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末世卡徒

当地球已面貌不再,当世间如幽冥鬼域,当人类面临生死存亡的危机,科技失落,民智...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13~14章 都是编出来的
章节列表
第13~14章 都是编出来的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第十三章 都是编出来的



“头儿,你都知道了?”虽然惊讶,杨帆算无遗策的形象已经深入人心,故而牛二并无太多惊讶。



牛二大脑里的肌肉多过脑浆,稍微一愕也就完了,与他相比,冰霰的讶色就要多的多了,智商越高的人,便越明白,有些事并非光靠逻辑就能够推理出来的。



不过,与他们两人相比,最惊讶的还是躲在一旁的河沅沅啊:他怎么这么快就猜到了?当初琢磨这个主意的时候,自己可是动了不少脑筋呢?



虽然不明白杨帆还有何倚仗,原本信心百倍的计划,河沅沅却忽然间觉得,似乎并非那么稳妥了。



与河沅沅想法相似的,还有其实已经把杨帆四下包围的仿佛铁桶一般,就算牛二冰霰临阵反水也绝不可能让杨帆逃脱的300分联盟的其他人,肚子里也都在疑惑着,到了这刻,圈里的家伙还能有什么倚仗。



牛二想说又没说出来的话,其实是邀杨帆加入联盟的邀请辞,既然被听也不听的就拒绝了,杨帆的打算,显然并非屈身敌营。



“宁肯考试失败被取消了资格,也不愿意因为一场考试,无缘无故丢了性命,所以大家要团结,联盟的人劝服你们的时候是这么说的吧?”杨帆一幅万事皆知的模样问道。



“他们是不是还说,如果聚集起的人足够多,有可能的话,他们还会组织对砦十武那些人的反击?”



牛二冰霰点头,河沅沅疑惑着寻思,猴十三这些供词有问题吗?



见两人点头,杨帆便继续说道:“那你们有没有想过,如果在游戏里死掉,现实里便也会死掉这条消息是假的,你们还会加入这个联盟吗?冒着……违反考场规则被除名的危险?”



他是怎么知道的?!听着杨帆话风,河沅沅心中一惊,与他同惊的,还有包围圈中的少数几人。



“应……应该不会吧?”牛二摸摸脑袋答道,“不过,头儿,现在说这个有意义吗?只是个假设而已。”



“有意义,当然有意义,因为这个假设根本就是事实。说什么如果游戏里死掉,现实里也会死掉,那根本就是骗你们的,是怕你们觉得这仅仅是一场游戏,发挥不出全部实力编出来的。”



一颗石头丢进池塘里,真真石破天惊!不光激起的浪花巨大,池子里的水都要被溅光了。



“这……这怎么可能?”牛二瞠目结舌,包围圈一环里,也有数人情不自禁发出惊疑。



而知情的那少数几人,却是心中微微一叹,杨帆还真说出了正确答案,不过,他们也并不担心,答案虽然正确,没有丝毫说服力的,想要说服别人,解题过程才更重要啊。



他们是上面有人才知道了答案,并且趁机建立了300分联盟,利用这自己知道别人却不晓得的秘密大做文章趁机赚分。



也正因此,他们并不担心杨帆此刻的话,因为那些话他们并非没有考虑过,得出的结论却只有一个,就算说出来,也不一定有人信的……



要验证那件事,就只有一种办法,要么生着攒够积分,要么……直接去死,谁敢拿自己小命去证明那答案呀?



就算证明了也无所谓,他们这个联盟建立的基础,还是人类的求生本能,只要……没人知道他们事先知道答案,就不能说他们的做法是错的,这也是为了自保吗,人类天性无可厚非。



所以,人群里300分联盟的几个上位者,此刻都饶有兴致的看着杨帆,看他究竟能说出怎样的理由来。



“怎么不可能?”杨帆含笑反问。



牛二牛眼大瞪:“头儿,考场大厅里你也是亲眼看到的,一百来人呢,说咔嚓就咔嚓了,当时那血都喷到咱们衣服上了,那像是演戏吗?”



“问题就在这里啊。”杨帆叹息一声,“当时负责行刑的人我认识好几个呢,他们可不是说杀人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家伙……”



“可……可是这也说明不了任何问题吧?”就有人疑惑的道。



“呃,的确,我也只是随口一说。其实当时问题太多了,被杀的人数,一百来人,刚好第一轮考生的十分之一,你们不觉的奇怪吗?”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好吧,就算这不奇怪,我再问你们几个问题。第一轮考试里,为什么要刻意区分出个新手世界来?”



“呃,因为那是咱们第一次参加试炼吗?”



“哦?好吧,就算是这样,那为什么,咱们当中会有个参加过考试的老人存在?”



“这个……”立时没有让人能答上来了。



“我再问你们,第一场考试之后,所有曾跟我一队过的人,在后面的考试里面我都第二次碰到过,就只有那个人,那个说自己参加过一次试炼的家伙,我再也没有碰见过,牛二,冰霰,你们呢,肯定也没碰到过他吧?”



“这个……”寻思半晌,牛二冰霰同时摇摇头。



“还有你们,你们也可以回忆一下,如果我所料无误的话,在你们的新手世界里,也都曾经遇到过那么一个自称是老人的家伙吧?”杨帆扬声向四周说道,“但是在后来的世界里,就再也没见过他们了。他们究竟到哪里去了?”



如果不是被杨帆抢了风头,这样的家伙在新手世界那关里,肯定是指导者的角色,留给众人的印象那肯定是极深的。



果然,随着杨帆话声,周围隔三岔五响起了附和的声音,只不过,还是很少有人明白杨帆这么问的原因。



“你们再仔细回忆一下,考场大厅里死的那些人,是不是刚好就是这些家伙?”



“就算他们真的是参加过考试的老人,如果你是考官,会给他们随便泄露考题的权利吗?考试之前试炼保密合同大家也都是签过的,为什么偏偏这些人那么肆无忌惮?”



“而且,还是所有人集体发疯,没有一个人保持沉默,也没有一个人被放过?”



“一样两样可以说是巧合,这么多巧合凑到一起,难道还不说明问题吗?”





第十四章 口条能当百万兵



随着杨帆一步步诱导,终于有人渐渐开始明白了:“你是说……你是说那些人根本就是预先安排好的?”



“而且还是一石二鸟呢,先是在新手世界指导你们,让你们能以最快速度适应这种考试;然后作为杀鸡骇猴的对象,所有人对他们都印象深刻,可没有比他们更合适的鸡了!”



“可,可是当时情况那么逼真,他们怎么可能……”



“他们怎么做到的我不清楚,也许是纯粹的幻像,也许是通过其他的手段,是什么无所谓……如果我们能猜到,也就不用来这地方来求学了。”实在是很有说服力的说辞。



那些事,经历的时候就觉平平无奇,但被杨帆抽丝拨茧那么一分析,众人才渐渐觉出当中的不寻常处来。



只不过,觉得分析的很有道理是一回事,要让他们完全信服,还缺乏证据,关键的具有决定性的证据。



毕竟现在的所有结论都是源自杨帆的推测,推测终究只是推测,说明不了任何问题的。



“想要证据吗?也很简单。”听了四周的窃窃私语,杨帆微微一笑,“你们可能都还不知道呢吧?我们每个参赛考生身后,其实都跟着一个高年级学生呢。”



“负责记录你们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所以,千万不要觉得自己若无其事的行动天衣无缝,其实一直都有人在旁边看着呢。”



“另外,也可以透露给你们一个额外的消息,找到他们,能够得到额外的五十分,向他们挑战,如果胜出,就可以直接获得通过离开,这是考场规则第四条。”



这番话一出,一圈不知内情的人还没觉出什么,300分联盟的组织者们却当时就蒙了。



他们虽然上头有人获知了大厅里的戏码,知道那是一场骗局,但那纯粹源于偶然,每个人都会有高年级学生跟着这件事,他们可的的确确不知情。



如果知道,也不会傻到组织300分联盟这种东西了。



这些人基本都是出自山都的大家族,内院、上院、里院家族里常年有人,因此杨帆一开口,他们就知道,这件事肯定是真的,因为山都学府一贯就是这种风格。



他们知道,周围其他人可不知道,听了这话不屑者有之,撇嘴者有之:“切,又是空口白牙!没有人能证明,你能不能说点实在的?”



“实在的?好。河沅沅,你是不是可以出来一下了。”杨帆向河沅沅招呼了一声,回头解释道,“你们的跟踪者都潜伏在附近,我的跟踪者却早已经被发现了,这能不能算是证据?”



“能,当然能。”如果……对方真的站出来的话。



可惜,三秒,五秒,十秒,二十秒……都过去了,河沅沅隐身之处始终毫无声息。



一圈人眼神中惑色越来越深,杨帆脸上自然也十分尴尬,背心里冷汗都出来了。



“河沅沅,300分联盟如果不解决,势必是这次考试一大污点,如果情节严重的话,重考都有可能,现在联盟成员都在这里了,你是不是应该出来证明一下,让考场恢复正常秩序?”



杨帆这里如坐针毡,河沅沅藏身一旁也是天人交战。



自己的确应该站出去的,不仅仅因为杨帆的请求,还因为……联络卡传递的来自试练总部的指令。



这里发生的一切,都正被十几个监考者监控着并即时上报呢,说到对场中情况的了解,恐怕没有人比试练总部里的人更清楚了。



可是,躲在这里,看着杨帆着急上火却又无可奈何的模样,实在是太爽了呀!



自己算计杨帆那么多,到现在还是第一次出成果,让他稍微着急了一下下,怎么能这么轻易的放过他呢!



河沅沅硬扛着考官总部的命令不出来,杨帆也无可奈何,打根本打不过,硬找不用说也根本找不出,这样下去……之前的苦心可都白费了呀。



信任这东西就是墙头草,风向稍变就一边倒,在那之前,自己必须要有所行动啊!



心念急转,杨帆轻咳一声便道:“这桩事姑且不提,还有另一件事,我想问你们一问……”



“你说不提就不提了,有这么说话的吗?”听着杨帆话头,一圈人只觉荒谬,正想有所表达,听了杨帆接下来的话,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杨帆是这样说的:“姑且就算我刚才说的都是猜测,做不得准的,考试规则就跟之前说的一样。我且问你们,300分联盟这种东西就该是存在吗?”



“你们想通过这种联合的手段保住小命,然后对逼你们进来那些家伙反攻倒算,那么别人呢?别人的命就不是命了吗?”



“别人的性命,就理所应当被你们用这种联合收割的方式牺牲掉,成为你们冠冕堂皇保住小命的分数?”



“你们在收割的时候,难道就从来没有过,那也是活生生的一条生命,难道就从来没有想过,给人家一个公平决斗的机会?”



“就算那些逼咱们进行游戏的人是错的,是拔苗助长的做法,可如果依照他们的做法,那些人的牺牲至少还有意义。可是你们呢?”



“跟他们相比,你们的做法不是更加可恶,你们让别人的死毫无意义,你们根本就是在草菅人命……”



句句都是诛心之言那,这个时代的人哪里领教过大帽子这般一顶顶扣下来的言辞,哪里知道,世界上有种学问叫做辩证法,正说正有理,反说反也对。



一群人直被杨帆说的面皮发紫脸色发青,背心里冷汗直流,恨不能找个地缝钻将进去。



还没等杨帆说完呢,一干人都已经蹑手蹑脚潜进了树荫里,准备随时拔足开溜了。



眼见包围圈就要一哄而散,一声清亮的声音从旁响起:“等一下!”却是河沅沅终于从隐身状态走出来了。



“试练总部最新决议,本次试练时间延长一天,300分联盟所有成员已得分数作废,被联盟收割的考生将重新进入游戏。希望考生珍视这次机会,不要再做出违反试练规则的举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