来”的小丫头,河沅沅暗自庆幸。



就在这个时候,半空里一阵水汽波动,一个人影自波动中缓缓浮现。



“哈!你终于出现了!”小丫头见猎心喜,抡棒直冲过去。



这个人影却不同于河沅沅,身体一扭,也不知从什么地方获得的动力,竟然迅捷曼妙的避过了小丫头的攻击,然后停留在了……更高处的半空,这家伙是会飞的。



“是你?不是那女人?”小丫头停了棍子,来者是她认识的,杨帆也认识,五月,沐嫀的另一个同学。



小丫头打人全凭喜好,倒也并非见人就打,或许五月就是看着顺眼,反正她再没发动攻击。



而这个时候,五月也悬停在空中说道:“考生二十八号,我是你的监考,你的分数已经达到六百分,试炼通过,可以离开这里了。”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小丫头本来就有接近三百分,在这里一棒干掉十来人,分数自然就够了。



“我过了?我过了?”小丫头就是这种喜怒无常的性子,听到好消息,肚子里的怒气瞬间不翼而飞了,雀跃几下,身体化成一道流光,便从这片空间消失了。



她走了,五月却没有动,而是微笑着转向了杨帆的方向:“这里的卡片你可以任选一张,其它的由我回收掉。”



“啊?”杨帆一阵失望。



十多号人,三四十张卡片呢,小丫头用不到了,他刚才还以为这些卡片将都将是自己的呢,却没想到只能拿一张,人生大起大落的实在太快呀!



如果觉得写的还凑合,请来www.17k.com正版订阅支持作者,没有订阅,鲜花也行,没有鲜花,点击也成……



您的一次轻轻点击,温暖我整个码字人生。一起看文学网(www.17k.com)玄幻奇幻频道,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