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末世卡徒

当地球已面貌不再,当世间如幽冥鬼域,当人类面临生死存亡的危机,科技失落,民智...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7~8章 虚拟竞技场
章节列表
第7~8章 虚拟竞技场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大白心中的郁闷,没人可以倾诉。



沐惘与它虽亲,奈何基本都是它照顾小丫头,小丫头又哪里会知晓它什么时候会头疼脑热的了?



至于杨帆,正一脸热切的盯着它脖子上的缚能环那,他对那东西的兴致,可比对牦狗大多了,也不知这对大白来说是福是祸。



眼见着这两人的反应,大白也是无可奈何,失望的闭上了眼睛,正在自叹伤怀着遇人不淑,一只温柔的手忽然放到了它的头顶上,轻轻摩挲着已经好几天都没有打理过的微微有些蜷曲的毛发。



“真是抱歉,为了阿妹的安全,让你受了这么多委屈。”沐嫀蹲下身,贴着大白的耳朵柔声说道。



大白惊异的张开了黑亮的眼睛,刚才那一瞬间,它竟然感觉到了睽违已久的女主人的气息……



威武雄壮的大狗忽的仰天一哮,什么委屈,什么憋闷,瞬时之间全都消失不见了,拿头磨蹭着沐嫀的手,重新摆起最优雅从容的身姿,紧紧随在三人身后。



****



这个世界,是一个战争的世界。



人类天性就是喜好战争的生物,更何况此刻濒临灭绝的边缘,不抗争根本就无以生存。



故而,吃饭需要战斗,学习需要战斗,考试需要战斗,就连平时的娱乐活动,都丝毫离不开战斗,沐惘想要打上一架的要求,实在是这个世界最容易满足的一件事情了。



沐嫀带着妹妹和杨帆,在酒店东区那看似井井有条,实际上因为太过相象,比迷宫还迷宫几分的建筑群里穿梭,数分钟后,就来到了一处门户。



进门之前,杨帆向上瞟了一眼,门上的匾额颇为耐人寻味——“游戏城”。



本来杨帆还以为那是同名异义,走进房间才知道,里面还真的就是匾额上面那个意思。



这又是个数百平方米的大厅,方圆面积跟西区零界总部差相仿佛,甚至连层数都是一样——一百层!大约这根本就是左右对称的两处存在。



只不过,面积虽然是一样,屋里的内容却截然不同。这间屋里,从一进屋开始,就整整齐齐,密密麻麻的摆满了一种七八米方圆,三米多高下的大型机器。



在机器的下方,是大约一米高的底座,底座上连接着脑维接口,再往上,是特种玻璃罩起来的半球形容器,乍看上去,就好象盆景一样。



容器里面最下方是土地,和现实中的土地一样,上面有水、有花、有草、有树,而在这些之上是空气,是风,是云彩,以及会随着时间逐渐偏移的模拟光源。



总而言之,这就是个具体而微的世界,而且,所有这些外面能够看到的东西,都是虚拟投影出来的,并非真实的自然造物。



杨帆一望即知,这是二十五世纪一款曾经相当流行的一种公众游戏机,叫做虚拟竞技场。



游戏者只要连接上脑维接口,就可以在那虚拟的世界当中投射出一个与自己一模一样、但要小上很多的虚拟形象来,同时这个虚拟形象拥有与自己一模一样的能力。



然后就可以凭借意念控制那个虚拟形象,在这片虚拟的小天地中,与其他参与者的虚拟形象展开厮杀,对战的方式可以是一对一,也可以是多人对战甚至是组团血拼。



“这个游戏很受欢迎的,摆在这里也不知多少年了,每次到了周末放假的时候,就会有许多人来玩,父母带着孩子,朋友陪伴朋友,或者老师带着学生。”沐嫀向杨帆和沐惘介绍道。



就如沐嫀所说的,此时的大厅里已是人声鼎沸,一眼望去,只怕没有一千也有五百,人数当真不少。



听了沐嫀介绍,沐惘顿时上窜下跳,东摸西碰起来,一脸的好奇与渴望自不必说,杨帆却是有些意兴阑珊,这个游戏,他在二十五世纪可玩的太多了。



“有没有……更真实一点的练习场啊?就是那种人与人的……”杨帆比划了一个格斗的手势,他想到的是自己在西区零界总部看到的那个地下竞技场那样的所在。



零界总部里,有一个特殊的房间,其实说是一个房间,有点不太确切,那里面由上至下,从一层直到三百六十五层,每层都设有擂台,贯穿了整个香格里拉。



这些擂台上,进行的都是拳拳到肉、刀刀见血,堪称你死我活的黑市拳赛,一百层以下天天都有比赛,一百层以上或者数天一场,或者一月一场,总之,层数越往上,参赛者的实力也就越高。



据说到了最高层,甚至会有传说中的军级绝顶高手出现,也不知是真是假。



理所当然的,越高层的参赛者,出场费也就越高,打赢一场拳赚的也就越多,这个擂台,就是这样一个最能直接显示出实力与金钱换算关系的所在。



到现在为止,杨帆也只是通过网络观看了几段普通级别的比赛转播,更高级赛事的入场券他还买不起。



原本他以为,沐嫀带自己来练手的地方,就算没有西区黑市拳赛那么的惨烈刺激,至少也会有点真刀真枪搏杀的意思,却没有料到,根本就是一款游戏机。



这是怎么回事,东区西区不是平等并立的么?就算有差,也不应该差的这么远罢?杨帆心中满是疑惑。



听了杨帆前面的问题,沐嫀断然摇头:“没有了,除了这个地方,就只有训练营里的全仿真实境了,也就是你们在试练第二轮的比赛中用到的那种了。”



看着沐嫀的反应,杨帆忽然明白了东区西区之间最大的差异——



西区讲究利益至上,不吝惜人命,以优胜劣汰、适者生存的法则来决定成员的生存方式,这显然是当前危殆的生存形势下的最直接反应;



而东区的原则,却是习惯于在尽量不伤及人命的前提下,循序渐进,将他们一步步培育成才,相比之下,更接近于上个世代的教育制度。



这就难怪了,同样是一百层,西区那还是商业区呢,自己却是连大门都没胆子迈进去,而东区相对应的这片区域,本身还带着一些训练场的对抗性质呢,自己就偏偏乎感觉不到一点杀气,置身其中,只觉一片安逸平和。



至于空气中隐隐约约流动着的暗流汹涌,那就不是对此地一知半解的杨帆能够明白的了。



有意思啊!究竟是什么样的信念冲突,竟然造成了东、西两个区这般迥然有异,互不宾服的对峙情况出现的呢?



对此,杨帆心中充满了好奇。



他在这里伫立四顾的功夫,那边小丫头却早就依照着沐嫀所言,占上机器,戴起脑维仪,很快便将意念投射入去。



虚拟竞技场里,立时冒出一个小人,手里抡着一根棒子,挥挥洒洒耀武扬威:“谁来跟我打?”



的确是放假了,早在刚才沐嫀带着杨帆、沐惘在人群里走着的时候,就三不五时的会停足跟人打个招呼,显见都是些同级或者学长学弟之类。



也正是因为都放假了,人群当中自然有识得小丫头这个超级变态的,只是他们都会很乖觉的远远躲开,不去招惹,而那些不相识的人,十有**会以为,这个看上去只有**岁的小女孩的挑战是在开玩笑,又哪里会当真去搭理她?



故而,一时三刻,竟然无人愿意充当小丫头的对手。



眼见着小丫头越喊越没有耐性,马上就要越过临界点进入暴走状态,沐嫀只好主动操起了脑维仪:“来,姐姐陪你打两圈!”





第八章 算一招不?



“阿达、阿达、阿达!”小丫头的棍子一如既往的凌厉,配合着她嘴里发出的怪叫声,瞬间舞起一片棍影,其势如同暴风骤雨,劈头向沐嫀席卷而去。



自从学会了那古怪莫名的“筋斗云”之后,这小丫头的攻击方式变得千奇百怪,防不胜防,不论其他,单就是这条棍子,其攻击力在所有的旅级高手当中恐怕也算得上是顶尖的。



只是小丫头的攻击力虽然凶悍,但与她对阵的沐嫀应付起来倒也并不显得有多么吃力。



仅凭着手里的一杆投枪以及轻灵曼妙的高超身法,沐嫀左支右措,每每在最紧要的关头,可以轻易格档住小丫头的致命杀招,让对方的一轮轮攻击全都无功而返,仔细看起来,竟好像还有些游刃有余的样子。



而每当两人身形交错,距离稍微拉长一点,沐嫀就会觑隙掷出飞枪,其势更是直若惊雷闪电,一道一道全都以毫厘之差,从小丫头的身边贴身擦过。



看情形,如果不是沐嫀有意相让,小丫头的身上早就被戳得满是窟窿,落败身亡了。只不过的姐姐这一点相让,却并不影响两人交手的激烈程度。



自从两人的决斗一开始,就打得精彩纷呈,几乎称得上是远程攻击系应对近战系的一场少有的经典战例,而伴随着战局的发展,两人所在的游戏机旁也渐渐围上了人来,并且有越来越多的趋势……



能进入到这间屋子里的,基本上都是有些眼光的人,看到精彩之处,叫好声响成一片,齐刷刷,仿佛事先约好的一样。



杨帆的心神终于也被吸引了过来,先是聚精会神的欣赏了片刻,然而片刻之后他就渐渐发觉,事情有那么一点点不对劲……



沐嫀的实力,什么时候竟然也提升到旅级了?!不但可以和小丫头针锋相,还显得对此游刃有余?杨帆可是记得很清楚,至少在山都祭的时候,她还“只”是个团级的呢。



杨帆茫然不解,可是看场中的战况,沐嫀一挥一掷都如有神助,手里的投枪不仅快逾闪电,而且半空之中还知道掉转方向。



更为夸张的是,当沐嫀的一枪飞到尽处,去势渐消之后,那投枪竟然还可以再次掉转方向,重新飞回到她手里,这分明就是实力达到旅级,而且选择了强化放出系的表现。



人类的异能大体分成六系:强化、变化、放出、控制、具现化以及特质。



具体的能力虽千奇百怪,彼此之间更有许多不同之处,但万变都不离这六宗。



当能力达到旅级之后,就是基于这六系其中某系的普遍性强化,当日在柘村所消灭的变异黑熊所拥有的增强愈合,其实就是经过变化系旅级强化过后的效果。



沐嫀的实力……竟然真的已经达到旅级了?这样的话,自己与她的差距,岂不又变回了整整两级?这也太……



虽然自诩并不是什么大男子主义,可了然到这个事实,杨帆多多少少还是有些郁闷。



而郁闷之后,那股莫名其妙的情绪很快就转变成了提升自身实力的迫切动力,杨帆急于通过实战来验证自己殖装的威力,沐嫀和小丫头的战斗,也就看不下去了。他移目四顾,开始搜寻起周围有没有可以作为对手的家伙。



还别说,这一搭眼,还真给他瞅见了一个再合适不过的目标。



对方也很给面子,只是跟杨帆一个对眼之后,立刻满面笑容的越众而出:“呦,这不是咱的手下败将,通过了试炼还装逼不去的那二傻子吗?”



“来啊,大家都来瞅瞅哇,以前跟你们说了你们还不信,现在正好,本人就在这儿了,都过来瞻仰一下罢?”



来人一边走过来,一边大声吆喝着。能够这般熟悉杨帆的那段“光荣历史”,还特意用这种拈酸吃醋的口气说出来,这让杨帆一眼就发现的目标,不是那个曾经在试炼中最后对上的狼老五还能是谁?



狼老五的身边跟了四、五个杨帆不认识的人,听他的口气,如果杨帆去上学的话,这些人就应该是他的同学了。



“呵呵,徒逞这些口舌之利有什么用?咱们还是手底下见真章吧。”杨帆还不至于因为这种程度的挖苦就恼羞成怒起来,只是微微一笑,向狼老五发出了邀请。



“好啊,打便打,不过你的实力这么废柴,我还是先让你三招好了,免得人家说我一个团级欺负你这营级。”狼老五自信满满的也戴上了脑维仪。



两个小人立时出现在竞技场上,不过他们说的话,还是通过系统的放大装置被即时传递了出来,这一句却是杨帆所说:“哦?让我三招,嘿嘿,那真是多谢了,拳刺!”



说打就打!



杨帆甫一上手,殖装骨钻便自手边凝出,钻头飞速旋转着向狼老五直冲而去。



虽然看似是和当初相同的一招,不过经过程序的反复推敲优化,现在钻头的延伸速度是以前的两倍,而坚固程度同样也是以前的两倍,其中蕴含的威力与跟峦猛对敌时不可同日而语。



当然狼老五也不是峦猛,虽然说是不还手,但无论行动力还是战斗本能都要远远超过峦猛那个新晋级者,只见狼老五转手具现出一把弯刀,抬手就向骨钻反撩上去。



“嗤……”的一声轻响,好似手指捅破窗户纸,只是情形又如菜刀剁豆腐,狼老五的弯刀轻飘飘自钻身掠过,不费吹灰之力,就将骨钻分成了前后两半。



与后方失去了连接,钻头旋转着飞出了老远,不过还未落地就已经烟消云散,失去了影踪。



杨帆骨质的坚实程度确实是个问题,不过狼老五的弯刀显然也颇为锋利,并非凡品。



“哈……”狼老五干笑一声,接下来大约是想要嘲笑杨帆殖装的无能,不过杨帆却根本不给他这个开口的机会。



就在狼老五心神放松的一刹那,已经断掉的殖装钻头募然重生出来,只要有了能量,殖装武器铠甲便永远不会有磨损。



而且,这次的具现速度比上次要快上一倍还多,刚才的攻击杨帆根本没有使出自己的极限速度,原来是在麻痹狼老五呢。



高手对决,胜负往往只是一瞬间,哪容得了分神,于是,毫无悬念的,这钻头一下子就直接钻上了狼老五的胸口。



“哧……”骨钻飞转,血肉分离,发出让人心惊肉跳的恐怖声响。



碎肉、血浆、骨屑被骨钻绞碎,连续不断的抛飞出来,狼老五胸口顷刻间变得一塌糊涂,碗口大小的窟窿从前胸到后背直贯了个通透。



按说这种程度的伤情倒也不是一定不能存活下来,不过狼老五显然不在此列,只见他身形一虚,接着一团荧光爆开,整个人就被驱出了虚拟竞技世界。



一招,仅仅是一招,从开战到狼老五惨痛落败……



狼老五的几个同学随员见状生出一阵骚动,然后交头接耳起来,却刻意的压制着音量,想来所说的话,大约不太适合被狼老五听到。



狼老五脸色阴晴不定,甚至忘了把脑维仪摘下,显见是对已经发生的一切还有些难以接受。



杨帆却哪里管对说的心灵会不会受伤,笑眯眯的摘下脑维仪,随口丢了句让狼老五七窍生烟的话:“刚才这个,算一招不?”



“你……你无耻,搞偷袭!”看着杨帆晃在自己眼前的一根手指,狼老五气得浑身打颤,话不成句,险险背过气去。



“切,这也算偷袭?那我每次发招之前,是不是都该对你喊出来呀,或者是,干脆给你演示一遍,等你想出解法来,我们再来真的动手?”



杨帆撇了撇嘴,一脸不屑的说道。



狼老五虽然也是奸猾之人,但论到狡辩的功夫又怎会是杨帆的对手,只不过三言两语就被杨帆挤兑的哑口无言,气急败坏、七窍生烟之下,他一咬牙,拿起自己的数据卡,对着游戏机接口猛地一划,然后转向杨帆近乎咆哮的嚷着:“再跟我比一场,如果你赢了,这一百积分就是你的!”



狼老五的吼声顿时吸引了众人的目光,而对面的杨帆也不禁眼中闪过一道精光。



如果觉得写的还凑合,请来www.17k.com正版订阅支持作者,没有订阅,鲜花也行,没有鲜花,点击也成……



您的一次轻轻点击,温暖我整个码字人生。一起看文学网(www.17k.com)玄幻奇幻频道,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