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末世卡徒

当地球已面貌不再,当世间如幽冥鬼域,当人类面临生死存亡的危机,科技失落,民智...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15~16章 有一种怕叫后怕
章节列表
第15~16章 有一种怕叫后怕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第十五章 又一桩买卖



自从被拦下取出冲击枪的动作之后,杨帆就被壮汉一路拖行着,迅速离开大厅之后径直进入到电梯,再向下直行,几秒钟之后来到西区的八十六层,走进了房间号为86689的房间。



看壮汉轻车熟路的样子,想来这应该就是他自己的房子,还真是凑巧,跟沐嫀是同一层。



这期间,壮汉甚至连一句话也没有和杨帆说过,神情也变得非常严肃,甚至,在杨帆那不太灵敏的感觉中,还有一点紧张。而一路上,杨帆也没有做无谓的挣扎,壮汉阻止他的神情语气让他隐约意识到,对方的本意并非是要绑架或是杀人灭口,只是不想众目睽睽之下暴露了自己是卡徒的身份罢了。



卡徒代表着什么杨帆自然清楚,但他不清楚的是这种职业应该享有的待遇以及开展相关业务所需要注意的事项。



这本来就是他留在山都最重要目的之一,需要谨慎谨慎再谨慎,但今天一不小心磕了药,就将一切都抛诸脑后了,还好只是暴露在壮汉一个人的面前。



“在下岁横枪,还未请教小友……”直到把杨帆拖进屋中,关好房门,又仔细打量过四下毫无异样,壮汉才总算松了口气,回身向杨帆一抱拳说道。



“杨枵。”东区和西区基本是两个世界,似乎隔膜的很厉害,杨帆倒也不怕对方知道。



“刚才真是不好意思啊!”看杨帆并不怎么抗拒的样子,岁横枪再松了一口气,和颜悦色说道,“我原本是拿了些零碎去当铺,想要换点积分,没奈何那当铺刮的也太狠了,就好比这把冲击枪吧,他们竟然想只用三十分就把我打发了。”



“虽然少了几个零件,但是杨兄弟你是个识货的人,给评评理,这枪就只值三十分么?”岁横枪看似外表粗鲁,倒是会套近乎的很,只不过三言两语就把对杨帆的称呼换成了兄弟。



“我当时呀,是又着急又生气,恰好小友从我旁边走过,不知怎么的,脑子一热,所以就……”岁横枪脸露尴尬之色,“兄弟你可千万别往心里去啊!”



杨帆自然不会往心里去,因为他直接就把岁横枪定义成了那种蛮横不讲理,翻脸不认人的乖戾角色,跟这种人交往,什么事都掰扯的一清二楚,好像做买卖那样倒是可以,但是如果和他讲交情谈感情,那可是得随时随地担心自己会被卖了还倒着帮人数钱呢……



不过现在对方既然觉得自己有可利用之处,主动向自己道歉,杨帆也就略一点头算是接受了。



至于那道歉究竟是真心还是假意,杨帆既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他的这点心思,在神情上自然有所表露,岁横枪也不是笨蛋,略一寻思便即了然于胸,当下哈哈大笑起来,也不说破:“看来兄弟也是明白人,咱们就不再说那些虚言假套了。”



“直说吧,零界几乎控制了所有的卡徒,而我们这些猎者明面是被他们雇佣的,但实际上根本就是他们的奴隶呀!”



“如果情况只是这样,倒是还能勉强忍受,可他们搜刮的也太狠了!东西坏了一点想去修修,就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在遗迹里找到什么东西,只要不是完好的,收购的时候,那折扣打的可是狠极了。我们的心呀,都拔凉拔凉的呀……”



“要是那些实力高超的猎者,还能混的好一点,而像我们这种实力不是特别强的,就只能喝别人点剩汤、剩水的,这样下去,简直快要活不了啊,不怕老弟你笑话,老哥我现在就连住在这里的房费都快掏不起了……”



岁横枪咬牙切齿的控诉着零界的“罪行”,一桩桩一件件,看似血泪纵横,听在杨帆耳中,却不过就是行业垄断者跟打工仔之间的矛盾。



这个世界又没有什么反垄断法,零界既然已经控制了整个市场,当然是想怎么揉捏这些人就怎么揉捏。



“声泪俱下”的哭诉半晌,岁横枪忽然停顿了一下:“对了,看杨兄弟的脸孔面生的很,今天还是第一次见到,不知道……杨兄弟你是从何处而来呢?”



感情直到了这个时候,他才忽然意识到这个问题——既然所有熟识的卡徒都被零界控制着,那眼前这位,该不会也是其中的一个吧?



他的心思,杨帆自然也明白,当下轻轻摇了下头,微微一笑道:“我与零界没有任何关系,我住在……东面。”



杨帆指了指身后的方向。



“东面?真是没想到,东面竟然也能出现老弟这样的人才!”岁横枪脸上露出古怪的神色。



东边看不起西边,西边看不起东边,这似乎就是零界与山都猎队之间关系的最简洁明了的注解了。



“不过,这样更好,更好!”略一寻思,岁横枪脸上重新露出欢喜之色,“杨兄弟,咱们做个买卖如何?”



“买卖?好啊,我也正有此意!”杨帆抚手道。



所谓的买卖,自然是跟杨帆和胖子岳飞签订的协议内容差不多的生意——岁横枪在自己熟悉的雇佣猎者间进行串联,用低价收购来破损的武器装备还有各种原材料,经过杨帆的修复之后,或是低价卖出,或是抵给当铺。



至于赚来的钱,两人经过数轮唇枪舌剑寸土必争的谈判,最终确定在了六四分账,杨帆赚六,岁横枪得四。



等所有的具体合作事项商议妥当,接下来自然是歃血,哦,不对,是激活契约卡,写明交易细则,并发誓会严格按照细则规定进行交易,一切有契约强制力为证!



岁横枪先发了个毒誓,理所当然,杨帆又把自己那具已经画饼灰灰的前身体利用了一回。



契约签完,岁横枪扯着杨帆再度小心翼翼叮嘱起来,只道这件事是关乎性命的大事,千万不要向别人透露,说是零界的上层对这种暗地勾连牟利的把戏,看管的可是极为严格,如果被知道了,说不得就是会掉脑袋的严惩。



岁横枪之所以会如此叮嘱,原因杨帆倒是也能猜出来,最主要的一点,就是为了垄断自己这卡徒的特有资源,担心杨帆自己会另开销路,或者越过了他,直接面向用户进行直销,那样他就没有赚头了。至于他口口声声担心事情泄露会有危险什么的,那不过是其次。



而且杨帆很清楚一点,即便是事情真的泄露了,有掉脑袋之忧的也只是岁横枪一人而已,自己绝对没有性命之忧。



没办法,这时代卡徒实在是太少了,而且除了杨帆这位受过系统完整的高等教育的穿越者,其它的卡徒,每个人的技巧估计都只是专长于某一项。



就凭着自己掌握到的那些个技巧,就算是以后犯了水,杨帆也几乎可以肯定,顶了天的惩罚也就是软禁而已,这个时代最缺的是什么,不就是人才吗!



虽然有恃无恐,杨帆却也从没打算过要做那笼中鸟雀,当然也不会傻把自己的这层倚仗表现出来,对着岁横枪的叮嘱,他说出了自己的交易办法……



这才是重点呢,也是杨帆能够如此随便、如此即兴,就与岁横枪签订契约的根本原因——虚拟交易系统!





第十六章 有一种怕叫后怕



二十五世纪的科技,已经发展到了几乎能将一切都数据化的水平,在这种大背景下,网络的作用几乎达到了登峰造极、无所不能的程度。



而最能表现这种程度的地方,无疑就是虚拟交易系统了。



这可不是这边通过网络付了钱,那边就会有快递公司运送,最后送货上门的那种最原始的虚拟交易。



这套系统赖以依存的基础,叫做点对点物质传送协议。



在这种协议的作用下,只要是可以进行数据压缩的实物,就能够通过网络,很方便的进行远程传送。



先压缩成数据,通过网络传递,然后在目的端恢复成实物的特征,这过程就和把东西收进卡里再拿出来没什么本质区别。



就算那些不能使用数据压缩的物件,比如说,内里附带着数字程式的高科技产品,只要先把东西传送过去,再插上数据接口,通过网络把初始化软件安装上,也就能够解决了。



零界主站的数字商城,使用的就是这套系统。



既然这套系统还在正常运作,那杨帆跟岁横枪之间的交易从理论上也就不存在什么风险了。



给岁横枪安装了一个专用聊天软件——实际上是个木马客户端,等需要交易的时候,这边将东西数据化之后上传,那边准备好相应的积分,双方连通之后各自点击确定,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再没有什么交易方式比这个更安全方便的了。



至于数据在网络中留下的痕迹,杨帆自然也会一一抹消掉,不留下半点马脚。



有强力防护的只不过是零界主站的数据库,只要不主动去触及那个地方,香格里拉其他部分的网络,就任凭杨帆纵横驰骋,没有什么可值得担心的地方。



教会了岁横枪“聊天软件”的使用方法并让其亲手演练几遍过后,杨帆给岁横枪下了第一笔买卖的订单——废弃的能量卡一个积分一张,本质能量卡两个积分一张,读卡器三十个积分一个,一千积分以内,有多少收多少!



这却不是杨帆临时起意,而是忽然想起了另一桩可行的买卖——汲能卡。



汲能卡这种东西虽然积攒能量的速度很慢,却是为数不多可以给能量卡充能的办法之一呢!



不要看能量卡可以当电池来用,把能量卡插到插座里,卡片里的能量却是绝对不会变多。



能量卡里的能量叫做异能,通过卡片的回路,可以很轻松的转变成任意形式的能量,而插座里的电却是纯粹的电能,想要转化成异能量,就不是普通方法可以做得到的了,这时就需要汲能卡了。



而且不是有句老话,叫做“聚沙成塔、集腋成裘”的么?



汲能卡积攒能量的速度虽然慢,一张卡片一天才不过十个标准度,可十张卡片放在一起,不就有一百度了么?



要知道,一百张卡片统共也只需要十一个读卡器罢了,按照杨帆的开价,所花费的成本大约在四百个积分左右。



常年累月的插着,一天一千度,每隔十天就能有一张能量卡出来了,只要四十天时间,之前投资的钱就能全部收回来,而在那之后的,剩下的可就都是纯利了呀。



天底下难道还有比这更稳定,而且不需要花费心思的买卖么?



而且杨帆也完全不用担心收不上货来的问题,这些东西是人人必备的消耗品,零界当铺回收时早已明码标价——废弃的能量卡,一打只不过才一分而已,用旧的读卡器,也只是十分一个。



两相比较,杨帆开出的收购价绝对称得上是厚道了。



甚至都不用联系别人,单只是岁横枪自己,光是耗尽的能量卡就有好几打,用到接触不良的读卡器也有几个,足够杨帆组装出三、四套的了。



****



跟岁横枪把一切事情谈妥,拿了对方用废的能量卡、读卡器,还有其他一些个乱七八糟需要修理的装备,杨帆得意洋洋出了门,进电梯,下楼,再上楼,重复着来时的程序,心情却是大大的不同了……



当电梯重新回到东区八十六层,杨帆的身体却窝在电梯里面,又一次迈不出脚步了。



这次却不是因为外面有杀气,纯粹是因为怕呀——后怕!



壮胆丸本就是为发动突然袭击准备的,吃下即可见效,不过药效就只能持续十几分钟。



杨帆现在,就是药劲儿刚过去了,一切感觉、情绪都恢复了正常,那些个恐惧、担心、后悔……一股脑全都涌了出来!



回忆起方才在西区的际遇,杨帆浑身上下冷汗便一股股冒了出来……



西区此行,现在看来,收获可以说是相当丰盛,虽然最初开户的目的没能完成,却意外的跟岁横枪达成了协议,在西区底层成功埋下一颗暗桩,从此便可以更充分的发挥自己的技术优势,收揽大把大把的钞票……



这番作为,就算用无意插柳柳成荫来形容都毫不过分。



可是,回顾整件事的过程,已经清醒过来的杨帆实在不能不心惊胆战啊!



如果当初扮虎吃猪之际,岁横枪根本没被自己唬到,而是选择把自己爆锤一顿的话……



如果岁横枪不是在第一时间拦住自己,让自己身为卡徒的事情没有被零界或是其他人注意到的话……



如果当时岁横枪拉着自己往楼下走,其目的根本不是跟自己谈生意,而是打算仿效那零界的行径,将自己软禁从此后予取予求的话……



如果,如果,如果!



可能的情况实在太多太多了,只要其中任何一桩出了差错,杨帆整个人今天就算是交待在那里,根本回不来了。



药效过了,杨帆的思维也恢复了理智和灵敏,将前前后后的事捋过一遍,当下擦着额头的冷汗不住庆幸,沐嫀说的果然没错,那个地方的确不是现在的自己能去的呀,能活着走出来实在已经是邀天之幸了!



谢谢佛祖!谢谢上帝!谢谢老天爷!以后咱是再也不去那鬼地方了,至少在实力达到旅级之前,打死也不去了……



一边感谢满天神佛,一边暗暗发着毒誓,杨帆颤巍巍的挪着步子出了电梯,没办法,腿已经彻底软掉,不听使唤了,如果他要是没穿鞋,现在走过的地面上,肯定会是一步一个水洼,那都是活生生被吓出来的呀!



扶着墙倚着壁,杨帆一步一步的往房里蹭,刚刚走近房门正要开门的功夫,旁边屋子的房门却悄无声息的打开了。



一个睡眼惺忪、衣衫不整的女子毫无仪态的打着哈欠出了门,一手带门一手兀自在整理着自己的衣服的,抬眼间,才发现杨帆一脸愕然的站在咫尺之外,一阵尴尬之间,面上飞起一片红云:“那个,你……你住在这里?”



“嗯……嗯哪!”杨帆半是尴尬半是愕然的点了下头。



眼前的女子可并非初识,正是那从来一副精明干练模样,像极了商场女强人,又被人送了个外号“冰女”的敖老师——敖丹了。



杨帆却怎么也没想到,她就住在沐嫀的隔壁,而且平素里竟然是这般不注重仪表的样子。



“哦,对了,我还有课……”毕竟也是成年人了,敖丹很快就恢复了镇定,搪塞的向杨帆挥了挥手就转身走向电梯,只是电梯门还没打开的时候,她蓦然回过了头,“晚上有时间吗?有几个问题想要请教你。”



“我会一直在这里的。”不明白敖丹的话究竟什么意思,杨帆随口答了一句,便挠挠头回了屋。



您的一次轻轻点击,温暖我整个码字人生。一起看文学网www.17k.com玄幻奇幻频道,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