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末世卡徒

当地球已面貌不再,当世间如幽冥鬼域,当人类面临生死存亡的危机,科技失落,民智...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5~6章 来而不往非礼也
章节列表
第5~6章 来而不往非礼也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第五章 来而不往非礼也



是时,胖子看着杨帆,蓦然暴退出数米,身形之矫健超乎所有人的想象,险险把站在门口的数人尽数顶翻在地。



“喂,你是怎么了?”



众人扭头看向胖子,就见此人正一脸惊骇的看着杨帆,伸出的手臂抖似筛糠:“他……他……”



“他怎么了?你倒是说话啊!”



“他,他买了一千多只兔女郎,但是从买了到现在,就连碰都还没碰过一只呢!”胖子陈述的,本来只是个客观存在的事实,而且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还是个可以证明杨帆是“好人”的证据。



可惜啊,任何人只要把这个事实和眼前的房间稍做联系,似乎……就可以得出某个与金屋藏娇完全不符,却可以更加合理的解释眼前一切的推断。



“我原本还以为……还以为他是怜香惜玉呢,现在想想,那分明……那分明是同病相怜吗!”胖子很不负责任的开始添上一把柴火。



这下子,屋里炸了锅,一圈人几乎立时明白了胖子的意思,纷纷指着杨帆,齐齐爆退:“你……你原来是从背背山来的?”



自以为识穿了杨帆的本质,岳胖子拿手开始在自己身上不停的拍了又打,抹了又蹭,好象生怕以往与杨帆的接触,会让自己染上了什么致命性病毒似的。



大概是因为文明断代的缘故,上个世代的某些可怕病症,经过口耳相传这种片面而不大靠谱的传播方式,在人们心中依旧占据着可怕的地位。



相比岳胖子,峦猛现在的样子也好不到哪里去……



“那个,多谢款待。今天冒昧造访实是打扰,若有冒犯,还请见谅。”面对杨帆,他一边这样说着,一边扯起沐草,倒退着走出门去,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就迅捷无比的消失在了门口。



反正,了解到了杨帆可能的性取向,一圈人尽皆色变,不管男的女的,当下犹如遇到洪水猛兽一般,纷纷以各种理由败退遁走。



惟有河沅沅,反应与诸人有些出入,不仅没跑,反而上前安慰了杨帆几句:“同志之爱,天经地义,没什么好害羞的!根据调查,一百个人里面,就有四个人有这方面的取向呢!”



对这方面,她倒是挺博学的,一边说一边轻轻拍着杨帆的肩头,以示安慰:“不要怀疑,不要犹豫,张开双臂去拥抱朝阳吧。用自己的手,用自己的心,勇敢的抓住你的另一半,嗯,我看好你的!”说罢,也是头都不回的走了出去。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看着诸人从合力盘问到一起败走这一段时间里,千奇百怪的反应,杨帆站在那里哭笑不得。



不过,这莫名其妙的误会倒也有一桩好处,在晓得了“真相”之后,一圈人都避杨帆惟恐不及,前后不过几十秒的功夫,屋里就只剩下他、沐嫀和沐惘三个人了。现在的情形,就如他一早期待的那样,只不过副作用,就是自己的名声。哎,也顾不得那些了,还是眼前人要紧。



“对不起,让你被他们误会了。”房门最后一次关上,沐嫀看着杨帆,没等后者开口,便带着深深的歉意首先说道。



“嘿嘿,没什么,这样也挺好,清静。”杨帆搔搔头,也不知道该再说些什么,两人间的对话就这样暂告段落。



精心准备的礼物,寻思良久的台词,好不容易酝酿的心情,本该出现的气氛,在一群动机不纯的糊涂“访客”的肆无忌惮的践踏之后,已经完全偏离了预计的方向,接下来,杨帆也不晓得应该怎么办了。



只好随着沐嫀,唤来生化管理员,开始收拾起客厅里的一片狼藉。



类似这种建设性的劳作,完全不符合沐惘的人生法则,小丫头很快便失去了兴趣,打着哈欠回屋睡觉去了。



直到一切收拾停当,客厅和杨帆自己住的第一进卧室终于恢复了往日模样,沐嫀姿态优雅的伸了一个懒腰,忽然对杨帆说道:“谢谢你。”



“没什么可谢的亚?这屋子我住的时间会比你还长罢?”杨帆一时没明白沐嫀的意思。



“我的意思是,你送我的那份礼物……”沐嫀指了指里屋,“我,很喜欢。”



“噢。”杨帆半是高兴半是失落的应了一声,不知怎么的,突然回想起了精心准备过的几句台词,脑子一热便脱口而出,“古语有云,来而不往非礼也,这份礼物姐姐你既然喜欢,是不是也该有……”



杨帆话还未说完,一道身影从眼前瞬息飘过,在他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的时候,一种从未有过的美妙触感从他唇尖一擦而过。



虽然只如蜻蜓点水般的轻盈,那荡起的涟漪,却依然一圈圈摆荡开来,轻轻柔柔,却直漾到杨帆的心底最柔软的地方。



这是……这是自己包括了前世今生在内的第一个吻吗?捂着唇尖,杨帆呆呆立在那处,兀自难以置信。



而此时的沐嫀,却早已凭自己那超绰的身法,倏忽来去,退进了杨帆给她精心准备的小屋里,空气中只残留着她清灵而又羞涩的语声:“这份回礼,你可还满意吗?”



满意,当然满意,来而不往……果然非礼耶!摸着嘴唇,回味着两生相加才只得一次的动人感觉,杨帆一颗心飘飘荡荡,早不知道已飞到了何处。



还是一句突如其来的喝问,把他的思绪重新拉回了现实。



喝问他的是本该睡着的小丫头,而话也只有短短的三个字。



“拿出来!”



“拿、拿出来……拿什么?”被强拽出幸福感的杨帆,心中很有几分不爽,而面对小丫头的话,更是完全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不远处的屋门口,沐嫀也偷偷露出半个脑袋,脸上的羞红依然隐约可见,只是看样子,她似乎也不明白小丫头这唱的又是哪一出。



“哼哼!”小丫头拿鼻子哼哼两声,托着胸脯的手狠狠揉了两揉,趾高气昂的道,“不要再藏了,你以为我看不见吗?我可全看见了,你和我姐刚才嘴对着嘴,都吃什么了?!”



“看你乐的跟朵月季花儿似的,刚才肯定是特别好吃的东西,竟然都不知道给姑奶奶我留一份?”小丫头反手抽出了如意棍,示威似的往地上杵了两杵。



幸亏香格里拉的房屋结构是最坚固的异能材料再加上空间隔离的构建而成,对师级以下的攻击无视,要不然只是这两下,地板就要被小丫头给捅出几个窟窿来了。



小孩子的学习能力果然很强,这才来山都几天啊,讽刺挖苦、问候亲属外带武力胁迫,小丫头竟然已经学了个全套。



“……”杨帆张大嘴,瞪大眼,看着小丫头说不出话来。



至于门另侧的沐嫀,更是恨不得一头钻进地缝里去,她再怎么也想不到,小丫头莫名其妙的问题竟是为了这般。



事情的结束,当然是以沐嫀走出房门,耗尽唇舌,将小丫头劝回而告终。



至于沐嫀究竟怎样解释的,杨帆是完全不记得了,他只记得,柔和灯光下,沐嫀俏脸上亦嗔亦喜,且笑且羞的点点晕红……





第六章 春天来了



这一夜,实在是杨帆穿越以来过得最美妙的一夜。



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睡着觉都能从梦里笑醒,估摸着就是说的如此情形了。



更美妙的是,当他被一阵悉悉索索的轻响惊动,半睡半醒的睁开了眼,就看到一道无限美妙的身影擦过他的床边,进了拐角里的卫生间,然后,“哗哗”的水声响起来……



早晨五点半,沐嫀起了床正在洗澡。



空阔的屋子,只有两个……噢,不,三个人在住,而且昨天晚上……



杨帆情不自禁摸摸唇尖,心中的一股火热登时难以自抑。



于是,鬼使神差,蹑手蹑脚,他便走近了浴室的门口。



沐嫀浮凸惊人的身影被浴室灯光投射到门上,虽然朦胧模糊,却别有一种惊心动魄的魅力。



瞅着那影子,杨帆心中犹豫,究竟是装成小便憋不住了呢,还是什么都不管,就直接推门而入,然后就说自己没注意里面有人?



小便憋不住这理由太牵强,实力达到营级,膀胱已经可以硬化,又怎么会被这种负面状态影响到?



可直接推门的话,会不会意图太明显了?



正在他举棋不定,心神恍惚之际,身后一个声音懒洋洋的响起,却好像暮鼓晨钟在耳边一厘米敲响,震的杨帆顿时腿一软,差点一P股坐到地上。



“你想进去就进去呗,干吗在这里堵着门啊?”小丫头正睡眼惺忪的站在杨帆身后,不满的说道。



浴室的门一下字打开了,沐嫀露出半个脑袋把小丫头拽进了屋中,关门之际,似笑非笑的瞟了杨帆一眼。



她都知道了,从自己走到门边的时候就知道了!那一眼让面嫩的宅男心中了然。



太丢人了!简直丢到姥姥家了!宅男面皮火热,无地自容……



不过,正所谓乐极生悲、否极泰来,当自羞自惭的情绪到达了顶点,倒忽然让宅男想起了某些书中的教诲来了。



那教诲的大意是说,这个男人追女人呀,本来就是个没脸没皮的事业,想要老婆,就别要面皮,想要面皮,就永远找不到老婆。



看情形,事情似乎还真就如书中所说呢……



回想着自己与沐嫀之间的一幕幕过往,杨帆渐渐消却了心中那一点点脆弱的愧意,若无其事的回到自己的房间,穿衣起床,叫来早点,貌似一切正常。然后……终于在三个人围坐吃早饭的功夫,寻到了个机会,一把从桌下捉住了沐嫀的手。



那是久经锻炼的一只手,纤长而有力,掌心处处布满厚茧,绝对无法用绵软、嫩滑、暖玉温香、柔若无骨之类的词汇来修饰。



不过也正因此,当这只手在杨帆的手心里猛地一颤,轻轻挣了两挣,却是没有挣脱的时候,那种感觉就尤其的动人……



要知道,沐嫀的功力可是比杨帆整整高出了一级去,舞刀弄枪真的搏命拼杀起来,或许杨帆还能够胜出,但这种单纯比拼力气的场合,只要沐嫀真想摆脱,杨帆那是绝对无法拦住的。



右手不能动,沐嫀只好用左手端起粥碗,眼睛从碗后半是诧异半是嗔怪的看着杨帆。



杨帆慢条斯理吃着自己的东西,故作不见,只是左手用力,在沐嫀掌心里挑逗的挠了两挠,让沐嫀登时玉面飞红。



欣赏的看着沐嫀的面色变化,杨帆的一颗心,又一次飘飘荡荡起来……



春天来了,百花盛开,大地一片生机勃勃,那个,自己的春天呢,似乎也来了呢!



****



酒足饭亦饱,情意饮水饱,秀色更餐饱……



总而言之,从精神到物质,从肉体到灵魂,对于某宅男来说,该填的地方都填了个滚胀溜圆,煞是满足。



早饭后的三个人坐在桌边,开始商议起今天的行程来。



理所当然,杨帆的一只手,又找了个机会,继续偷偷摸摸攥着沐嫀的手呢!



若非为此,今天的什么行程安排,杨帆本来是半点兴趣也无的,他这么忙的一个人,有时间,还不够干自己的那点事呢。



不过现在吗,自然是一切事业都要为爱情让路。



书中早有教诲,这种事就得打铁趁热,一鼓作气,尤其是两个人一周才有一天的相处机会,实属难得,杨帆可不想就这样错过。



“我要打架!打架!找人打架!”对于行程,小丫头怒发冲冠咬牙切齿,说来说去,也就只有这么一个意见。



从她只言片语的抱怨杨帆了解到,预备猎者第一周的课程,就只是体能锻炼、体能锻炼,然后,还是体能锻炼……目的就是要从根本上进一步强化所有合格考生的肉体力量。



没的架可打,想生事又没人敢配合,老师嘛,又根本打不过,这下子可把小丫头给闷坏了。



“你呢?有什么建议?”沐嫀转向了杨帆。



“我同意沐惘的意见!”杨帆的回答多少有些出乎意料,但这可不是为了拍小丫头的马屁,现在殖装控制程式基本完成了,杨帆刚好也想找个地方去实践检验一下呢。



一拍即合!



“好吧,不过,在那之前,我们得先去检疫中心把大白领回来。”



哦!大白!



杨帆猛地一拍脑门,沐嫀不说他都差点把这件事给忘了,预计住在香格里拉的用户可是还有一位呢,当然这位入住的身份不再是家属,而是——宠物!



曾经的柘村第一强者,就算到了这山都地界,都依旧不能小觑的师级高手,牦狗大白。



宠物和家属的待遇似乎就是有所区别,像杨帆,只要有了合法的身份认证,再由沐嫀提出申请登个记造个册,杨帆自己都还不知道呢,户口就已经转完了。



而大白的待遇就差了好多,从传送来的第一天就被关进了检疫中心,这都半个月了才终于能够脱身。



去检疫中心的路上,杨帆是这么想的,不过等到了检疫中心,他才晓得自己错了,大错而特错。



他跟大白完全不同的遭遇,并非因为一个是家属一个是宠物,只是因为实力上的差距罢了。



他太弱了,弱到可以忽略不计的程度,对香格里拉的安全而言没有任何威胁,可是大白不行,前面说过了,香格里拉的建筑结构可以承受的力量极限,就是师级。



像大白这种不受控制却又力量巨大的存在,在入住之前例行都要过这一关的。



从检疫中心出来,一向雍容优雅的大白看上去颇有些萎靡不振,小丫头茫然不解,沐嫀却是习以为常,而杨帆,抬眼瞅见大白颈中的项圈,顿时了然于胸。



那项圈在二十五世纪的时候有个名目,叫做缚能环。



其结构复杂、功能多样,可以分流人体聚集异能量的能力,也可以削弱人的精神能量,还可以减缓体内能量与分泌系统的循环速度……



不要觉得这介绍天花乱坠,实际上所有的功能组合起来,用两个字就可以解释——降级。



只要被这圈套上,不管它是什么生物,等级都会直落一级甚至更多,像现在的牦狗大白,实力应该只有旅级了。



如果觉得写的还凑合,请来www.17k.com正版订阅支持作者,没有订阅,鲜花也行,没有鲜花,点击也成……



您的一次轻轻点击,温暖我整个码字人生。一起看文学网(www.17k.com)玄幻奇幻频道,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