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末世卡徒

当地球已面貌不再,当世间如幽冥鬼域,当人类面临生死存亡的危机,科技失落,民智...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13~14章 不听老人言
章节列表
第13~14章 不听老人言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不过,所谓的一般无二也只是表面看上去罢了,只有真正置身其中的时候才能发觉两者之间的差异。



无法透过网络传递的东西实在太多了,比如说:压力、气氛、情调……



当然,零界大厅里最主要的就只有一种,那便是周围所有的实体人形身上尽皆散发出来的那种威风凛凛、鬼神辟易的杀气。



那是通过网络访问绝对感受不出来的,而且,也绝对是真正上过血腥杀戮的战场的人才能够拥有的……



大厅里来来往往的一个个人形,简直就是一个个会移动的人间凶器!



杨帆目前的实力还只是一个小小的营级,骤然来到这种地方,站在电梯门里,看着外面的情形,感受着那一道道的杀气,赫然竟连一步都迈不出去。



在他的感知世界中,现在的自己就好像一叶单薄脆弱的小舟,勉力航行在波涛汹涌的大海里,身边任意一个浪花翻腾,一个漩涡回转,甚至是突然飘来的一阵风、一场雨,都有可能让自己粉身碎骨。



这地方果真不是普通人能来的呀!杨帆凭的一个激灵,冷汗涔涔顺脊而下。



不过,已经都走到这个地方了,就这样转身离开委实不是他的风格,思索了片刻,杨帆从数据卡里取出了几颗药丸,仰脖吞下,然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义无反顾迈出了脚步。



这里的杀气都凝若实质,不身处其间,绝对无法体会那种肌肤生寒,筋骨透冷,就连五脏六腑都仿佛要被从腹腔里逼迫出来的无形压力。



那可不仅仅是一种感觉,事实上如果彼此之间的等级差距超过三级的话,当实力高的一方全力散发出杀意,就可以直接对等级低的人形成精神上的压制。



更有甚者,当这种压制的强度达到一定程度,甚至能通过神经系统的反馈作用于低级者的身体,轻则使之精神崩溃变成疯子,重的直接造成与错觉里面的场景完全一样的后果,心胆俱裂、肝脑涂地……



这个时候,如果一个低阶者还想要保持着正常的心态,就需要用到杨帆刚才吞下去的药丸了。



那是八百年前专门为特种部队的士兵而制造的,可以麻醉人的恐惧意识,不被类似于杀意这种精神攻击影响到,主要是在围剿那些实力超群的异能作乱者的时候使用。



常言道,是药就有三分毒,这种药作用大,副作用自然也不会少,而且一想可知——在药效持续这段时间里,服用者的感官会变得极端迟钝,尤其是在感应危机、提早预防事故这些方面。



不过,杨帆倒并不因此而过分担心,自己来到这里,说出大天来,也不过想在大厅中当走一圈,也就是,从电梯口走到营业大厅,开完了户再到商城买上两张卡,然后回到电梯这段路,中间再没有岔路、停留。



自己又不是长得能诱人犯罪的小妞,更加没有什么值得人觊觎的宝物——就算有,也早收起来了——这短短的一段路,又能出什么事呢?



杨帆一边如此这般的想着,一边迈动的步子也在不知不觉轻松起来,随着药效在他体内逐渐化开,他的恐惧之心也直线下降,很快边大步流星的走进到了营业大厅。



一路行经的路上,注意到他的人尽皆愕然,杨帆的实力落在他们眼中,自然一望可知,显然他们都没有想到,竟然会有一个小小的营级亲身来到这种地方,更加不可思议的是,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竟然还能够在这间屋里自由走动,神色自若,不受丝毫影响。



旁人的神色杨帆根本没有注意到,事实上,药丸生效之后,这些细节早就被他的意识自动忽略掉了。



他现在头疼的是另一件事——申请开户竟然是需要保证金的,而且数额高达一千积分!



虽然这些几分并不会直接的消费掉,而只是存在个人的户头里面,当权限提升到一级之后,就可以取出来,可在亟缺周转资金的现在,这个户头,杨帆还真不太有钱开……



自己的日子现在过的紧巴巴,购买以及安置那一千个兔女郎,已经花掉了他太多的财力,而且在可以预见的未来日子里,他还得继续投入,一直等到第一批作物的收获。



至于另一个能够赚钱的产业,纹身喷漆现在也不景气,在过了山都祭最热闹的七天之后,销量便直线回落,据说这两天每天都只有一两桩交易成功。



幸亏山都祭那七天生意火爆,一次就赚了三千多积分,才让杨帆稍微能够喘口气,要不然他现在都得考虑,窝边的兔子草到底要不要自己来割的问题了。



罢了、罢了!不能打折就不能打折吧,等咱以后有了钱再说……



寻思片刻,杨帆很快做出了决定,毅然绝然的转过身,又是大踏步的走出了营业大厅。



出得门去,往卖场的方向一转,还走不到两步,一个身影突的出现在视野中,迅速与杨帆擦身而过。



也不知是吃了壮胆丸屏蔽了大部分感知的关系,还是杨帆步子真的迈得太快,明明只是面对面的走路,这一下竟然硬是没能避过。



两个人身体只是微微一触,然后迅速分开,就有一件物事,被杨帆从对方手里撞落。



“叮呤咣啷”“稀里哗啦”……



“你丫的走路不长眼睛啊?”清脆的撞击响声还没有完结,杨帆大脑也还没转过弯来呢,就被原本要擦身而过的人横出一步,一把揪住了他的脖领,愤怒的咆哮起来,“撞坏了我的宝贝!赔钱!快赔钱!”



到了这地步,就算杨帆现在的脑子再怎么慢,也已经反应过来了——自己这是遇上碰瓷的了!



这是显而易见的,当中的破绽实在太多了,能进到这个地方的人都是高手高手高高手,除了杨帆这个不知轻重的异类,实力本来就弱,又因为磕了药而变得有些神志不清,那里还会有人连这种程度的碰撞都避不过去的?



就算真的没能避过,那掉到地上已经七零八落的东西也的确是对方的宝贝,遇到这种情况,被撞到的那个人难道不是应该先弯腰低头看看,检查一下自己的宝贝究竟摔成了什么样子,然后再去找肇事者的麻烦?



怎么会像眼前这位这样的,自己掉在地上的东西根本连瞅都不瞅上一眼,就直接扑上来,揪住杨帆生恐他趁机溜了……



这地方果然是危险的紧呀,到了这个时候,杨帆才总算是对沐嫀的警告有了更深层的理解,只是虽然理解,他心中却没有半丝后悔。



没有办法,如果说天底下真的有后悔药存在的话,那他刚才吃下那几颗绝对可以算是其中一种——可以消除一切负面状态影响,不仅仅是恐惧,也包括犹豫、软弱、消极……等等等等,这其中,当然也包括了后悔。



是故,虽然被一个高出自己不知道几级的家伙拎到了半空中,杨帆的心中却没有丝毫惧怕,只是张开眼睛瞥向地面,很冷静的看了看那散落一地的破零件。



“嘿嘿……”





第十四章 扮虎吃猪



说起来,最近维修工做的也算多了,地面上究竟是什么东西,杨帆几乎一眼就认了出来,那应该是柄高频震荡冲击枪——如果那些零件真的能组装起来的话。



可惜,枪管歪了,似乎还缺了几个零件,若是修修的话或许还能凑合用,不过杨帆可以保证,在掉落地面之前肯定,那绝对是支打不响的废物。



按照通常的剧情发展来说,到了这个时候,实力不足的杨帆基本上也就只能服个软、认个怂,再从自己空间卡里的一堆垃圾中找到合适的零件给这把废枪装上,修复好了之后交还给对方,没准还要配上一点钱,这件事大概也就算完了。



果真如此的话,已经算是一个比较幸运的结果了。打肯定打不过,逃也不可能逃脱,要是没有修理技能,这把枪眼见着打不响,对方要是硬讹上杨帆,非要他赔上一把新的,那上千积分他也只能忍痛往外掏了。



当然,那只是一般人的想法,现在杨帆磕了药,心中已然是无惊无惧,无恐无忧,自然也就跟普通人的想法不太一样。



“好,我赔你!我赔你!先把我放下,这个样子我怎么赔?”半空之中,杨帆慢条斯理说道。



揪住他的是一个身高超过两米五的彪形大汉,抓起他来真的就跟抓只小鸡一样的轻松,不过,杨帆沉静自若的不寻常态度,还是让他有所顾忌,闻言还真就听话的把杨帆放了下来。



杨帆装腔作势的先整了整衣领,看看壮汉说道:“赔你之前咱们可得先说好了,我赔了你,那你掉在地上这些东西可就归我了。”



壮汉犹疑的看了看冲击枪,又看了看杨帆,只是稍微想了一下,就不耐烦的摆手道:“行,归你,都归你。”



“那就好!”杨帆微微一笑,低身弯腰,拎起了冲击枪的枪管便猛力向下挥去,“咣、咣、咣”——砸地的声音顿时响起,顿时吸引了一厅人的目光。



大厅里能站着的都是高手,虽然注意到了这边,却也没人像普通人那样跑过来围观,以他们的实力来说,只要远远的听着看着,就足以了然一切了。



“你,你在做什么?”还砸不到三下,壮汉就又惊又怒重新拎起了杨帆。



“做什么?砸枪玩呀,你刚才不是说了,这东西都归我了么?”杨帆不慌不忙的答道。



“可你还没赔我钱哪!”壮汉倒也不蠢,想想也是,能用上仙人跳这种招式,又怎么可能是一个鲁夫莽汉。



“这不过是早晚的事嘛,我先把这个惹了祸,让我赔钱的家伙砸了,出出气不行啊?”杨帆一脸轻松的说,大厅里一圈观众闻言尽皆笑意盈盈,都觉得眼前这一幕有点意思。



只有壮汉心中惊疑不定,他还是第一次碰见这样的情况呢,上了钩的鱼,不着急不上火,一转脑袋,倒是先把饵吞了,才开始说话。



事实上,这路数可不是杨帆的首创,他也是从电影里面学来的,在二十五世纪生活过的人大约都知道这招。



如果遇上碰瓷讹人的,不管他的理由是什么,胳膊坏剁胳膊,腿撞坏砍大腿,如果掏钱最终不可避免,那也得买下点有价值的零碎不是?



只可惜呀,胖子坏的只是一条枪,不是什么胳膊、大腿,杨帆只能砸砸东西过过干瘾,没有其它的发挥机会,而且,才刚砸了几下,就被对方按住了。



“不行,你还是先赔了我再慢慢砸。”壮汉可不敢让杨帆继续破坏了,地面上的枪虽然散了架,但是散归散,终归还是有能修复的希望,要是真被杨帆砸成了麻花,最后又赔不出钱来,自己可就亏大发了。



其实杨帆本来也不打算继续砸下去了,他只是做做样子罢了。



他要的就是这股气势,让对方意识到现场的一切并非如预料中那般完全掌握在自己手里的气势,这玩意此消彼长,只有先把对方的邪火压下去了,才能阻止他漫天要价。



事实上这招也并非都那么好使的,在25世纪,像这种将计就计的桥段,通常都是强者面对弱者时使用的,或者还有另一个词可以形容——扮猪吃老虎。



如果实力不足,却把对方玩到了恼羞成怒,最后倒霉的八成还是自己。



若非磕了药,没有恐惧感不知道什么是恐惧忌惮,杨帆可是万万不敢用这么激进的法子的。



不过根据现场的情况来看,这种做法似乎还真的生出了些效果,杨帆有恃无恐的样子,最起码让壮汉不自觉中已经有了几分忌惮。



再加上杨帆明明只有营级的实力,却可以在旅级实力者都得强提胆气、小心翼翼才能迈步的大厅里行动自如的这种表现,自然而然叫别人觉得他可能会有什么特别的倚仗,比如上头有人,或者根本就是自行压抑了强者的气息之类的。



不管这种可能性究竟是什么,这壮汉确实没太敢把杨帆怎么样。



且听过了壮汉在气势已经有所衰减后的再一次要求,杨帆登时嗤之以鼻,仿佛在说:就这点事也算是个事吗?



“你好好看着!”充满自信的一笑,杨帆将冲击枪散落在地的零件一一收入了自己的工具卡空间,这可是他在这个时代赖以生存的本钱,当然时时刻刻都会带在身边。



零件变成数据进入了卡片,相应的,手机屏幕上,立刻显示出了每个零件的扫描数据,然后根据杨帆自建的数据库,立刻推断出来,这些零件都属于什么型号的枪械,以及如果要恢复枪支的正常功能,还需要补充哪些零件,并对现有的零件进行哪些调整?



算是比较幸运,这支冲击枪只是缺少几个零件,另外枪身外形扭曲了一点,后者十有**可能还是刚才被杨帆给砸出来的。



这种程度的毛病,在工具空间修复起来最简单不过,补充零件、调整外形都是最基础的操作,对于老牌修理工杨帆来说不过是手到擒来,只有像修复缺口、弥合原子级裂隙或是抹平腐蚀斑痕之类的操作,那才算得上有点难度呢。



查清了冲击枪的毛病,杨帆的手就在触摸屏上运指如飞,也就是两三分钟的光景,冲击枪的枪管变直了,缺少的零件也从数据空间里找到了匹配的型号,在工具卡空间里直接完成了对接。



虽然还没有取出,但仅仅从手机的屏幕上,就已经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工具卡中的冲击枪完好崭新,好像刚出炉的一样。



“你……你竟然是个卡徒?”看着杨帆的表演,壮汉惊讶的合不拢嘴,但不知为何,惊呼的声音极低,都后来直接把嘴都捂上了,好像在躲避着什么。



惊呼完,眼看着杨帆就要把冲击枪从工具卡里取出,那壮汉一把拦住了杨帆,不由分说的扯着他就往大厅口处走去:“跟我来!”



怎么的?难道他还想杀人灭口不成?被拖着一路出了门,杨帆心中疑云重重。



但也仅仅是疑惑而已,谁让他磕了药呢!



您的一次轻轻点击,温暖我整个码字人生。一起看文学网www.17k.com玄幻奇幻频道,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