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末世卡徒

当地球已面貌不再,当世间如幽冥鬼域,当人类面临生死存亡的危机,科技失落,民智...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7~8章 暗黑酒吧
章节列表
第7~8章 暗黑酒吧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同志们,网站举办了一个网络文学十年盘点的活动,嗯,不仅仅是网站,其他网站的作品也可以参加。不管是看正版的还是看盗贴的,有空的时候来17k看看,给俺的《数据侠客行》投上两票吧!!!



ps:不是给《数据侠客行》投鲜花,是在十年盘点的页面上,每个17k帐号有投10票的权利,那里也可以登陆,不是主站



第七章 黑暗酒吧



一会儿喝酒去……



当猫又说出这话的时候,杨帆还一心以为,这只是句普通的客套话而已,就好像是两个老熟人见了面,稍一寒暄,其中一个便会对着另一个说道,走,上我们家吃饭去。



实际上人家家里根本就没准备饭菜的,这说辞只是一种客套,而被请的如果真的答应下来,只能说这个人的心眼未免实得没了缝。



不过,今天的事实却是,当巡逻队的一群人回转了基地之后,吃过跳蚤、蟑螂煮成的晚餐,再洗去一身的臭汗,风刀和猫又还真的来到杨帆的面前,要请他去酒吧喝酒去。



酒吧?这鬼地方竟然还有酒吧么?



听到这句话,杨帆的心中不免再生出几分惊讶,满怀好奇的跟随在风刀、猫又和马飞的身后,一同来到了基地外围的一座传送阵前。



通往酒吧的路跟平日里外出巡逻的路线果然是完全不一样的,风刀将自己的身份识别卡插入卡槽,输入了一个编号,又划去了八十个积分,传送门的漩涡才缓缓转动了起来。



“这个是门票,一个人二十个积分。”向杨帆稍作解释,风刀、猫又、马飞依次走进门中。



哗!二十个积分,那也就相当于是一个人整整六十天的饭钱,这门票可真够贵的,杨帆心中嘀咕着,脚下却一步不落的随之走入传送门。



一黑一亮间,传送完成,意识刚刚重新归位,震耳欲聋的摇滚嘈声已经在杨帆的耳边炸响,那旋律既是熟悉又是陌生,让杨帆心中恍然生出一种难以言喻的独特感受。



传送阵直接把四个人送到了酒吧的大厅内,这是一座面积大到了夸张地步的娱乐场所,至少以杨帆现今团级的目力,一眼看过去,愣是没有看到与门口对应的另外三边的尽头所在。



大厅里彩灯高悬,霓虹闪烁,眩光流转,配合着低沉狂野的摇滚音乐,到处透着一种及时行乐的颓唐味道。



与那摇滚音乐同时嗡嗡作响的,还有四下座中的那些顾客,有的人是觥筹交错、礼尚往来,有的人则干脆发泄情绪一样的大吼大叫,更有甚者,一男一女、一男几女甚至是几男几女,正在各自的座位上公然行着那些原始之事,浅吟低唱,淘尽欢愉……



显而易见,这里是一个自由肆意的场合,没有人会在意自己正在做着些什么,更没有人会去在乎别人在做什么。



这样的放纵场面,对于中规中矩或者说见识浅薄的这个时代的人来说,或许是不可思议,甚至是超出心理承受力的,不过对于已经两世为人的杨帆来说,却实在算不得什么,就算没吃过猪肉,难道还没见过猪跑吗?



在这里肆意放荡的那些人如果见到上个时代的滥交派对,见识到什么是换妻游戏,见识到什么是不分男女的百人群P,说不定会以为自己是圣洁无暇的呢……



对于这样的场面,杨帆只是微微一笑,既不吃惊,也不意外,这样的反应落在其余三人的眼中,却有些印证了他们的猜测——



这小子,的确不像表面看上去的那么简单,今天发生的稀奇古怪的事,就算不是他做的,也肯定与他脱不了关系。



事实上,这一点只要是白天见到那情形的人,无论是谁都可以猜出来,如若不然,凭什么杨帆这个人一来,只是在那地方一站,杀怪的速度徒然就提升起来了。



杨帆也知道他们肯定能够猜得出来,所以干脆把三个门的速度都加快了,有钱大家一起赚,有事嘛,自然也是大家一起扛,这才是做人的不二法门吧。



再说了,就算真的有人怀疑到自己头上了,凭着这个时代的人,难道还有人能高明到深入核心程序中,去翻查自己的罪证不成?山都的那个神秘人或许可以,但这里可是万门之虚,军方的所在。



事实上,杨帆还真是白担心一场了,没有人猜到是他做下的手脚,那些人顶多也就是以为,杨帆是上边有人,说不定是哪个世家的子弟,什么判罚500点功勋啊,只是表面的借口,暗中一直有人在罩着他呢。



今天三人拉了杨帆来此,倒也并非就是存了拍他马屁的念头,这个时代的人讲究的终究是实力至上。



他们这么做,是因为以杨帆今天的表现,已经充分证明了他的价值,再加上那莫须有的上面的人,这样的存在,如果还被孤立起来,那才真是见了鬼了呢!



只是对于眼前这处存在,杨帆还真的有一点点疑问:“这里……真的是万门之虚里面么?怎么会是黑的?”



要知道,万门之虚内空间破碎,宇宙规则扭曲,空间里的所有场合都是永远亮堂堂的,就好像无影灯下的手术台一般,可是这处酒吧,偏偏就是暗的,还有霓虹闪烁,如此诡异的情景,杨帆又怎能不惊奇。



“难道你不知道有种魔法叫黑暗魔法吗?这里的所有一切都是在黑暗魔法笼罩下的,据说这样做是为了营造什么气氛。”马飞撇撇嘴说道。



“不过说真的,就这样黑咕隆咚的也挺好,天天在白地里呆着,时间久了真的有些难受。就冲着这里的这份黑暗劲儿,便有人心甘情愿的掏钱买门票,每过上一段时间就会来这里呆呆。”猫又的眼眸在黑暗中闪闪发光,猫族的特征显露无遗。



“请问,各位都喝些什么?”说话间,四人已经找到了空位,一人一边坐了下来,边上已经有服务生走过来询问道。



“血腥玛丽!”“伏特加!”“爪哇咖啡!”“嗯……一杯扎啤!”进来的时候杨帆就扫视了一眼,这酒吧完全不是纯粹的酒吧概念,吧台上面几乎什么都有。



每个人都有自己习惯的饮品,轮到自己时,杨帆便也点了最习惯的。



“你好像对这里很熟。”看了杨帆的表现,三人有意无意的继续试探。



“嗯,其实我不是对这里熟,而是……”杨帆点点头,想了一个比较保险的借口,“在来这里之前,我就住在香格里拉。”



“噢,那就难怪了!”三人闻言点头,至于难怪什么,也只有他们自己才清楚了。



虽然客人非常多,酒吧的效率却高的出奇,四人寒暄了没有几句,一杯杯的酒水饮料已经送了上来。



门票的价格不菲,而这些饮料竟然还要另外付钱,风刀三人一人往服务生手中的碟上放了点东西,猫又还顺手摸了摸女服务生的P股。



杨帆全然没注意那个猫族服务生P股是如何的挺翘,因为他的眼光已经被三个同伴所放下的东西所凝固,这三人往服务生盘子上丢的竟然是……晶核,蓝色的晶核。





第八章 冤家路窄



对于军方来说,蓝色的晶核几乎没有什么用处,每一块蓝色晶核,通过官方的途径,就只能换来寥寥的两个积分,而至少要是紫色的晶核,才能作为换取功勋点的依据。



没办法,这玩意的产量实在太大了,一支巡逻小队,一天至少可以收入个十几块,而蓝晶核除了能当人工金刚石好看之外,也没什么其他的用处。



而殖装者的需求……说实话,肯放弃了学习武功或者魔法的机会来殖装的终究只是少数,而且其中有相当大的一部分,是因为自身的肢体意外残缺,而不得不去殖装的。



这一部分人,在殖装之后,都会将默认的形态固定为肢体俱全的样子,这样就可以代替那些消失了的胳膊腿儿,从而像其他正常人一样的过日子,殖装,在某种意义上说,其实就是最便宜的义肢而已。



杨帆之前还真没有想过,就这玩意还能当成货币来使用。



“怎么?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一颗蓝色的晶核等于二个积分,二十五颗蓝色等于一颗淡紫,三颗淡紫等于一颗深紫,六颗深紫等于一颗粉红,三颗粉红等于一可血红,六颗血红等于一颗黄色,三颗黄色等于一颗金色……这就是晶核付费的换算方式,在这个地方通用的,也挺方便的。”



马飞回答了杨帆的疑惑。



杨帆注意到,这种物价跟晶核换功勋体系似乎有些关联,却又不是完全正比的关联。



用晶核兑换功勋的方式是淡紫一点,深紫两点,粉红十点,血红十五点,黄色六十点,金色一百点。



但如果是按照这里的价格体系,那就是深紫等于三点,粉红十八点,血红五十六点,黄色三百三十六点,金色一千零八。



这也就意味着,在这个地方,高级晶核的价值要远远超过功勋兑换系统所体现出来的标准价值。



可是……为什么会是这样呢?高级的晶核除了殖装,难道还能有什么其他的用处么?



何况,就算是晶核等级很高,但越级也不能进行殖装的啊,否则的话,会有很大的机会被占据;而那种实力真正达到要求的人,基本都是些极其强大的近战武者或者大魔法师,也根本不缺殖装所提供的那点战力。



正是因为有了这么多的桎梏,才大幅度的降低了高级殖装对于能力者的吸引力……



杨帆犹在那里疑惑不解,其他人这时候却已经开始觥筹交错了,猫又还招来四个小姐,一人的身边坐了一个,杨帆一时半会也找不到机会发问。



坐在几人身边的小姐理所当然都是既便宜又好用的兔族,杨帆这几个人在这种地方委实算不上什么大款。



兔女郎坐在怀里一点都不老实,磨磨蹭蹭,耳鬓厮磨,这样的场面,杨帆也并非第一次应付,不过若说在眼下的现实中,倒还的的确确是第一次。



所以即便是没有精虫上脑、脸红耳热,但一时半刻之间,杨帆的手还是有些不知道往哪里放,很有几分尴尬。



这样的情形被其他三人看在眼里,自然少不了一通取笑,同时心中也颇有些意外杨帆竟然是个雏儿,纷纷开玩笑说要给杨帆身边的女子两封红包,让她帮杨帆开开荤。



这种不咸不淡的黄色笑话,似乎无论在哪个时代都是一样的,杨帆委实不善应付,只好含混推诿着,不停的喝酒遮掩过去,反正相比其人他手中的血腥玛丽、伏特加,他喝的那东西就像是白水一样。



“唉,我说兄弟啊,你要学会及时行乐呀!咱们军队的人,既没有猎者那么好的待遇,也不及雇佣猎者挣的钱多,说来说去也就只剩下了两个乐趣……”看到杨帆局促的反应,猫又拍了拍杨帆的肩头,大声的说着。



“一个就是能杀掉那些镰骷,既解恨又过瘾,再一个就是能时不时的到这地方来整上两盅,该喝酒的喝酒,该**的**,既痛快又逍遥,大家说是不是?”最后一句话,猫又却是放开了嗓子对所有人说的,结果……竟然是换来了满堂的喝彩,看来这地方前后左右貌似都是军队里的人。



“这地方,花费可是不便宜呢……”举手唤过来服务员,扔出一个蓝色晶核,再添了一杯扎啤,杨帆不由苦笑的道。



其实不光他喝啤酒仿佛喝水一样,一旁里,猫又和马飞喝起烈酒来也一个劲儿的跟往脖腔里倒,只有不苟言笑的风刀不喝酒,可他面前的咖啡也一杯接着一杯不停续着。



“会来这地方的,都是些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主儿,能够爽几天就是几天,谁都没惦着能升官发财往上爬。我的晶核另还有其他用处,所以到这儿从来都是风刀请客,他可是个财主。”伸手指了指风刀,猫又看上去已经有了几分醉意。



“其实,要不是想攒功勋换户口,把晶核在这里兑换了才是最实在的,比起在基地值多了!对了,兄弟,我们是走投无路,你又是为什么到军队里来的。”



“我?我不是犯了事,被充军吗?你们都知道啊。”杨帆继续苦笑着,猫又似乎真的醉了。



“噢,对了,五百赎罪功勋,五百,哈哈!”猫又用力拍了一下脑门,好像刚才想起来一样的,大笑了两声,接着又拍了拍杨帆的肩膀,“你是五百我是一千,咱们兄弟俩有缘呀,来,我们走一个。”



干完了杯,猫又醉醺醺再度纳闷的道:“不过……五百功勋,兄弟你究竟犯了啥大事了,一下子会被罚的这么多?”



“说实话,我还真没犯什么大事,或许真的就像当初你们猜的那样,我偷了议长他们家的闺女吧!不过,我自己都不知道。”杨帆闻言有些颓然的叹了口气。



不过只看猫又等人的脸色,杨帆就知道他的这个说法,显然不能令几个队友满意,想了想,他干脆选择了老实交代:“事实上,我是一个卡徒,零界那帮家伙想让我给他们干事,我没有同意,他们就把我送到这地方来了。”



这件事,其实还真不算是什么不得了的大秘密,队友之间,似乎也没有什么隐瞒的必要。



听到这个说法,猫又三人同时呆滞了几秒钟,继而不约而同的苦笑起来:“零界?那还真是冤家路窄呢,这个酒吧,貌似也是零界开的呢。”



“如果不是零界,还有哪个组织有这样的实力,能把十三都的军官都聚拢起来,在万门之虚这种地方建起这么一座巨大的酒吧?”



听了三人的言语之后,杨帆再度向四周望去,还真的,周围的那些人群里,有面色苍白的血族,有如风刀一般头发泛蓝的风族,有皮肤砂石一样的土族,有站在那里就影影绰绰,像随时会消失似的的影族……



形形**,却都是些山都几乎见不到过的稀少种族,想来都是其余那十二都的基地里的士兵。



“不过,零界想要逼迫别人加入的话,通常都是正大光明的使用那些下流的手段呢,就算事情做不成一般也不会过分的逼迫,怎么单单对你会做得如此过分?”



杨帆摇头无语,对于这件事,直到现在他还有不少疑惑呢,当初的审判庭上,零界诸人的反应,显然是不希望自己到军营来的,学院那边自然也是差不多的想法,而自己最终的定刑,却是主审官一锤定音的特意独行,别人谁都没有办法改变。



难道……真的只是因为自己是个卡徒?



“嗤!”听了杨帆的推测,猫又三人一同笑了起来,“卡徒?如果是在内城的话,卡徒这个身份或许还挺神秘的,不过在这地方,实在算不得什么的,知道吗,卡徒早就不流行喽,现在流行的是——晶匠!”



“晶匠?”



如果觉得写的还凑合,请来www.17k.com正版订阅支持作者,没有订阅,鲜花也行,没有鲜花,点击也成……



您的一次轻轻点击,温暖我整个码字人生。一起看文学网(www.17k.com)玄幻奇幻频道,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