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末世卡徒

当地球已面貌不再,当世间如幽冥鬼域,当人类面临生死存亡的危机,科技失落,民智...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1~2章 证据确凿
章节列表
第1~2章 证据确凿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昨天末世卡徒第2书友群被群主解散了……把1群升级成高级群了,有兴趣的失散的兄弟们,再加回来吧,31141270!



第一章 证据确凿



法官所说的都是事实,杨帆无从否认。



不过他也没有打算否认,他以往的行事虽然看起来隐秘,但是只要有心,总能找到些蛛丝马迹。



事情既然到了这种地步,有一些事他就算是想瞒也无从瞒起了:“法官大人,这些事我承认,不过我可以解释。”



杨帆的坦白,令在场的人有些意外。



“其实说起来很简单,因为我是一个卡徒!”这样说的时候,杨帆的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主席台下的人群。



结果还真给他发现了点有趣的事情,主席台上的四、五十号人,根据听到这句话的反应,竟可以分成泾渭分明的两批人。



一批人看起来无动于衷,似乎早有所料,一些人则表情惊讶,闻言顿时交头接耳起来,似乎还是第一回知道这事实。



更有意思的是,前者那一群杨帆大多不认识,而后者则基本是都是山都学府那些“熟人”,其中只有敖丹对此有所了解,没什么惊讶表情,反而露出原来如此的神色。



那些无动于衷的……是零界的人!



应该就是他们察觉到了自己的存在,继而安排了这次的抓捕!电光石火之间,杨帆一下子想通了今天这件事的所有关节。



也只有他们,才有实力发动如此规模的行动。



至于他们的目的,显然是为了掌握自己这个计划外的卡徒,除此之外,杨帆想不出来自己还能有什么其他的价值,值得他们如此兴师动众。



这般思忖着,杨帆又从身上拿出了两张卡片:“这两张卡片,是我以合作者的身份,与两个商人分别签订的契约卡,每一笔往来账目在上面都有明确的记录,相信可以证明我的清白。”



自然有人把契约卡接了过去,呈交给主审法官以及两位陪审。



契约卡只是个物证,想要起效还需要人证,很快的,特别行动队就带来了不明所以的第一位人证胖子岳飞,在法庭上一笔笔的对起了账目。



一切看似都进行的很顺利,而且胖子还证明了另外一件事,那就是杨帆的收入,其中还有相当多的一部分是来自于纹身喷剂,对于这件事,人证和物证都非常多,甚至现在这间审判室里就能找到好几位。



一切顺利的,让杨帆都有些难以置信……



不过,他之前的不详预感,在第二位人证面前终于变成了现实,不,确切的说,是根本就没有第二位人证。



根据特别行动队对西区搜索的结果,是根本就不存在岁横枪这个人,至于杨帆当日跟岁横枪签订契约的那个房间,经过查询根本就没有过入住记录。



岁横枪这个大活人,在零界方面的操作下,竟然就这么凭空消失了……



事到如今杨帆也算是彻底明白过来了,眼前的这场审判根本就不能算是什么阴谋,而是一个**裸、不加掩饰的阳谋,零界一早就挖好了陷阱,专等着他杨帆来跳了。



事实上,当自己被带到这里,还懵然无知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失败的命运。



“法官大人,事到如今,事实似乎已经很清楚了。被告提供的证据,反而成为他无法辩驳的铁证,请看这里,这里,还有这里……”



这个时候,从零界那一群人中站出了一个来,对着杨帆的交易清单指点了几下:“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这几件装备似乎正应该摆放在我们零界商城的售架上呢,您看,这上面还有我们零界的标志呢。”



“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些装备倒变成了被告与那位并不存在的证人之间的交易品了?”说话者意有所指的瞟了杨帆一眼,丝毫不吝惜眼里的轻蔑,倒是个不错的演技派。



装备上面会有零界标志也是合情合理的,只看日期那几件货物都是最近才交易的,想来那个时候,岁横枪这个人就已经从香格里拉彻底消失了,之后通过虚拟网络跟杨帆交易的“岁横枪”早就换成了零界自己的人。



他们又怎么会不在交易品里留下印记,不让杨帆落入到陷阱而不自知……



事情发展到这个时候,似乎一切都已经水落石出了,杨帆的罪名,也由巨额装备来历不明罪变成了盗窃罪,那么剩下来的一件事,就是该如何处罚的问题了。



零界一方的意思当然是,杨帆偷盗的既然是零界的财物,那么理所当然的,就应该从今天开始为零界提供服务,直到赔偿完他们的损失为止。



至于究竟什么时候才能陪完,还不是他们一句话的事?只听这一条,杨帆就知道这是零界早就用惯的招数了。



这个时候,杨帆态度是怎样已经不重要了,纵使他不情愿,只要裁决一下来,他不老老实实的执行,就只能是让惩罚变得越来越严重而已。



通常情况下,事情进行到现在这个阶段,整件案子的审理过程就已经结束了,主审法官也可以发表最后的判词了。



不过只有这次,零界一方受到了出乎意料的阻击。



从开庭之初就一直稳坐在那里,始终不动声色的山都学府的人,这个时候终于站了出来:“请问你,这个人到底让你们损失了多少?报个数目出来,我们代他赔偿,至于这个人,就交给我们吧。”



敢情他们也没打算白来,都在这地方等着呢。



“你们?你们要他有什么用?就凭你们研究院的那种水平,以为多了个他就能脱胎换骨不成?”零界的人咬牙切齿的看着横插一脚的家伙。



两边素来就不对付,这事端一起,竟然各自站起了一片人,把主审法官扔在一边,**裸的吵起架来了。



“恐怕是你们不明白他的价值所在吧?3月19日东区游戏城那件事的录像,估计你们也没怎么仔细看过,当然就是再看一百遍,你们也搞不明白的。”



“如果把他交给我们,整个山都训练营的殖装者能力至少能上升一层。这样对你们也有好处的,不是吗?反正你们那边的人,大部分也是从我们这边挖过去的。”



虽然双方说的基本是也算事实,不过彼此间话里那夹枪带棒的味道就……



于是,一刹那,烽烟四起,唇枪舌剑的铮鸣声响成一片。



激烈之下,两边的人也完全不顾及这里是庄重肃穆的法庭以及自己位高权重的形象了,一个个撸起胳膊挽上裤管,就差没真刀真枪的动起手来。



当然,归根结底,这样的局面还是因为这些人大多平日里横行惯了,一个个的都野性难驯。



绅士风度这种传说中的东西,早已经从世界上消失不知道多久了。



“肃静!肃静!”台下方指责谩骂之声正自响成一片,台子上方,那快要被遗忘掉的不死族主审的眼中,忽然闪过一道古怪的光线。



“我宣布,被告杨帆,盗窃罪名成立,判罚充军,满刑功勋五百点,即日起开始执行!”



说罢,主审官的锤子狠狠的落到了审判台上。



“啪!”



原本嘈杂热闹的好像菜市场一样的台下,一瞬间变得鸦雀无声,似乎所有人都在惊异于主审官的判罚……



“充军?!”



第二章 判罚充军



自从得知了岁横枪人间蒸发的那一刻起,杨帆的人就陷入到了一种无意识的游离状态。



他正在反省,反省自己在这段时间所犯下的错误,反省自己实在不应该小看了这个世界的严苛。



口口声声的说着要低调做人,小心行事,却偏偏要在柘村搞什么试行义务教育,在山都卖什么纹身喷剂,买什么庄园兔女郎,玩什么虚拟竞技场……



这就好像是把锥子放进了布口袋里,自己这样的不冒尖还有谁会冒尖?自己这样的不木秀于林必被风摧还能轮到谁会倒霉?



自忖淳朴天真,一向不惮以最善良的想法去感悟周围一切的宅男心灵,终于第一次开始走向成熟,或者说,向以往的反面开始生根发芽。



零界派和学院派为了抢夺他的归属权而骤起争执,落在他的眼里,却根本就是一丘之貉,没有什么差别。



零界一方固然为了得到他而不择手段,可是学院派那边,一班显然由各族世家把持着的势力,想来也不会对他这个平民安着什么好心思。



若非如此,为什么学院辛苦熏陶培养出来的学生,倒有小半先后成为了零界的新生力量,还不是因为学院里世家的势力太过庞大,普通平民子弟根本看不到出头之日。



平日里一些雾里看花总也看不清的事实真相,在这突如其来的打击之下,竟变得额外的清晰。



冷眼看着两边狗咬狗,杨帆正在暗自分析着,自己一旦落到其中任意一方的手中,究竟要如何才能摆脱这个问题,主审法官却毫无征兆的忽然发作,直接把他的罪名和量刑一口定下。



听了判词,杨帆初时还以为这惩罚很轻,大约是主审法官看两边都不顺眼的抵触之举,没把他判给其中任何一家。



待看到左右两边看向自己,都是一副异常惊讶甚至有点可惜的神情,他才隐约觉着事情不是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只不过,到了这时候再提出抗议什么的已经晚了。



主审法官一锤定音,零界和学院双方马上各自聚到一起,分别嘀咕了一阵,最后自行散去,事情也就这样尘埃落定了。



一场审判,从抓人到审判再到最终散场,七算八算下来,统共也只是花了十几分钟,这最高审判庭的办事效率,当真只能用变态二字来形容。



宣判刚一完结,杨帆就被两个强人押着带走,在前往监房暂时看押的半路上,前方忽然转出了敖丹的身影,敖老师此刻一脸的歉意:“对不起,我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她为什么会突然向自己道歉,杨帆倒是隐约能猜得出来。



身为学院高层的一员,敖丹应该是早就知道今天的这件事了,不过在跟学院的领导们沟通过以后,觉得保下自己应该没有问题,索性就把事情隐瞒下来,没告诉自己。



又或者是,学院的领导们刻意交待,没让她说,目的就是想要让杨帆承他们一个人情。



事实上,只要能提早哪怕五分钟知道真相,零界那并不算高明的栽赃手段就绝没有成功的可能。



想到这里,杨帆面无表情的越她而过,仿佛什么都没听见。



身后里,敖丹幽幽的一叹,再度开口说道:“你下午将会被关在监房中,等到傍晚才会被统一安排进营,我会帮你把沐嫀叫来。”



杨帆身形微微一颤,脚步终于停了下来,这次他不能再无动于衷了。



“谢谢。”



****



“你能挺过来的,我相信你,你一定可以活着回来的!” 当沐嫀赶到监房的时候,一身上下还是汗水津津,似乎是被敖丹从训练场上直接拖了过来。



虽然如此,她脸上却见不到丝毫的慌乱,而是信心十足的如上说道。



“还不知道这充军到底是什么情况呢,你怎么会对我这么有信心。”沐嫀如此的反应,倒让杨帆准备了好几遍的一番安慰之词全然没有的用武之地,当下只好苦笑着道,“难道,你知道其中的内幕?”



沐嫀轻轻摇了摇头:“那是军方的机密,在没成为正式的猎者之前,我也没有资格知道。我对你有信心是因为……”



说到这处,她停顿了一下,忽然凑到杨帆耳边低语道,“是因为我相信,你穿越了八百年时空来到这里,绝不是为了要这样子死掉的。”



霹雳一声,平地惊雷,杨帆闻言差点没跳起来,瞠目结舌的指着沐嫀:“你,你知道了?”



她怎么会知道的,自己心底埋藏着的这个最大的秘密来着?难道是自己睡觉的时候不老实,迷迷糊糊的说了出去的……可是,虽然在心里想过千遍万遍,现实中,自己却分明还没有和她同过床共过枕呀?



莫非她自己猜出来的?这不是天方夜谭吗,若不是亲身遇上,时空穿越这种不可思议的事情,说出来恐怕连自己都不会相信。



可是,到底是为什么呢,自从来到这个世界,这件事自己就从来没有告诉过任何人啊……



不对,严格说起来,还真有一个!一个已经不在了的人!



思绪转到这里,杨帆恍然大悟,原来是沐祖,这件事自己就只告诉给他一个人过,只是因为沐祖的过世,让自己不自觉的把这个事实忽略了过去。



现在回想一下,那老头当时既然已经拥有了用心灵连线来密语自己的能力,想来,也同样有能力连接上其它人,在临死之前将自己的底细透露出去,而这个其它人,显然就是站在眼前的沐嫀。



哎,自己终究还是年轻啊,也就亏得那老头对自己并无恶意,如若不然,岂不又要吃亏上当一次?甚至陷入不必要的危险!



想到这里,杨帆不禁扼腕长叹。



“也就是说,从那时候起,你就已经知道了我的真实身份?”这前半句还算是正经,却不想到了后半,完全改成了另外一副腔调:“然后从此对我心有那个所属,情根那个深重啰……”



比杨帆还要高出小半个头的美丽女子闻言脸上红云一闪而过,看上去分外妖娆:“才、才不是因为那样呢。我中意你,是因为你会送给我最喜欢的礼物,帮我布置梦想中的房间,知道……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人。”



杨帆闻言老怀大慰:“哈,你终于肯承认,对我有意思了。”



“你这人,得了便宜还来卖乖!偏得我亲口承认吗?你以为我是那种很随便的女子,可以任你……”沐嫀好气又好笑的说着,但后半句话只说了一半,就停口不言。



“可以任我怎样?”杨帆像是捉到什么把柄,马上嬉皮笑脸的凑上前去,就差把哈喇子流了满地。



“任你……欺负!”眼见杨帆的嘴都快要凑到了自己的脸上,沐嫀终于忍无可忍暴起发难,扯着杨帆胳膊就牵到了自己身后,“以后记住了,我说让你亲的时候你才能亲;不能亲的时候你要是敢乱亲,否则,小心我家法伺候。”



杨帆的右胳膊现在基本已经殖装化,被这么一扯,倒是没有多少疼痛的感觉,但是沐嫀的表现,还让杨帆的心拔凉拔凉的:“我说姐姐,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您倒是从哪里学来的啊?”



“好像……是个叫做武林外传的古代电视剧。怎么了,这难道不是你们那个时代表达亲热的方式吗?”



苍天亚!大地亚!杨帆顿时眼泪哗哗的,但碍于女友的强悍,只能默默的往肚里吞。



说句良心话,沐嫀还真学的没什么差错,在杨帆他们那个时代的女子还真就是这个样子的,若非如此,他又何致于打了一辈子的光棍啊。





如果觉得写的还凑合,请来www.17k.com正版订阅支持作者,没有订阅,鲜花也行,没有鲜花,点击也成……



您的一次轻轻点击,温暖我整个码字人生。一起看文学网(www.17k.com)玄幻奇幻频道,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