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末世卡徒

当地球已面貌不再,当世间如幽冥鬼域,当人类面临生死存亡的危机,科技失落,民智...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3~4章 怕什么来什么
章节列表
第3~4章 怕什么来什么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第三章 怕什么来什么



说是最重要的事,其实只是杨帆一人的观点,在别人看来,这件事根本不值一提——今天是星期六!



在普通人眼中,星期六实在没什么特别之处,不过是星期五的后一天,星期天的前一天,一周过一次,一年五十二次再普通不过的一天。



让杨帆在意的是,星期六,就意味着马上要放假了,那么今天晚上,沐嫀便要过来了。



这可是他来山都后的第一个周末,也是自落户香格里拉以来与沐嫀的第二次见面,就仿佛……就仿佛情人间的约会一样,又怎能不让他在紧张心怯之余还带着几分难掩的激动。



不过话说回来,紧张归紧张,激动归激动,对这事杨帆还真不敢抱有太大的期望,因为沐嫀回来,压根也不是专门为看他来的。



山都本部的猎者训练营管理非常严格,虽然像沐嫀这样的,在香格里拉都分到了一套房子,但平常时日,他们还是必须要住在训练营的统一宿舍里面,只有周末才能够自由行动。



当然,沐嫀回来也并非只为了住上一日,享受一下香格里拉的舒适生活,她回来最主要是为了跟沐惘——自己那唯一的妹妹见见面。



现在两个人现在都成了猎者,但既不同年也不同院系,在训练营里几乎没有什么机会能够见面,就算偶然见到了,也大都是匆匆一瞥打个招呼,就要继续投入到繁重的训练中去,很难有机会独处。



周末来此一聚,是沐嫀一早就做好的打算。



除灰、吸尘、打扫房间、归置东西……这些日常的家务活,生化机器人就能做,杨帆自不必管,他要准备的,是一份礼物,一份让沐嫀能明白自己心意的,一份能时时刻刻把自己挂在心上的大礼,起码,他自己是这样想的。



为了这件事,光是道具他都已经准备了好几天了。



终于,时间走到了晚上五点四十五,“叮咚”一声,门铃响了起来。



来了吗?杨帆不禁心中一紧,急三火四完成了最后的布置,又花了半秒钟飞跨过两个房间,其间还没忘记顺手带上中间的那一道门。



来到门前,他深吸了一口气,强自镇定下心神,然后毅然伸出手去,充满期待的一拉……



靠,怎么会是?



门口,没有期待中的动人身影,却是弥勒佛一般的胖子岳飞正在那里笑意盈盈:“哎呀,你在就太好了,打从你住这以后,我还没来拜访过你那,真的太失礼了,今天算是补上。”



“你……你怎么能进来这里?”杨帆问的自然是胖子怎样得到的香格里拉进出权限的。



“这是什么话嘛,我怎么就不能进来了?说起来,咱现在好歹也是零界的三级代理商了,进到这里和客户谈生意已经不是一次两次的了……”胖子一边说一边放眼打量起房间里的布置来,口中不住的絮叨着,“唉,这高级地方就是好呀,真不知道咱什么时候也能弄到一套像这样的房子。”



自顾自的叹息着,岳胖子一P股坐到了沙发上,这一下,柔软的沙发几乎被压迫到极限,发出一阵咯吱咯吱的声音,让人牙碜……



什么没来拜访,今天补上?明明是天天都能看得到嘛,没事瞎拜访个什么劲儿啊!杨帆心中充满了怨念。



这还真是实情,现在杨帆每天都得去兔女郎的农场转上一圈,路上就会经过胖子的店铺,事关赚钱大计,哪能不顺便拜访一下?



怨念归怨念,远来总算是客,杨帆也不好意思把人家直接赶出去,只好把岳胖子留在了房间里,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言辞敷衍的谈着生意经,心底里巴不得他能知情识趣快快离开。



不过,胖子显然是擦着饭点有备而来的,又怎么可能会轻易离开?大喇喇的坐在那里自是岿然不动,完全无视了杨帆神情语气里的焦急和不耐。



好不容易捱过了十几分钟,“叮咚”一声,门铃又响了。



这次总应该是了吧?杨帆欢天喜地去应了门,然后,是再一次的失望!



这回门口还真的俏生生立着一个美丽的女人,不过不是杨帆心中所盼,却是最不想看见的冰女敖丹。



“今天周六,明天星期天,你应该没事吧?正好让我多请教一段时间。”敖丹很认真的请求道,不过根据以往的经验,这种所谓的请求,往往在对方发言的那一瞬间,就变成了一件板上钉钉的铁案。



于是,听了这话,杨帆欲哭无泪,大姐,我又不是学生,星不星期天跟我有什么关系啊?



可说这时候什么都已经晚了,如同所料,早在说话的同时,敖丹就已经旁若无人绕过杨帆走进屋里,乍看见沙发上的岳胖子,不由一愣:“咦,你有客人?是你的朋友吗?我来不妨碍你们吧?”胖子只不过是个小人物,以前虽然和敖丹见过面,但她显然已经不记得了。



杨帆还没答话呢,那边胖子早就搭上了茬:“没事,没事,我就是来坐坐,看看朋友。”



“坐坐?哦,那就好。”敖丹点点头,径自掏出一本书来,“忙你自己的罢。杨枵,这道题目是怎么回事?你帮我看看。”



“好,好,我来帮你看看……”杨帆满心屈辱的接过了书本,那眼泪花花的,却只能往肚子里咽呀。



虽然说,杨帆对今天的结果并没有抱上太大的期望,可也架不住什么都还没开始,就已经是几百瓦的灯泡一个接一个的往家里塞呀!



用说曹操曹操到来形容可能有些不够恰当,不过的确有些事,真的是越怕就越来的……



又是十五分钟之后,门铃再度按响,杨帆也再一次充满期待的应声去开门,这一次……进来的是沐草和峦猛。



这来的都是什么人啊?没有住户邀请卡,眼前这两位原本是根本没资格进到香格里拉来的,不过,念在大家从小一块长大的份上,这里的请帖,沐嫀可是一直无限量供应着呢。



半阴着脸,把沐草和峦猛放进屋,杨帆已经接近疯魔了,心中有一个念头不住的往上飘:还能有谁?还能有谁?



这个世界上的事,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的,杨帆突然很痛恨曾经说过这句话的人。



杀千刀的电灯泡的确还有,而且还不止一个呢。



当杨帆心力交瘁的第四次开门,终于见到了正主沐嫀,只不过,沐嫀的怀里躺着小丫头沐惘,而她的身后,跟着河沅沅,还有五月……



“救命啊!”杨帆发自肺腑的声音没有人听见,所有人都正在热火朝天的互相打着招呼呢。



“咦?岳飞,你怎么会在这儿?”“我为什么不能在,倒是你俩,怎么忽然跑来了?”



“姐,原来你在这儿啊,怪不得我刚才敲隔壁的门,一直没有反应呢。”



“噢,五月啊,你也来了?杨枵,你快过来看看这个地方,我怎么就不明白呢,好好的算式,为什么非要化成非线性呢?这有什么现实意义吗?”



…… ……



声音虽然嘈杂,但所有人当中,却还要数年纪最小的那个嗓门最大呀,而且,她选择的聊天对象也有那么几分特殊——



“服务员么,我要三条烤羊腿,十个汉堡包,八杯冰镇可乐外加两大杯扎啤!哦,不,我还没点完呢,这些只是我一个人的晚餐,我这里还有好多人。喂、喂,你们都打算吃些什么呀?”



杨帆闻言登时一拍脑门,小丫头这个问题问的可真好啊,要知道现在房间中的九个人里面,可是有五个是纯种的山族饭桶呢……



其实,这一群人当中,除了敖丹和沐嫀两位拥有这里的居住权,沐惘也不能算是外人,另外的那几位,说的好听点那是来探亲访友的,说的难听一点,那根本就是为了蹭这一顿免费晚餐的。



故而等众人一同点过的这顿“大餐”开始送上来之后,那动静真是如风卷残云、似长江流水,直吃的天地为之变色,日月为之无光!



一顿饭下来,究竟都吃了些什么喝了些什么,那是根本无法统计了,反正只看到房门不断开了又关、关了又开,服务员一趟趟的进出,都是满盘子进,空盘子出。



如果香格里拉只是个普通的饭馆,估计单是这一顿饭就得被吃的倒闭了。



上帝啊,请可怜可怜这些食物吧!



杨帆不禁在心中大叫。





第四章 杨帆的礼物



吃完了正餐吃小点,吃完小点又叫了十几盘甜点、雪糕、水果拼盘,这些不请自来的家伙也压根不知道什么叫客气。



最可气的是,酒足饭饱之后,这些人叼着牙签,打嗝、喘气连带着揉肚子,偏偏就是没有要走的意思,看那情形,多半是打算着等胃里的食物消化了一些,再来顿夜宵才准备走人……



吃饭的时候,大家围坐一起风卷残云,倒还没觉出些什么来,等到吃饱喝足,一群人或坐或躺,东倒西歪、四仰八叉的分布在客厅和第一间卧房之中,渐渐就觉得休息的地方有些不够了。



于是便有人起身迈步,想要去开另一间卧室的门。



“不要开!”杨帆心中一惊,想要出言阻止时却已经晚了,峦猛随手一拉便将卧室门打开,举步刚欲迈入,却忽然停了下来,看着房间里面,露出既疑惑且犹豫的神情。



“喂,怎么了?”正在附近的敖丹见状立时满怀好奇的凑了过去,“刚才我嫌客厅里吵,想要进这屋子,这家伙就磨磨蹭蹭的不让我进去,难道这里面真的藏着什么秘密不成?”



这般说着,敖丹已经走到了门前,从峦猛边上空隙往房间里打眼一瞧,嘴里就是狠狠一个饱嗝,不过看她脸上的神情,显然不是因为吃得太饱,而是被眼前的情景所惊呆了。



两个人,一个木,一个呆,都堵在卧室门口一动不动,那些个吃饱了撑得没事做的闲人们,哪还能不生出兴趣来,纷纷连骨碌带爬的从地上、床上、沙发上爬将起来,一拥而上。



这是怎样的一个房间啊?!



嫩粉、柔黄、翠绿、天蓝、水青……这些轻松明快又不失柔美的色调,构成了整个房间的主色调,从地板上铺的地毯,到墙壁上刷的粉浆,窗前挂的帷幔,再到床上铺的床单枕头,以及点缀在各处的细小装饰,尽皆如此。



屋里有柜子有沙发有床铺,不过所有的这些家具物器上面,都摆满了大大小小的绒布玩偶,有一人多高的抱抱熊,有和婴儿仿佛的芭比娃娃,有拳头大小的卡通布偶……总计起来,怕是有几十上百件之多,琳琅满目、蔚为大观,只若一个童话般的幻想世界。



这自然便是杨帆花了很多心思和时间,给沐嫀精心准备的礼物了——一间属于沐嫀自己的房间,用她最喜欢的色调风格装饰,再摆满最让她赏心悦目的布偶玩具。



沐嫀并没有和杨帆提过自己对家居的喜好,但是她的趣味和审美观念,对杨帆来说却一点也不难琢磨,只要把她当成一个二十五世纪中最普通的十七八岁女孩子就好。想要讨好,把这个年龄段的女孩子喜欢的,欣赏的,会觉得可爱的,尽量往房间里摆放就是。



虽然,这样的房间放到二十五世纪去,只能称得上普通,甚至随便一个人家的女孩子闺房都可能是这样子,但是对于眼下这个时代的人来说,却似乎有些“超前”意识了。



“这是谁的房间啊?这……这也太夸张了吧?”看清了房间里的构造,围观的一群观众发出异口同声的感慨。



谁的房间?只看同一圈人的诧异神情,杨帆便知道这个答案决计是不能说的。



虽然杨帆确信,这样的布置沐嫀一定会喜欢——事实也正是如此,他看得很清楚,见到房间的第一眼,沐嫀就恍若被雷劈中,整个人呆立在那里,只有眼里满布着柔情的憧憬。



可是,喜欢归喜欢,沐嫀这个女孩一向不习惯把自己私下的这一面暴露在别人面前,如果自己直接把答案说出来,岂不是会令她为难羞惭。



佛曰,不可说,不可说,一说便是错!



这般想着,杨帆眼珠一转,竟然立刻想到了个完美无暇的搪塞理由,至少在他看来如此:“这个,这个房间是我给沐惘准备的,怎么地,不行啊?不行啊?”



在看到房间的瞬间,沐嫀就已经猜出了杨帆的本意,此时,看到他为了维护自己,顶着众人的强大火力信口胡诌着,不由得抿嘴轻笑了起来。



不过,对于杨帆的辩解,一群目标之外的观众却并未轻信,当下就有人向沐惘招手:“惘惘,你过来看看,这个房间你喜欢吗?”



此时此刻,沐惘还在那吃着呢,左手一只鸡,右手一只鸭,正忙的不亦乐乎,闻言连看头都不往那边看上一眼,只是接连问出了两个问题。



“那个房间,能跟我打架吗?”小丫头咬了一口肥肥的鸡P股,语焉不详的问出第一个问题。



“这个这个,貌似不能,房间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打架的。”杨帆额头见汗。



“那,那个房间,它很好吃吗?”再咬了一口鸭脖子,小丫头又问了第二个问题。



“那个……房间也是不能用来吃的!”杨帆回答着,就连后背上也渗出汗来。



听到杨帆这样回答,小丫头瞪大眼睛放下了手中的鸡鸭,再说了一句话,直接把刚才的两个问题上升到了哲学的高度:“房间既不能跟我打架,又不好吃,我为什么要喜欢?”



于她来说,打架、吃饭,似乎就是生命的全部意义了,正是应了那句俗语,打架就跟吃饭一样,倒似为她量身订做的。



“说实话吧?这到底是谁的房间?”一群观众再度看向杨帆,口吻中充满了一种揭发谎言的优越感。



“就是……就是给沐惘准备的啊?我又不知道她会不喜欢。”杨帆硬着头皮继续强撑,不过谁都能看出来,他已经底气不足。



“说实话,你能得到我们宽恕你的机会。”众人充分调动起宜将剩勇追穷寇的精神,继续加大盘问的力度。



“我说的就是实话嘛。”某人陷入到强大的人民战争的海洋之中,变得越来越心虚。



“好,那我问你?既然是给沐惘准备的,为什么还要换成加长的床?”敖丹不愧是一众人中间最有知识的人,这个问题一下子问到了点子上,沐惘十二、三岁的模样,八、九岁的身材,如果是她要住在这里,显然是不用换床铺的。



“那是……那是……”杨帆眼睛不由自主向沐嫀的方向瞟去。



“也不要说是沐姐姐,沐姐姐才不会喜欢这些娘娘腔的东西呢!”河沅沅看见杨帆目光,忙一把抓住沐嫀胳膊,斩钉截铁的说,眼睛更是狠狠的瞪向杨帆。



沐嫀本来还想说点什么,被这句话一噎,张张嘴什么也没说出来。



好,这回连正确答案都被你们给否了,我还说什么啊我?杨帆哭笑不得。



“我说,你就老老实实的招了罢,这个女的是什么时候认识的,没想到啊,竟然还敢金屋藏娇了你?”敖丹的话,说出了一直以来众人怀疑的重点。



“就是!”沐草连连点头,拿眼不屑的扫量着在他眼中花里胡哨的卧室,“你吃着阿姐的,住着阿姐的,还金屋藏娇,这些我们也就不说你了,追求爱情毕竟是人类的天性嘛,可是……可是你怎么也不该去找一个这样的花痴吧?”



沐草的话,让沐嫀心下暗汗,一时竟有了些无地自容的感觉,只是可惜自己个头太高,目标太大,就算真想藏起来,也找不到个地方可藏。



竟然是这样?敖、沐两个人的话,倒是让杨帆一下子恍然,如果不以沐嫀做为怀疑对象的话,这倒的确是一个最合理的推测。



不过,明白之后他又是一阵为难,根本就没有“娇”,自己又要从哪里去寻出一个来,把这件事搪塞过去呢?



杨帆正在犹疑为难着呢,这个时候,一直没有说话的胖子岳飞却突然提出了一种全新的猜想……



您的一次轻轻点击,温暖我整个码字人生。一起看文学网www.17k.com玄幻奇幻频道,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