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末世卡徒

当地球已面貌不再,当世间如幽冥鬼域,当人类面临生死存亡的危机,科技失落,民智...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3~4章 下天柱
章节列表
第3~4章 下天柱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如果觉得写的还凑合,请来www.17k.com正版订阅支持作者,没有订阅,鲜花也行,没有鲜花,点击也成……



您的一次轻轻点击,温暖我整个码字人生。一起看文学网(www.17k.com)玄幻奇幻频道,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





故作轻松的调侃,冲淡了即将别离的愁绪,以及对于未来懵然无知的怯意。



嘻嘻笑笑,打打闹闹,两个人独处的时间就在不知不觉中悄然飞逝。



趁着监视者不注意的时候,杨帆将纹身喷剂的生意、兔女郎们的庄园以及数据卡里那两万五千分的存款都托付给了沐嫀。



他习惯将手机贴在手腕背面,然后用殖装的默认形态将之包裹伪装起来,同时也是为了方便携带。



这个习惯极大的减少了他在这次无妄之灾中的损失,虽然得自岁横枪处的部分装备被没收,但大部分物品却还是保留了下来,其中也包括了那几张安身立命所必须的工具卡,总算是这段时间没有白忙一场。



分别的时刻很快就到了,当看守者敲门提醒,房间中的两个人重新陷入了沉默,片刻之后……



“你等着我,我一定会回来的。”



“我会等着你,一定要回来呀!”



差相仿佛的字句,异口同声的说了出来,时间也几乎一秒未差,不同的只是主语代词稍有区别,或许,着也从一个侧面反应了两个相爱的人难得的默契。



话一说完,两人便相视一笑,下一句话更是如同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一般:“我会的!”



简单的几个字,即是回答,也是承诺。



****



所有人都知道,山都有一支驻守的军队,数目大约在几千之众。



这支军队基本上是由18岁毕业时通过测试的优秀学生,加上落选的试练考生,以及犯了某些过错而被贬斥充军的犯人们共同组成。



只不过虽然知道有这支军队的存在,却很少有人晓得,这些人究竟驻扎在什么地方,又是以什么样的方式在拱卫着山都的安全。



这件事,除了军人,似乎就只有真正执行过外出任务的正式猎者以及零界中同样等级的猎者才知道真相。



不过,所有的知情者对此都讳莫如深,那似乎被当成了一个级别相当高的机密,只在知情者之间流传。



只有一个事实是所有人都知道的,要去军队那个地方,必须要从山都一层的传送阵出发。



所以有传说,军队驻扎的地方,其实是山都与现实世界交错的接口通道,是真正意义上的山都山脚。



军队只有驻扎在这个地方,才能够抵御住镰骷人的侵袭,保证山都内部的安全。



不过,杨帆对此却是嗤之以鼻。



山都是一个虚拟的平行封闭空间,所谓与现实世界的接口,其实只是用来保证山都空间不会在无尽的虚数空间中漂流迷失的一个标记而已,其功能基本相当于泊船用的锚。



既然与外界之间的交流可以通过传送的方法来实现,那么在杨帆看来,假如有人真的将这个锚做成一个通道,可以容纳人自由的出入,那纯粹就是在没事找事。



而且,倘若这个“锚”真的是一条通道的出入口,并且需要派人驻守的话,那也就意味着,镰骷人同样知道了这锚所在的坐标。



这就让人很不明白了,既然连具体的坐标位置都知道了,以镰骷人在数量、实力等方面的优势,为什么不大军出动直接把山都平掉呢,却偏偏与这里的驻军维持着一个不胜不败的局面,几十年甚至几百年都始终如此?



杨帆就是带着这样的疑问,与另外几犯人一起,被带到了一层的传送阵前。



设定好目的地,开启传送功能,进门走人,这都是例行公事,没什么可说的。



眼前一黑,复又一亮,杨帆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驻军所在……



眼前,是一个无比巨大却又无比空阔的封闭空间,高下约有两百丈左右,方圆更是夸张,一眼看去,至少也在五百丈开外。



而且,整个空间的外壁竟然是由浑然天成、没有一丝缝隙的巨岩构成,包括下方平坦的地面也是如此……



换句话说,这军营驻地,似乎是坐落在某个巨大无比的山体腹腔之内。



这里也有几道貌似通向外界的出口,不过其中只有一道是建在地面上的,其他几道都悬在半空里,看着周围岩壁滑不留手的模样,这几道出口大概不是用来走人,而是用来采光的。



按照时间计算,此时外面的天色应该已经黑了,在山都里,虚拟天光与外界始终保持着同步,不过在这地方,却仍有强烈的光透过那几个洞**进来,把整个岩洞照得通通透透。



岩洞外围靠近山壁的地方,是一圈绿色的营房,全部由砖石搭成,形制简单却整齐肃然,此时的营房里正有人进进出出,似乎正在吃饭。



营房再往外,那一圈石壁之上,却还分布着一些石穴,隐约看去,当中似乎也有人居住,只是,既不像是士兵,又不像是军官,透着几分古怪。



不过,入目的所有一切究竟代表着什么意义,刚刚穿越而来的几个新兵完全没时间去理会,他们已经被自己所面临的处境惊呆了。



因为,他们现在并非居于岩洞的地面,而是站在一根巨大的参天石柱的顶端。



那石柱大约有百丈高下,这顶端处正好居于岩洞洞顶与地面的正中点。



若非如此,骤然传送来的新兵们,又怎么可能一下子将岩洞整体那般一览无余?



站在百丈石柱的顶端俯看地面,哪怕是曾经经历过树路考验,也难免会生出一阵阵的眩晕。



在树海之中,毕竟处处都是枝杈藤蔓,心中有数是绝对不会一下子掉落去的,可是眼前的这根巨大石柱,光秃秃的一根杵在那里,除了柱顶这不大的一小块平台可供站立,再没有任何防护措施。



若是一个不小心掉了下去,百丈高下,就算是山族的金刚体练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也不能保证性命无恙吧?



几个人正自面面相觑,传送阵的前方,早就等在那里的一个似乎是他们几个新兵接引者的人,这时候便语气淡淡的开了口:“都来了?那就……下去吧?”



“下去?要怎么下去?”几人之中,马上便有一人夸张的大叫起来。



此人姓猴,跟杨帆同样是被因为犯罪而贬斥来的,甚至就连罪名都是一样——盗窃,不过应该是真的盗窃不是被冤枉的。



“当然就是这样下去。”



说出第二句话的同时,那引导者已经迈开了步子,踏出了石柱圆顶,在几个人的惊呼声中,凌空踏出,一步便跨过数尺,就好像虚空之中自有一条接引他的隐形通路,就那么缓缓的一步步走向了地面。



这,这赫然是一个师级高手!



那一步一个台阶的走法,脚下踏着的其实是超高速运动下的空气阻力,柱顶的一群人中,至少杨帆是瞬时就明白了过来。



与此同时,引导者不疾不徐的声音传了上来:“这就是给你们的第一重考验,下天柱。”



“能下来的,从此就是正式的士兵,跟其他人一样,享受完全相同的待遇,下不来的,以后就只能充当炮灰,有什么危险的事会被第一个顶上去,要怎么做,你们自己选择吧!”



选择?真的还有选择吗?









第四章 下天柱



引导者的速度似缓实急,也就是几息之间,便已然安全降落到地面上了。



柱端上,数个新兵却是面面相觑,一时间鸦雀无声。



“怎……怎么会有这种事?”一个姓洪的水族收回了追逐引导者的目光,从无依无靠的柱顶缘向后退了几步,率先打破了沉寂。



这处虽然是山腹,通向外界的也只有那几个洞口,可是这空腔内的气流,其实相当的激烈湍急,站在百丈之高的柱顶尤其能清晰地感受出来。



“噢,对了,忘了说了,你们就只有五分钟时间来做出决定。如果五分钟到了,你们还是不能下来,就会被视作失败。嗯,现在还有四分四十八秒。”



这个时候,引导者的声音再度传来,他人已经落到了地面,可是隔着百丈之遥,声音却仍是清清楚楚的在众人耳边响起,似乎正是种传说中的某种技巧,叫做传音入密的。



“怎么,怎么能这样?”猴族的两腿不停地打着颤,连话都快要说不清了,“这根本就是草菅人命啊!早知道会这样,打死我都不来充军了,还不如蹲监牢去呢!”



“省省吧,有时间发这种牢骚,还不如想想要怎么下去。”杨帆轻喟一声,殖装具现,骨质钻头蜿蜒旋出,飞速向脚下的地面钻去。



石骨相触,竟也是火花四溅,然后……石头丝毫无损,骨钻的钻头却在转瞬之间就被磨平了。



杨帆暗中倒抽了一口冷气,自从殖装升级之后,骨质的硬度已是大大的提升,他刚才使出的这招,即使是旅级的横练防御都能突破些许了,却想不到在这石柱顶上,竟然连个白点都没有留下。



一次的失败,杨帆并没有气馁,很快就开始了第二次试探,这次的动作与刚才差相仿佛,唯一的不同处,便是那触手的尖端,不再是骨质钻头,而换成了精钢钻头,也不知是从什么器械上卸下来的。



钢石相触,更为尖锐的摩擦声传来……



这一次倒的确有些许效果了,也不过就是些许——一个针尖大小的小点。



不光是杨帆,柱顶上的所有人看到这一幕,都不约而同的倒抽一口冷气,现在的形势,不用说也都明白了,要指望从石头上轰开落脚之地,一路轰下去的办法是肯定行不通的。



都说坚逾精金、坚逾精金,众人脚下的这块石头绝对当得起这称号。



“要怎么办?”五个新兵蛋子再度面面相觑,却在彼此的脸上看到了几乎相同的无奈,柱顶上又一次陷入了沉默。



杨帆也不例外,他干脆一P股坐到了地上,动也不动。



不过,这只是表面现象而已,貌似闭目凝神的功夫,杨帆的右腕内部,其实正进行着空前激烈的操作。



既然硬来不行,就只能来软的,可选的方案其实有很多种,只不过,杨帆需要算出一种最保险的。



这里毕竟是百丈高空,凭空而下,那可不是闹着玩的,总要做到万无一失才行,凡事首先要顾量自己的安全,然后再做打算,这也是宅男一向以来最大的优点。



时间于是一分一秒的过去,五人围坐在一圈,似乎依旧还在坐困愁城,直到……时间还剩下最后十秒的时候,杨帆蓦然长身而起。



“不好意思,各位,我要下去了!”

“不好意思,各位,我要下去了!”



一模一样的台词,却是发自两个不同的人,与杨帆同时站起来的,竟然还有另外一个人。



我是要用虚拟程式来模拟空气动力参数,所以才耽误了一些时间,这个人又是想到了什么办法,竟然也是正好在这个时候完成?



杨帆有些惊异的看了看那个姓石的家伙,几乎是同时,也接收到了来自对方的同种情绪的回应眼光。



不过,时间已经所余不多,此时委实容不得他再去细想,只见他伸腿在柱顶边缘用力一蹬,整个人便从巨柱上一跃而下。



一边落下,一边有覆盖着薄膜的骨质支架也从杨帆的背翼侧处生长了出来。



当Q2818探测到的速度达到预先计算的范围,已经完全长成的骨质膜翼平滑翻转,而杨帆的整个人,也在一瞬间从笔直垂落的状态变成了绕着石柱横向盘旋,此时距离他从柱顶跃落,时间不过刚刚过去三秒钟而已。



降落伞、滑翔翼,这些都是从这样的高度下落,可供选择的安全手段,只不过经过精密的计算,杨帆现在的殖装之力还无法支撑降落伞那般庞大的结构,只好选择了相对简单,但对操作却有着更高要求的滑翔翼。



稳定的进入平滑期,下落速度稍稍变缓,杨帆的一颗心也终于落回到了肚里,开始有时间去打量与自己一同跳落的另一个同伴。



这家伙的速度,还远在杨帆之上,风声呼啸,衣袂飘飞,一秒就是十几丈……



瞪大了眼经,瞅着这家伙足足两秒钟,杨帆才猛然意识到,这家伙……这家伙选择的方式根本是合身直落啊,完全没有任何技巧!难道这就是他思考半天想到的方法?



开玩笑,这根本就是自杀啊!



石柱的顶端距离地面足有上百丈的距离,从那上面径直跳落下来,别说他们几个新来的,就算是那些师级、旅级的肉身都受不了。



就算这家伙姓石,就算他属于石族的分支,拥有身体石化的特殊技巧,可如果一块石头被摔的七零八落,碎成个百八十块,那也绝对不可能再长合的呀。



别说百八十块了,杨帆很清楚,团级能力者的极限也就是五块而已……



除非拥有瞬移、重力或者惯性方面的特殊能力,否则这家伙的做法根本就是,可这也根本是不可能的呀……



念头转到这里,杨帆忽然愣住了,不对!他不是自杀!这家伙之所以会这么做,可是有着很高的把握在其中的呢!



聪明!



想明白一切,杨帆对着崖顶蓦然大喊起来,风声呼啸,也不知上面的人能不能听的到:“跳下来!你们快跳下来!过关的办法就是直接跳下来!这里的人是不会让你们这样就挂了的!”



上面的人听没听到杨帆不知道,他却知道,下面那个姓石的家伙听的一清二楚。



听见喊声,姓石的家伙一个翻滚调整了身姿,面对着杨帆露出了个怨愤的眼神,似乎在嫌杨帆多管闲事。



对呀,这个办法他肯定是一早就想了出来,刚才之所以一直沉住不动,直到限定时间只剩下最后的十秒才突然跳下,不就是不想让余下的人有时间窥破玄机,也跟着一起跳下来吗?



想到这里,杨帆无奈的摇了摇头,自己终究还是太善良了呀,脱口而出的一句无心之语,就得罪了一行人里最阴厉的家伙,而且……



他抬头看了看石柱顶端的其余三个人,即便是自己已经做出这样的提示了,那三个人还是犹豫着没有动,似乎想要看看跳下去的两个人最后是什么结果再跳。



真是枉做好人了!



果然如同所料,当两人落到崖底,距离地面还有十几、二十丈的时候,数个接引者同时出手,将姓石的家伙和杨帆稳稳的接下。



也理所当然的,崖顶上的三人最终都被判定淘汰出局,哪怕是他们最后也跳了下来。



不是因为他们超出了时间的限制,只是因为,他们是在第一人落地之后才做出了决定。



这原本就是一场对胆量和智慧的考验,没有能力想出自己的解决办法,而且就算随在别人之后,都要等到结果水落石出才敢行动起来的人,是根本没有通过的资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