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末世卡徒

当地球已面貌不再,当世间如幽冥鬼域,当人类面临生死存亡的危机,科技失落,民智...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11~12章 大小双废
章节列表
第11~12章 大小双废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第十一章 大小双废



训练、达到极限、坚持、不支倒地、休息、修补伤口、继续训练……这就是杨帆单调到乏味的全部训练内容。



虽然刻苦,虽然拼搏,但那进步,却仍是九牛一毛。



不过杨帆并不着急,这个杨枵的身体就好像个破桶一样,四处漏水。



而现在他所用的各式各样的锻炼方法,就是竭尽全力先将破桶中的所有漏洞全都找出来,一个个的打好补丁,然后再往里面注水,最开始的时候可能会很缓慢,但待到后期,无论是速度还是收效,就都会逐渐凸显出来。



故而,整整经过了三天,直到第三天的傍晚,同队们的队友们出去巡逻都已经两次了,杨帆才算是终于能够稳稳的站在重力场的最外环,在不受伤的情况下进行训练活动。



而这里,本来就是营级实力者应该能够承受的压力范围,也就是说,直到这个时候,杨帆才算是勉勉强强的踏在了山都军队训练的起跑线上。



到了这个时候,那些比杨帆提早了一个月加入军队的,实力原本也就在营级上下的试炼淘汰者,基本上都已经把实力提升到了团级的程度。



对于这个时代的正常人来说,他们的体能似乎是没有极限的,至少在旅级之下是这样,当肉体通过日积月累的锻炼提升到了一定程度,量变引发质变,由低级突破到高级就是一件顺理成章的事。



完全不像上个世代的人一样,需要不停的顿悟,需要置身于生死边缘的刺激,才有可能获得突破。



也正因为如此,增压重力场这样的训练方式,对于他们来说效果尤其的显著,那种提升,用一日千里来形容都毫不夸张。



****



杨帆曾经以为,自己在这里的特训就会依照着这样的轨迹,逐渐步入正轨,如果没有什么大的意外,会一直持续下去呢。



谁知道,那终究只是自己的美好幻想而已,到第三天的晚上,当又有几个新兵加入进来,他清静自由的日子顿时又成了泡影。



“你怎么会也来到这里的?”看着喜滋滋的站在自己面前的那个虎背熊腰的虎族小子,杨帆没办法不感到奇怪。



“嘿嘿,听说师父你被送到这个地方来,我这个身为徒弟的,当然要追随师父您的脚步了。”虎平阳裂着大嘴憨憨的笑了起来。



“我是说,你怎么能来到这个地方,还可以正好和我分到一队?”上边的答案,杨帆才不在乎呢,而只有傻瓜才会相信这世界到处是巧合。



虎平阳指了指远方天柱附近的那几道有些模糊的身影:“那里面有我的一个叔叔。”



私相授受,搞裙带关系,这果然是华国的国粹呀,就算世界差点毁灭,文明险险断绝,世代重新开始,都不能让其消失,真是够顽强。



听了虎平阳的话,杨帆一脸的无可奈何,只能暗自感慨:本想低调做人,这才仅仅三天呢,看来就要事与愿违了!



这虎平阳的肉体强度和进步速度,竟然差到了和杨帆将将打平,每日苦练往那中心天柱挪动的速度,同样好像是蜗牛散步、乌龟逛街。



要命的是,这家伙乃是天生的虎族,体格巨大不说,更是号称兽族战力第一,无论走到哪里,都很容易成为众人瞩目的关注焦点。



当杨帆自己一个人的时候,还可以老老实实的训练,夹着尾巴做人,现在有这么个大家伙陪在身边,两个人一般无二的一分一分往那中心挪动,这可就不是一句低调能够掩盖的了。



往往有那些新参军的家伙,第一天尚在两人的起跑线上,第二天便开始与两人平齐,等第三天就已经将两人远远的抛到了身后,然后就会很自然的把那诧异的眼光投向两人,似乎是难以置信,这军营之中,竟然还有这般慢吞吞的弱小存在着。



一天、两天……有亲所见的,有经由别人说后注意到的,杨帆与虎平阳这一大一小,一高一矮的奇异组合,顿时成为了训练场上的焦点。



尤其这其中又有好事者,包打听,有事没事的就竖起了耳朵偷听两人的闲谈聊天,等到得知两人竟是一师一徒,自然更是诧异非常,不由的点评道:这还真是大废教小废,一废不如一废。



自此而后,大小双废之名算是在营地中彻底“响亮”起来。



至于杨帆秒败团级,旅级之下无敌手的事实,杨帆自不会去说,游浮等人更是不会自消颜面的到处宣扬,一时间竟然无人知晓。



其实杨帆也有心要甩开虎平阳的,可是一来,人家有个位居高位的叔叔在军中,自己想跑都跑不了,二来,虎平阳对拜自己为师一事,还真的是下定了决心,早在进入军队之前,就已经不顾山都的规矩,给自己殖下了装。



这般先斩后奏下来,杨帆若是再不去管,还真有点于心不忍,良知难安。



于是,就在两人训练的间隙,大喘着气恢复伤口的功夫,隔三岔五的,杨帆就会传授虎平阳一些最基础的数学知识,先是加减乘除,后是代数几何,再后来是数列积分编程……



这么做不为别的,只有当虎平阳掌握了这些知识,才能打下将殖装如臂使指的基础,就算是以后杨帆有机会给虎平阳复制出一块芯片来进行辅助,没有这些基础知识,也达不到最佳的效果。



说来也怪,虎平阳这家伙虽然在格斗技击方面的天赋烂得一塌糊涂,不仅身体荏弱进步缓慢,就连拆招格挡之类的技巧学起来也是事倍功半,但是在研究数学方面,这家伙的天赋却委实惊人,最起码是杨帆在这个世代中前所未见的。



仅仅花费了半天功夫,虎平阳就将乘除轻松搞定,又花了一日,代数修完开始转攻几何,不过是两三日下来,这家伙的数学能力就快要达到上个世代的小学毕业的水准了。



而且,这还是在训练中杨帆随意的提点,虎平阳则是一边完成训练一边自己琢磨的结果。



天才!绝对的天才!只教了虎平阳半日,杨帆便给虎族小子下了这样的结论。



在上个世代的人类当中,偶尔也曾有过这样的人出现,天生对数字敏感,进行数字运算的时候,甚至连辅助工具都不需要,只凭着本能就可以得出正确答案,而计算的速度甚至能超过最先进的光脑。



他们的计算方法无人能够知晓,而让他们自己描述,也只是一句“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或者是“说了你也不明白”的解释,只不过有一点倒是很清楚,这些人与久经训练的心算者完全不是一码事。



也就幸亏了杨帆右手腕上藏着手机,一些心算不来的题目都可以借助手机的能力来完成,否则自己的这个师父早就在虎平阳面前丢丑了。



明白到虎平阳的天才本质,杨帆教起他来也就变得格外的小心翼翼,先是放缓了速度,免得一下子把自己掏空,然后在教学过程中,又逐渐穿**了一些对殖装的理解和体悟,这个方法总结起来就是:干扰,注水,拖字数……



反正,这才是虎平阳的本来目的,杨帆这么做,也不算耽误了他。





第十二章 以德服人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大小双废的名头也一天天的传开,一高一矮两道同样缓慢的身影在训练场上也变得越来越醒目。



不管是谁,或是有心或是无意,或是激励或者不屑,有事没事的总会对着他们两个指指点点几下,作为训练间歇里的消遣谈资。



这种众目睽睽的日子,宅男实在是过的很不习惯,可惜,他也没有丝毫解决的办法,时间久了,倒让他渐渐镇定自若起来,练就了一副擦不烂磨不破的好面皮。



不过,光是脸皮厚是没有用的,随着大小双废名头越来越响,不光是训练场上的人瞧他们不顺眼,就连场边的那些个打下手的,也都蠢蠢欲动起来。



一开始的时候,这些家伙还只是当杨帆拿衣服、床单、枕巾、被褥去洗的时候,不给他好脸色看,而等到这种情况持续到了某一日,这些打下手的干脆罢起工来——当然,只能也只敢是针对杨帆师徒两人的罢工。



“给别人打下手,那是因为人家的实力超群,进境一日千里,没有闲功夫来做这些杂务。但是给你们两个打下手,实在看不出有什么必要来?”



面对着虎平阳的质询,打下手的人振振有词,一圈人同是一套台词,竟似事先商量好的一样。



“你们!你们……”虎平阳毕竟年龄还小,而且出身世家,从没见过这种阵仗,当下气的浑身发抖,憋屈了半晌,只蹦出这么一句话来,“好,我去找我师父来!”



“哈,找吧,找吧,就你那废物师父,找来了又有个屁用!哈哈哈……”



“喂,小子,别认他做师父了,还是拜我们为师吧,至少也比那个废物强上一百倍!”……



一圈人猖狂的大笑起来,嘲弄之声甚嚣尘上。



虎平阳一张大脸气的更大了,脑门顶上的虎族王纹差点都给气没了,扭过身形,脚步腾腾的就去找杨帆。



“哦,他们那样说?”虎平阳进门时,杨帆正在冥想打坐,理顺一身的气息。



气息要导入经脉,按照预定的轨迹循环,并且能够发挥出迥异平常的威力来,那是具现化内功才能做到的,其本质是一种普及化的异能。



而杨帆的冥想,则是在异能普及化之后单独发展出来的一种养生之道,可以平和心境,逐渐加深身体与异能量之间的共鸣,从最基本的层面改善人的体质。



这种冥想,在上个世代杨帆就经常会做,因为那是为数不多的既不需要花钱又可以改善体质的手段之一,只不过,理所当然也没有什么明显的效果。



自从来到这个时代,换上了这具身体重新再做修炼,杨帆才算是逐渐的感觉到,这套精神训练法的真正威力来。



自己这具四处漏水的身体,正在一天比一天好转,而且这种恢复的速度,还要远远超过增压训练的肉体,也不知道是穿越之前失败的次数太多,效果都累积到了现在,还是杨帆天生的对这种训练有所擅长。



闲话打住,且回正题,听了虎平阳的叙述,杨帆慢条斯理的停下了冥想:“哦,他们那样说?”



“还不止呢!”虎平阳气哼哼撩起了衣服,“师傅你看,这就是前几次他们给徒儿洗过的衣服!”



衣服看着倒是蛮新的,也还算干净,只不过上面赫然坠着几个碗口大的洞,结结实实的出卖了他年轻活力的肉体。



“唉,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在呀!”杨帆缓缓的起身轻声叹道,向虎平阳招了招手,“平阳,师父平日里教你殖装,教你数学,就是忘了教你做人的道理,来,今天就给你好好的上一课。”



一边说着,杨帆一边自顾自的走出了门去。



“是!师父!”跟杨帆学的越多,虎平阳便越是敬畏于杨帆的渊博,闻言乖乖巧巧跟在了杨帆的后面。



“平阳,你知道吗,这一个人生下来啊,便有很多的差异不同之处,有聪明的,有愚笨的,有强壮的,有瘦弱的,但有一点却是相同的,那就是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不用受别人的控制,大家都是平等的。所以,当我们遇到事情的时候,都要跟人家讲道理。”



说出这番话的时候,杨帆千变万化的殖装已经砸倒了三个,撞飞了五个,还有两个,被骨钻穿过肌肉直接钉在了地上,更是丝毫也不敢妄动。



这些个打杂的都是没通过下天柱测试的,不是胆子本来就小,就是身手不怎么样……



只要达到旅级就可将手中道具挥出的速度达到音速,凭借着音障之力,不惧天柱之高,而凡是无法通过测试的,其实力肯定都在旅级以下。



遇上杨帆这刚好能把他们吃得死死的家伙,那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当下里一群打杂的被打的鸡飞狗跳,落花流水。



“师……师父,这,这叫讲道理吗?”眼看着杨帆那好像冲进羊群里的恶狼一般的表演,虎平阳狠狠咽了几口唾沫。



“大道三千,条条都可证道,其中有做下功德,以德证道的,有斩却善恶自身三尸,以悟证道的,不过最强的,还是以力证道呀!”嘴里这般说着,杨帆又是一棒挥下,径自敲断了刚才一个叫嚣最为激烈的杂役的胳臂。



“谁说打人不是讲道理的?跟这些狗眼看人低的家伙,这才是最正确的沟通之道呢,优胜劣汰,适者生存,这正是天演之道。你现在可以去问问他们,在刚才挑衅的时候,是不是就希望自己这样被揍的来着,是不是?是不是?”



十几个人倒在地上,翻来滚去,呻吟哀嚎,杨帆挥舞着大棒,每问一声“是不是”,便有一人筋断骨折,众人哪里敢让他问的更多了,当下忙不迭的连连点头同声大叫:“是!是!我们就是这么贱!”



此时,不光是被打的那些人心里拔凉拔凉的,就连周遭一圈围观的人,看到了这一幕也是心中生悸,这真的就是那俩个号称三棍子也打不出一个屁来的大小双废吗?



一向暴虐的人发火,大家都有心理准备,反而不觉得怎样特别,唯有杨帆和虎平阳这样的“老实人”一旦发起火来,那才真是惊天动地,让人意外呢。



不光是这些人意外,就连杨帆自己也觉着有些意外,枉顾人权,暴虐成性,虽然其中有无端端被抓来这里,心中憋闷的缘故,可是自己的心态逐渐还是起了变化呀,变的越来越习惯于这个世代的规则行为……



如果觉得写的还凑合,请来www.17k.com正版订阅支持作者,没有订阅,鲜花也行,没有鲜花,点击也成……



您的一次轻轻点击,温暖我整个码字人生。一起看文学网(www.17k.com)玄幻奇幻频道,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