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末世卡徒

当地球已面貌不再,当世间如幽冥鬼域,当人类面临生死存亡的危机,科技失落,民智...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3~4章 我才是受害者啊
章节列表
第3~4章 我才是受害者啊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第三章 我才是受害者啊



简直是穿越时空的呼唤呀!



在这个文明濒临灭绝的时代,竟能听到来自小孩子的这般高科技的呐喊,杨帆一时陷入遐想,直到沐惘拉扯的动作将他唤醒,他狠狠打个激灵,方才开始疑惑……



“下一集?什么下一集?哪里来的下一集?”



“刚才放的电影吗?”沐惘揪着杨帆的衣角撒起娇来,“那个大怪物被杀掉了,可它不是还留下了好几颗蛋么?后面怎么样了吗?”



原来是这么个下一集,听了小丫头的话,杨帆摇头苦笑。



在影片结尾的地方留个尾巴,如果票房好的话,就可以接着尾巴拍续集,在二十五世纪,这实在是再平常不过的做法。



但是,杨帆知道这个,这个时代的人可不晓得呀,看了那尾巴,小丫头会那么想也是理所当然的。



留什么尾巴吗,真是害死个人了!杨帆心底抱怨,不得不开始耐心向小丫头解释,那个尾巴是惯例,有也不代表任何意义。



“杨哥哥,我不管,我不管!没有……没有你就变一个出来吗?你这么神通广大……”小丫头耍起赖来。



“变一个出来,我倒是想,那也得能呀!”杨帆一边说着一边逐渐往门外蹭去,小丫头这种状态,说不得就是下一个血腥惨案的开始,他可不想成为下一个牺牲品。



可惜,他觉悟的太晚了……



“我不管!我不管!我不管啦!嗤啦……”伴着小丫头撒泼的呐喊,一声裂帛之响。



若光是衣服破了倒也罢了,问题是衣服破裂的最后一刻,还传递了一道揪扯之力,而且,是杨帆的能力根本无法抵御的……



于是,衣服四分五裂下一秒,杨帆赤身裸体的,被小丫头带的往前一扑,好死不死合身压到了小丫头身上,男上女下,标准体位。



萝莉推倒之后,杨帆一时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伏在地上,跟小丫头大眼瞪小眼起来。



小丫头一张天真无邪的小脸近在咫尺,呼吸中带着幼儿特有的香甜,许多地方细嫩的肌肤跟杨帆裸露的地方交触着,竟带给杨帆前所未有的刺激体验。



至少,这种感觉穿越前二十几年的现实当中从来没有出现过,而且无论号称多么接近于百分百体验的虚拟世界,也从来不曾模拟出这般销魂蚀骨的感受。



自己上一辈子……简直白活吗!杨帆一颗心飘飘荡荡在半空,忘乎所以,竟不晓得起身了。



如果他还有点理智,就应该能意识到,自己可是趴在一座活火山口上呢!



杨帆色迷心窍,不知死活,原本随时都会爆发的活火山,一时间似乎也呆住了,躺在石床上瞅着杨帆,竟然一动不动。



暧昧呀!禁忌呀!香艳刺激的画面也不知持续了多久,一个人从甬道中转出,刚唤一声“杨枵”,见到眼前的画面,立时转身向后……



那一声喊,就如醍醐灌顶,一瞬间把杨帆从美梦中惊醒,对着来者背影,杨帆悲愤莫名:“沐姐姐,不是我,我……我才是受害者呀!”



刚刚进门的,除了沐嫀还能有谁?



就算要解释,赤身裸体的也不是回事呀,杨帆伸手去取另一套衣服的功夫,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小丫头却一溜烟的跑出门去,一个虎扑吊在了沐嫀脖子上,委屈万分的说道:“姐姐姐姐,杨哥哥他欺负我!”



她竟然还学会告状了,方才的情形,再加上这么一句,杨帆的冤屈,真的是黄泥掉进裤裆里,不是那啥也是那啥了。



一瞬间,杨帆甚至怀疑,她根本就是故意的,明明什么都知道,却一直在装疯卖傻。



“沐姐姐,你听我解释……”杨帆匆匆出门。



“不用解释,我……”



好狗血的剧情,在言情小说里出现的次数,没有十亿也有八亿了吧,作者都没点新鲜创意了么?听到这处,杨帆不由肚里腹诽。



不过,沐嫀接下来的话,倒的确与传统剧情有些出入:“不用解释,我能猜到是怎么回事。”



“咦?”



“我来就是想告诉你,送沐惘去山都学府的事,刚刚村里已经定下了。”



这件事其实毫无悬念,如果是其它旅级高手倒也罢了,像小丫头这样的,整天正事不干净会帮倒忙,送她走简直是送走了一颗定时炸弹,得敲锣打鼓的庆祝呀。



虽然说这样就得给她报销路费、学费、住宿费……那似乎也都无关紧要了。



只不过,沐嫀专门跑来告诉自己这个做什么?小丫头跟自己又没有实质性的联系,只是因为她跟自己是那种关系,小丫头又是她的妹妹,这才有了牵连。



而且,就算小丫头要走,似乎也得等到三月三的山都祭吧?山都祭最初三天之外的时间,山都传送阵对外人压根不开,一向只传出不传进的。



沐嫀这样说是什么意思?她是在变相的提醒自己,她同样将很快离开这里定居山都了吗?



那也是一定的,白蚁潮事后,树屋五颗大树当然再没有任何理由拖延发放给她的植木印记,所以此刻,她早已是金刚植木双团级的能力者了。



植木能力修行完毕,如果沐惘也进山都学府的话,她在柘村……似乎就没有任何牵挂了,当然也包括,自己这个沐祖临终前硬塞给她的丈夫。



那无纸婚书,她究竟愿意还是不愿,到时候不过是一句话的事。



那么,她来通知自己,究竟是想告诉自己,时日已经不多,自己可要抓紧时间努力,在山都祭来临之前,得到驻居山都的资格呢?



还是说,那根本是一种变相的警告,让自己干脆断了念头再别痴心妄想呢?



如果是往日,杨帆不觉得沐嫀会是这般尖酸刻薄的女人,只不过……见到刚才自己与沐惘那暧昧的一幕,短暂的出离愤怒失去理智似乎也是可以理解的……



杨帆一时间柔肠百转,莫衷一是。





第四章 出发,去山都!



沐嫀的话,杨帆想来想去想不明白,二十几岁的宅男,揣摩女人心理实在不是他的强项。



不过无论那话的涵义是什么,接下来他都必须努力了,不仅仅因为沐嫀的警告,事实上还有更多的威胁正在逐渐向他逼近……



他免费公映的电影的确教会了柘村人不少东西,包括上代文明的常识,包括现世人所不知道的秘辛,包括战斗中的某些技巧,当然,还有最令他心烦意乱的一条——正确的审美观!



原本柘村人娶妻生子,都是从实用性的角度触发,身体越棒越好,越能干活越好,P股越大越容易生养越好……



但是现在呢,看多了大屏幕上的俊男靓女,柘村的男人终于渐渐意识到,什么才叫做真正的美。



不是虎鼻豹眼,不是肌肉贲张,不是能生撕猛兽,而是……沐嫀沐草沐惘这一型的,与战斗能力生育能力全然无干。



于是,几夜之间,杨帆便多出了数个竞争对手,都是村里的棒小伙子,甚至……还包括村长候选岩藏。



至于沐祖的遗嘱……套用电影里的一句经典台词,只要还没结婚,谁都有机会吗!



而且,这些人学习能力那都是相当的强悍,往往头天晚上看完电影,第二天电影里的创意便花样翻新的使到了沐嫀身上。



整个冬季,全然无事,不需要劳作,没有生存压力,每日里除了吃睡,便是锻炼身体,用个通俗点的说法,这就是生养的季节呀。



尤其是一些年龄已经达标的村民,如果这段时间再把不到女人,就不得不去参加明年三月的山都祭,一想到这个,他们又怎能不踊跃积极。



所以,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杨帆的心情空前的糟糕……



预定好的教育计划还能按部就班的实行,可是剩下的,无论是身体的锻炼实力的提升,还是胖子那些残次品驱程的总结归纳和开发,进度都十分的不尽如人意。



经常性的,杨帆脑里还会泛出万念俱灰破罐子破摔的想法,没经历过磨难,日子一向过的恣意放纵的宅男,一旦事情临身,往往就会变成这个样子。



关于这种状态,心理学上似乎还有个提法,不过,叫什么就不重要了,反正这个时代不可能蹦出个心理医生给他进行辅导,也没有类似功能的虚拟程式可以利用。



他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完全不晓得该如何面对沐嫀,死皮赖脸纠缠的手段他不会,也不屑用,糖衣炮弹这招他已经使过了,再用未免有些老套。



而且,就算要送,他也不知道还能送些什么……



****



日子就在杨帆忐忑不安当中一天天过去,很快的下起了这年冬天的第一场雪。



这地方在前世叫做云贵高原,海拔颇高,原本到了冬天,气候虽然还算寒冷,却是很少会下雪的。



只是现在,似乎是受了大辐射影响,第一场雪十二月底就下了,温度那是相当的低。



地表植被的叶子早就褪尽了,大地上一片雪白,玉树琼花,天空里浓绿色的空气也直压下来,浓墨重彩。



浓绿色的气体性质古怪,呼吸的多了容易引发被称作死痕的绝症,耀眼的雪地上,足迹又容易被追踪到……



所以村民的外出早已经被勒令禁止了,完全处于冬眠状态,好像熊瞎子一样。



但这对打定了主意在山洞里过活的村民,显然不会有什么影响。



日子于是继续一天天溜过,没什么值得大书特书的事情发生。



又过了段时间,就到了阳历二月出头,阴历正月初一,原本被称作新年的节日了,也既杨帆穿越之后的第一个新年。



这理所当然应该是个喜庆的日子,贴福字,放鞭炮,包饺子,吃团圆饭,看春节晚会,穿新衣,大拜年……



只不过,好端端一个新年,却被柘村人过的冷冷清清,平平淡淡。



所有人都知道要过年了,所有人也明白过年的意义,可是到最后,不过全村人凑作一堆,在大厅里吃了顿好的,不见虫尸,只有熊肉的大餐,相互拱手拜了拜年,然后,就都该干嘛干嘛去了……



鞭炮不敢放,此时万籁俱寂,鞭炮声容易把镰骷人引来,这是情有可原,可是……福字不贴、饺子不包、新衣服不穿,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吧?



直到又一个月过后,杨帆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



原来对于这个时代的人来说,过年不是什么大日子,山都祭才是呢。



上一年的结束,新一年的开始,全部都将在山都祭的七天里体现出来,新年根本不具备任何意义。



总之,刚刚进入三月份,距离山都祭还有三天呢,溶洞里村人已经开始忙碌起来……



此时此刻,山洞外树叶发芽草枝再生,大地重披新绿,天空里阴云密布,惊雷声声阵雨时时,倒正是忙碌的好时节,任他们再怎么闹腾,镰骷人都不可能发现了。



他们忙碌于把去年搬进山洞的铺盖零碎整理打包,准备搬回树屋上去;



忙碌于将住了一整个冬天的溶洞清扫一遍,封闭门户;



忙碌于将上年的猎物分门别类,统计收获,登记造册;



忙碌于举办庆典,庆贺上一年的收成,祈祷新一年的收获;



当然,最主要忙碌的还是——去山都!



您的一次轻轻点击,温暖我整个码字人生。一起看文学网(www.17k.com)玄幻奇幻频道,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