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末世卡徒

当地球已面貌不再,当世间如幽冥鬼域,当人类面临生死存亡的危机,科技失落,民智...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5~6章 人人都有伤心往事
章节列表
第5~6章 人人都有伤心往事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嗯,差点忘了,前天那章是在漂亮可爱的考拉机器上更新的,补一个章推——《完美同居》



第五章 爆菊钻



有了一门双杀的经历,杨帆执刀于一门的实力自然再无疑问。



接下来,杨帆自然是就此守得那一方门户,平时化身卧石,静等着其他镰骷人从门里出现,然后一钻袭来,从下身穿将进去,再从脑袋里冒尖出来……



如果这一钻还未能寻找到晶核,殖装骨质便会在镰骷肚内产生出一种奇特的变化,瞬间膨胀爆发,将镰骷撑成个十段八段的。



这般严重的伤势,哪怕是镰骷的再生能力再强悍,至少在几分钟之内也不可能恢复行动力,这也是杨帆在实战之中研究出来的针对敌人的新技能。



卑鄙下流、极端无耻的新技,也有一个正与之相匹配的“响亮”名号——爆菊钻。



这种守着门口打闷棍的行径,其实细细思量起来,就跟千余年前的网络游戏里的一种技巧差相仿佛,那种技巧的名字叫做定点刷怪,如果说两者之间还有什么不同之处的话,恐怕也就是,在巡逻队里,这种杀怪效率委实不算太高罢了。



其实镰骷出现的几率倒还不算太低,一天里怎么也有个七**十回的,可这七**十回里,至少有一半,都是从乾道乃至东区轮流下来的。



而按照资格深浅,杨帆在坤道里只能是排位在第三刀的位置上,在这种上队轮流的规矩里,理所当然的先是风刀,再是猫又,最后才轮得到他。



所以,基本上,每传下来十次,真正能轮到杨帆手里的,满打满算也就是六次而已。



可是,这个排序杨帆现在还没法改变,因为风刀和猫又在前面,凭的并非只是实力,更多的是——资格,一种自古就流传下来,如果贸贸然去碰触,便会被所有人群起而攻之的潜规则。



而且,就算是剩下的这寥寥可数的四、五次里面,能够赚到功勋点的机会也并不是很大,因为闯进门来的镰骷并不都是紫级以上的。



事实上,蓝级才是占据了绝大多数,大约每出现的十个镰骷里面,差不多有九个是蓝级的,而剩下的那一个才是紫级。



经过这般的一通稀释,再加上,巡逻队的蹲守还是分单双日限行的……基本上,每过四、五天,杨帆才能邀天之幸的赚到一分。



首次出手便拿下一分的遭遇,那纯粹是吃了狗屎运了,如果不是虎平阳的一时胆怯、眼疾手慢,一下子放了两个镰骷进门,那一分杨帆本来也是赚不到的。



闲话休说,且归正题,四、五日才赚到一分,若是按照这种速度,想要赚够五百分至少也得等个六七八年的,虽然在有生之年脱离苦海还算有指望,但这样的速度,显然不能令杨帆满意。



可是,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最简单的办法,当然莫过于像第一次开刀那样的一门双杀。



随后的日子里,杨帆也曾经尝试过几次,不过,效果却并不算太好。



首先,刷怪刷到他这里的时候,虽然能剩下两个的机会不少,但刚好只剩一个的次数也蛮多的,就算每次都是一门双杀,这效率也不可能提升到一倍去。



其次,就算是效率真的提升了一倍,那也得三、四年之后才能攒够分数出去,这同样是杨帆无法忍受的长度。



而且,这样做也得承担相当大的风险,万一有哪一次,赶上的点子就是那么正,传送门里一下子钻出两个旅级的镰骷来,那样的话,只怕就要轮到杨帆自己手忙脚乱了……



双杀有风险,效率也并不特别高,而单杀就只能说是彻底的缓慢,到底应该想些什么法子呢?杨帆藏身在默认形态的石头殖装下,两眼直直的瞪视着传送门,手指百无聊赖的在地上划着圈圈。



时间不知不觉又过去一个月了,训练场上,团级的范围内,虽然每一步的提升都更变得愈发艰难,但是一个月下来,杨帆和虎平阳还是推进到了六百五十米的地方。



虽然只是前进了五十米,但极限负重已经从四倍稍多的程度提升到了将近五倍,也是相当不少了,只是……现在杨帆手里的积分统共才只有七分,这其中还得算上上班的这两个月的工资,这样的成绩,委实叫人心中煎熬!



杨帆的脑子里头千头万绪,一会儿是算计着究竟要多久才能出去,一会儿是思念起,跟沐嫀已经有四个月没见,不知道意中人现在究竟怎么样了,寂不寂寞,孤不孤单,冷不冷……



这般的东想西想着,杨帆的目光,无意中从传送门背面某处花纹上扫过……



咦?这个花纹,有点眼熟……



一眼扫过之后,杨帆本能的感觉到几丝奇怪,目光回扫,定睛再看时,登时愕然当场!



对了!在此之前,这样的花纹杨帆也曾经看到过很多次,为什么偏偏就没有想到呢,要说起来,这可是自己的老本行呀!



杨帆愣愣的注视着那处花纹,不,确切的说,那应该是一个商标,而且应该是上个世代的时候,全球第一个生产传送门的产商的商标。



所谓的传送门,其实就是科技制品的呀,是从上个世代起就矗立在这里的最高科技的造物。



而维系着传送门运转的,是各式各样的电路模块网络线路,自从穿越到这个时代中来,杨帆自己赖以生存,而且还生存的不错的基础,不就是对上个世代各种遗留物的了解和改造应用么?



甚至由此还产生出一个专属的职业名来——卡徒。



心思转念到这里,杨帆哪里还能再忍得住,身上依旧保持着石头殖装的造型,却早就伸出两只骨质触手,悄悄的探摸了过去,攀爬上了传送门的边缘。



传送门的造型很精巧,乍看起来就像是个没有其他东西包容在内的**门框,其实却坚实的很,至少师级以下的人,基本上都不要想可以用暴力来破坏掉。



身为团级,杨帆自然也不能,不过,他却清楚的知道,传送门上每一颗螺丝在哪儿,每一个盖子在哪儿,如何才能一层层的揭开外在露出内芯,当然,这只是一种形象化的比喻。



打开传送门所需要的既不是螺丝刀,也不是扳手、锤子,而是……破解密码,一个让核心芯片能够自动弹出来的维修密码。



就跟所有带有密码的卡片一样,传送门也是有密码的,而且还相当的复杂,当然,随着时间的推移,传送门的密码也是会一个个消散掉的,所以,到现在为之,那门上的维修密码……



杨帆用殖装凝成数据接口,将手机和传送门接口对连起来,低头往屏幕上一看,登时一头黑线。



经过了八百年的散逸,现在传送门的密码还剩下了五位,哦,不对,根据商标的提示,这传送门应该是自从梦境界的传送网络建成之初就被设立在了这里的,换句话就是说,这密码原本应该是十五位之多,赫然是八星卡的规格!



还有没有天理啊!Q2818如果去破解三位的密码只不过是几分钟,可是换成四位的密码就要差不多一天的时间,如果变成是五位密码的话……至少也要需要一年半左右!



虽然这只是完全随机的情况下才会出现的最糟糕的一个时限长度,但实际操作起来的时候,通常也不会快到了多少去!



不过,真的只是通常而已!



正当杨帆一个人暗叹着晦气、却还是心有不甘的试着开启了暴力破解程序,执行的时间只不刚刚过去了三秒钟,那传送门的方向便赫然传来了“滴”的一声长音。



破,破解了吗?



第六章 人人都有伤心往事



这个世界上,还真的有天上掉馅饼这种事发生呢!



五位数的脑维密码,就意味着有统共三十一万亿种的可能性,然而Q2818只是运算不到三秒钟的时间,就撞上了那唯一正确的一个。



这种几率,就算用买彩票中了大奖恐怕都不足以形容,就算连买连中个十次、八次的,跟这三十一万亿分之一的几率相比,也只能算是小巫见大巫了。



真……真的破解了吗?



听到那一声通常意味着成功的长音,杨帆心中兀自嘀咕着,却听得传送门上突然“咔”的一声轻响,紧接着一个狭长的卡槽被弹了出来,放眼望去,那上面密密麻麻布满了各种按钮、数据接口,还有镶嵌着芯片的大块电路板。



传送门的用途原本就是一种运输工具,将许多个传送门连接到一起,就可以组成一个传送网络,以此进行随意的点对点操作,这种运行模式,其实一点都不复杂,只是几个程序,一堆代码而已。



真正复杂的,则是维持传送门正常运作的能量供应体系,以及实现传送功能的空间模块,而这些,即便是以杨帆的学识,也只是一翻两瞪眼,没有任何头绪。



幸好,杨帆所要谋划的内容,涉及到的本来也不是这些高深的东西。



在传送门的操作模块里,如何将镰骷一门接一门的传送下去,有着一个非常严格的表格序列,比如:山都北区的乾道一号门,山都北区乾道的四号门,山都北区的坤道二号门……



杨帆所要做的,也就是在这个序列表中,增加上一个随机的变量,不管代表着镰骷入侵者的指针偏移到哪里,只要按一下钮,整个山都附近千余个门户中的下一个入侵者,都会立刻会被传送到他自己所在的这道传送门前。



假使是整个山都里都没有镰骷人的出现,这个程序也会自行扩大搜索范围,到整个万门之虚的范围里面去搜寻。



这下好了,杨帆这里现在算是真真正正变成定点刷怪了,而且,还是开了作弊器的那种。



就连杨帆自己都没有想到,事情竟会突然间变得如此容易,五位数的密码,在一瞬间就被自己破解,而整个万门之虚诺大的一个传送网络,竟然没有丁点像样的防守,被他直接找到主控中心更改了指针序列。



只不过,杨帆也不敢把事情做的太过于明显,他自己在这处刷的镰骷多了,他旁边的那上下两刀,距离自己的传送门不过是一个号位之差的两处所在,也跟着一起沾了他的光了。



只要状态良好,平安无事,每过上几分钟,杨帆就会控制着指针,让那两位的传送门中也刷出一两个镰骷来。



整个万门之虚超过万余道的传送门,被十三都平分下去,每一都差不多都是千余号的样子,那可是时时刻刻都在刷怪呀。



杨帆在程序上做出这么一点更改,分摊到万余号人的身上,那根本就是一个不显山不露水的事,毕竟这本来就是需要点人品的一个勾当。



山下边,镰骷连刷,山上边,负责监控统筹整个小队状况的马飞可就越来越纳闷了,虽然他没有亲眼看到杨帆在那里做手脚的过程,但是山下边那种异乎寻常的刷怪速度,显然已经不能只是用人品好来形容的了。



“乾道,坎道,你们那里刷怪的速度怎么样?”通过联络卡,马飞先是向上下两边的同侪们询问着。



“嗯?没什么呀?还算正常吧,怎么,你那里发现什么问题了吗?”



“哦,没什么,我只是随便问一问……”还算正常的?马飞挂断了联络卡,抬头又看了看山下,远处那三个人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杀戮。



这时候,距离刷怪速度莫名的增加已经过去了半日时光,仅仅是这半日里,山脚下的三个人,每人少说也已经挣到了六、七分了。



别看说起来六、七分不算多,可要是放到平日里,至少可以抵得上他们一个月的努力,同时这也就意味着,从开始到结束,他们每个人平均已经干掉六、七十只镰骷了……



就算强如杨帆,深知镰骷的属性,每一次的攻击都是有的放矢,基本上都是在数秒内就解决了战斗,但这六、七十场的连战下来,也即将油尽灯枯了。



更别说风刀和猫又这两人还远远达不到杨帆的操作水平,一旦遇到了实力相当的对手,几乎每场都是以缠斗开始、以险胜结束,到了现在,腿也酸了,腰也僵了,手也软了,浑身上下更是伤痕累累,就连包扎都没有什么功夫去弄妥。



看来,极限就是在这儿了,正好也到了快要换班的时间了,感觉了一下身体的状况,杨帆终于停止了疯狂的召唤。



“爽,真他妈的爽!”二队人来,一队打道收队,猫又亮出指爪,扣剔着爪间的血迹,意犹未尽的吼道。



风刀低头擦拭着手里的长刀,没有说话,但是偶尔抬起的眼里,冰冷嗜血的目光,无疑表明他对这般充实的一天也同样深觉过瘾。



“是啊,要是天天都如此,你那一千多功勋的宏愿,很快就可以实现了。”马飞的眼睛看着猫又,顺口接道,眼角的余光却随时盯住了杨帆,“至于杨枵,你那五百的赎罪功勋,就更不再话下了。”



杨帆没有理会马飞旁敲侧击的试探,只是做出了普通人最该有的反应:“什么一千多功勋的宏愿?”



当今这个时代,每个人都是从血里火里熬过来的,每个人也都有属于自己的秘密。



通常说来,一起扛过枪的队友,对于这种秘密都是共享的,而那些交情好的,甚至还会将一些重要的事情相互托付,免得万一有一天不幸身殒,还有什么心思未曾了结而死不瞑目。



这在军队中可以算是一件司空见惯的事,奈何,杨帆只是标标准准的一个宅男,压根不知道应该如何跟别人搞好关系,再加上,又有虎平阳及时凑上给他捧哏,自从进入军中之后,竟然是丝毫也没觉得寂寞,觉得被人孤立……



在军队里的几个月时间,就给他这般糊里糊涂的过来了,以至于说到这种涉及个人隐私的话题,杨帆竟然是半点都不晓得。



“呵呵,一点小事,不值一提。”猫又打了个哈哈,把话题轻描淡写的带了过去,然后把目光定在杨帆的脸上,“倒是你,还真没想到啊,今天这么密集……”



“什么小事。”风刀在旁边嗤笑一声插口道,“杨枵,我跟你说,猫又这家伙,他加入军队就是为了一条,帮助他们村子里的所有人都弄上山都的户口。”



一百点的功勋就可以买下一个山都的户口,这跟一万点积分的效果是一样的,杨帆也是参了军之后才知道有这种规矩的。



一个人就得一百,那一村人岂不是……一念及此,杨帆不由得倒抽一口冷气。



“没错,数目不多的,他们村当初被镰骷人血洗,除了他就只剩下十几个人了。”见到杨帆惊诧的表情,风刀解释道。



“那也比你好,至少我攒了功勋还有花的地方,你呢,想花都没处花去。”听了风刀的揭短,猫又不禁反唇相讥。



风刀的情形跟猫又其实差不太多,故乡同样是被镰骷人血洗,不同的只是,风刀的故乡,除了他自己,再没有一个人活下来,所以他才会选择了参军杀怪,那是憋足了劲只为屠戮镰骷人来解恨。



“算了、算了,这些伤心事就不要再说了,今天杀怪杀的痛快,走,一会儿一块喝酒去!”见到风刀眼中多了些黯然,猫又拍拍杨帆的肩,转移了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