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末世卡徒

当地球已面貌不再,当世间如幽冥鬼域,当人类面临生死存亡的危机,科技失落,民智...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15~16章 我说我想留
章节列表
第15~16章 我说我想留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第十五章 我说我想留



有河沅沅出面,杨帆的推理自然被证实正确无虚,围观的考生悄无声息渐次散开,四面八方而去。



此去一别,再见面时就是敌人了,虽然不涉生死,却关联到一生命运,势必不会留手,当然也没什么临别赠言可说。



河沅沅很无奈,没想到自己费尽心思的必杀之局,竟被杨帆一张巧嘴轻轻松松化解。



她无奈,300分联盟的高层只有更无奈啊!



真真是撞正铁板呀,围剿这么个家伙,好处没落着不说,还把自己组织弄解散了,昨天一天的收获更是“咻”一声不翼而飞,找谁说理去?



人心就是如此,思失不思得,他们却没想过,如果不是杨帆揭发了他们,事情到后来闹大了,他们被直接取消考试资格又该如何。



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了,本来解散也就解散了吧,更让他们无奈的是,末了末了,又被杨帆叮咣五四一顿臭骂,还不让还嘴,万般愤懑也只能咽进肚里。



他们当然不会知道,那纯粹因为河沅沅公报私仇,杨帆也是被逼的没有办法。



好小子,你等着!人群里就有几人,临散场之前,将郁闷不甘后会有期的目光死死投向了杨帆。



这些微妙的心思,这掩藏在表面之下的暗流涌动,杨帆自然是不知道的,他只是长长松了口气,背心里处的衣服几乎被冷汗浸透了:自己一条小命,总算是保住了呀!



“真是多谢河姑娘了,若不是姑娘最后关头仗义出手,在下恐怕就交待了!”看着人群散去,杨帆抱拳对尚未消失的河沅沅说道。



这家伙是傻的吗?难道真的没觉出来自己对他的敌意,没觉出来……刚才的一幕完全出于自己的阴谋?



他人不是挺聪明的嘛,分析起事情来头头是道,刚才那般万劫不复的状况都能安全度过……



河沅沅的心思,杨帆还真没看出来。



此生前半,他是个彻头彻尾的宅男,宅男的意思就是,此人只习惯生活在纯粹的精神世界里,对于现实,对于周遭的一切都缺乏兴趣缺乏了解。



宅男不是笨,甚至比大多数人还要聪明,只要给够他们判断条件,他们据此推理得出结论的速度丝毫也不比平常人慢,杨帆刚才的表现就是最好的明证。



可是,宅男不擅于观察生活,他们只有逻辑推断的能力,却没有发现细节的眼光。



甚至……就算敌人站在他们面前,一语双关指桑骂槐明褒暗讥的,只要不把刀子直接亮出来,他们都未必能够明白,又怎么指望他,杨帆能够发现河沅沅那点别扭的少女情怀。



刚才河沅沅没能第一时间站出来,杨帆还以为那是她正跟试练总部的人据理力争,却一时间沟通未果呢!



宅男通常也都是很单纯的人,最懂得设身处地与他人着想,不惮以最善良的心思去衡量他人。



杨帆一席感激地话,让河沅沅很是无语,看着他诚恳真挚的目光,河沅沅心中五味杂陈,恍恍惚惚中忽然觉得,眼前这男人似乎不像心中想得那么讨厌了……



不对!不对!怎么能这么轻易就放过他,他可是,他可是……察觉到自己那点点心思变化,河沅沅心中一凛,脸色顿时冷厉下来:“哼,真本事一点没有,就知道油嘴滑舌!”



本来她还想加上一句,要是连你这样的人也能成为猎者,老天真是瞎了眼了,不过将吐未吐之际,忽然觉得这话太伤人,不知不觉就给咽回去了。



杨帆舔了舔上下嘴唇,自己的嘴有那么油吗?



****



300分联盟解散,同时宣告了考试大厅里血腥惨剧的真相以及有人盯梢的情况,整个考场秩序登时为之一肃,重又乾坤朗朗世界清明。



这个时候,杨帆自然又过上了藏头漏尾躲躲藏藏的生活。



骨质殖装月光下会发出荧光,这桩事不解决晚上睡觉就很成问题,可现在是考试当中呀,杨帆实在没有那时间和空间。



如果不用殖装掩饰,就只能刨土掘坑或者树上挖洞,反正都是大动作,肯定会发出声音,而且也无法保证不留下痕迹。



不在晚上改在白天的话,虽然不能够反光了,殖装的质地却又实在难以瞒过正常人的眼睛去……



树洞里睡得饱饱,接下来一天时间里,杨帆就是在这种思忖中度过的。



杨帆的举动让河沅沅很不明白,不仅仅是他孜孜不倦想找地方睡个踏实觉的问题,还有他行动之间那些身姿动作以及缠绕在身体上的藤蔓枝叶伪装。



在她看来,那都是些很平常普通的化妆方法,完全没什么值得称道之处,且不说她们这些高年级学生,就是来参加试炼的普通考生,手法技巧比他更精湛高明也比比皆是。



可奇怪的是,一路行去,这些人的伪装被发现,继而引发争斗的情形远不止一次两次,可是杨帆的伪装,偏偏就没有人能发现。



郁闷无奈之后,河沅沅也只能将这种情况归结为运气、天意,可她哪里知道,杨帆的伪装虽然粗糙,却是经过构图学、人类行为学等多种学科交叉研究之后的产物。



看似简陋,其实颜色分布、色泽深浅变化、造型特征天生就带有迷惑视觉的作用,不仅仅从表面上,甚至涉及了神经传递、大脑对图形信号的处理规则等最尖端的科学领域。



符合科学的伪装技巧,再加上卡片粉末的预警系统,杨帆能在一干考生中闲庭信步直若无物,那也是可以理解的。



一天时间,不知不觉就这样过去,很快到了试练第三天清晨。



根据考试规则,计算着杨帆的生存时间,河沅沅无奈且不甘的向杨帆宣布:“考生五十六号,你的分数已经达到六百分,可以离开了。”



“噢,已经到了吗?”杨帆微微一愣,不过他的下一句话,却完全出乎河沅沅意料之外,“请问,我不离开可以吗?”





第十六章 世事不如意者



“你说什么?”河沅沅一愣,还以为自己听错。



“我说,我打算留下来,不想现在就离开,可以吗?”杨帆重复了一遍。



“留下来,为什么?”河沅沅讶然,旋即又恍然,“难怪那时候你选了面包,你早就打算多留一阵了是吗?”



“姑娘圣明!”



河沅沅不明白杨帆恭维中的调侃之意,犹豫片刻点点头:“好,那你就留下来吧,试炼规则里没有不许继续留下来的条款,而且……600分似乎也不是满分。”



“不过,多过600分也没有任何好处的,决定你被分配到哪个学院系别宿舍的,是你的能力,你在试炼中的表现还有跟人交往的过程。”



“我知道。”杨帆的确打算多留一阵,不为别的,只是因为……这试炼对他来说太简单了。



第一轮,连坑带蒙带外挂带作弊带秘技,无惊无险拿了将近满分,这第二轮凭自己的伪装术也是一帆风顺,虽然有过危险,却凭一张巧嘴就安然化解。



如果就这样通过了,杨帆心中不安,会觉得对不起那些将这场考试当作一生命运转折点的其它考生。



所以,600分根本不是他的目标,他的目标打一开始就定在796分,第二场的成绩再差也不能借第一场的余荫,至少要独立达到及格标准,这便是他的打算。



事情就这样定下,接下来的日子,基本只能用四个字形容——风平浪静。



河沅沅猜不透杨帆的心思,只是知道,这家伙分数已经过了600分,就算自己继续给他捣鬼,也改变不了他已经通过试炼的事实了,就干脆收了那门心思。



没有河沅沅公报私仇,杨帆伪装术天衣无缝,一路行去自是畅通无阻。



虽然他这处无惊无险,不代表整个考场都一片祥和,事实上,这轮试炼就是越到后来才越激烈刺激的。



300分以上打定主意隐忍到最后的考生可以不管,那毕竟是少数,除他们之外,其他人都必须要杀人才能过关。



随着时间推移,杀够人离开游戏的人越来越多,被杀而试炼失败的人也越来越多,唯一欠缺的,就是能够变成分数的敌人了。



强者肯定很快就离开了,弱者没有实力保全自己也离开了,剩下的,就是那些不强不弱的,相互厮杀以争夺生存空间了。



因为时间拖的越久,剩下的人就越是身经百战奸猾似鬼,到最后甚至可能出现,你很强,但就是找不到足够多的人凑够分数的尴尬局面。



越到这个时候,就越考验人的胆略、隐忍和面对危机时冷静,经过这种磨练最终胜出的人,虽然没有那些早早离开的强者的战力,那些不杀人者的敏锐,显然也有值得培养成为强者的潜质。



在这激烈的战场上呆的越久,杨帆就越是庆幸,自己选择了留下来。



数次血腥惨烈的搏杀,就在他的行进路线上发生,对峙双方的决绝、狠厉、全力以赴,都让杨帆觉得,自己的决定没有做错。



就这样,一边看戏,一边赶路,眨眼之间,又将近四天时间过去了。



如果没有额外延长的一天,距离第二轮考试结束就只剩半日了,现在吗,自然还有一日半,是天已入暮日薄西山的黄昏时节。



而杨帆,距离他796分的预订也只剩下6分了,换算成时间也就是2.88小时,172.8分钟,10368秒。



可偏偏就在这个节骨眼上,杨帆出状况了,他被人跟踪了,世事不如意者十有**啊!



天色刚刚变暗的时候,他就发现了追踪者,于是一路逃一路藏还做了许多引人向岔路的机关。



可是无论他怎么摆脱,感觉中对方距离他却越来越近,就算偶然被他的机关引偏,也顷刻间就能回转。



又过了一个半小时,在卡片粉末感应器中,已经有对方的气息出现了,可杨帆依旧没能够摆脱。



而且,对方藏身的方位,杨帆以肉眼看上去根本毫无端倪,对方的隐身技巧比河沅沅似乎也毫不逊色。



自己……什么时候惹上了这么一个厉害货色了?杨帆心中纳闷。



不过几分钟后,他就明白了,对方显然也察觉到他的本尊就在周围几丈之内,干脆也不找了,直接吐气开声:“杨枵,我听其它人说过,你是叫杨枵吧?”



“不要躲了,没用的,我研究你的潜踪匿形之术已经快四天了,如果不是有了必胜的信心,我又怎么可能靠近过来被你发现?”



“你不是很擅长推理吗,这时候应该也推测出来,我是因何而来的吧?其它废话也不要说了,现身一战吧?”



杨帆的确推测出来的,三天之前四天不到的时候,正是他巧舌如簧解散了300分联盟的时候,那也是他唯一一次在公众场合现身并留下了痕迹。



理所当然,此人是那时联盟中的人物了,只没想到他竟这般的隐忍,一直远远的跟定了自己,不断研究自己的行进方式蛛丝马迹,直到有了确凿把握方才一鼓作气杀出来。



杨帆还没有应声,对方已经再度开口:



“你不是指责我,都不给那些被收割的人公平一战的机会么?现在我来向你挑战了,你怎么也不给我机会啊?那么冠冕堂皇,那么大义凛然的你,怎么就不敢现身啊?”



“难道说,你那时候说的话都是假的,是放屁,站着说话不腰疼,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



赤果果的激将法啊,虽然段数实在很低,于这个时代而言,也算是难能可贵了!



杨帆站出去了,并非为对方所激,只是觉得,参加一次试炼不容易,若从头到尾都不能真正一战,的确也算不上有所作为,哪怕自己最终凑够了796分。



这挑战虽然来的突然,时机却刚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