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末世卡徒

当地球已面貌不再,当世间如幽冥鬼域,当人类面临生死存亡的危机,科技失落,民智...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六章 十年育树百年育人
章节列表
第十六章 十年育树百年育人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讲座的事推给了虚拟的程序,那么杨帆本人,他又在做些什么呢?他正在给自己将来的学生们计划教程,划定范围呢。



放到前世,这通常是考试将来时,老师们才会做的事,杨帆这样做当然不是为了应付考试,而是没有办法。



二十五世纪的课程五花八门,叫人眼花缭乱,就算是义务教育范围的内容,都几乎囊括了所有学科所有领域。



可事实上呢,这个时代的人不需要学习历史,不需要学习政治,不需要学习法律,不需要学习外语,不需要学习经济,当然,也没有那时间与精力学习音乐学习美术学习书法学习古文……



他们需要的是务实而致用的知识,教育卡里的内容虽然全面详实,毕竟已经相隔了八百年,其中一半已全然无用必须删除,剩下的一半的一半,还需要增删改良。



比如说地理,八百年前的地理知识或许管用,但是大辐射引发了两级冰川融化,海水水位上涨,海水水位上涨又势必引发地壳活动导致地震火山频繁,历经八百年变迁,八百年前的地图,早已经不适用于现今的时代了。



比如说军事素质教育,八百年前人的体质、反应、耐力普遍逊于当代,当年按照最科学的方法确定出来的训练方法、标准,显然已经无法沿用到这个时代。



又比如说生物学,嗯……这个例子前面已经举过了。



总之,直接可以教授的,除了一切知识基础的文字,一切理科基础的数学,其它大部分都需要改进,杨帆现在做的,就是在制定标准,为了教化众生普及教育提纲挈领式的标准。



作为一个从八百年前穿越来的古人,这件事乍看起来简单,只有在真正处理起来的时候,杨帆才逐渐体会到,教育工作者的不易。



要考虑到教育的目的,过程的趣味性,被教育者的基础,还要顾及到现有器材所能进行的教学实践,没有实践会让受教育者脱离实际,眼高手低,过量的实践又需要大量功能不同的实验器材……



且不说这些细节性的东西,单只学科的圈定,系统性知识的分门别类,就费了杨帆好大脑筋,时代变了,需求变了,这些事也只有与时俱进呀!



以数学为基础,衍生的应用性门类分别包括基础编程学、统计学、信息学、系统控制学……



以生物医学为基础有病理学、病毒学、运动医学、内科外科神经科等等学科以及生物学、基因学……



以军事应用为目的的后勤、情报、野外生存、机械操作、军事素质训练……



以物理化学为基础的食品化工学、有机化学、建筑学、光学、理论物理、理论化学……



而且,这还仅仅是最基础的分类呢,继续深入下去的话,每个领域都需要继续掌握更深几级的知识,才能够达到二十五世纪科技的通用标准。



更麻烦的是,往往任意两个或三个领域联合起来,就能衍生出一门新的学科,而新的学科与新的学科,又能生出新的来,就如此子又生孙,孙又生子,无穷尽矣……



自从进入二十五世纪,人类在科技异能方面虽然屡获突破,却久久没有质的飞跃,可以说就是陷入了这种无穷无尽的领域怪圈了。



学无止境,所学愈多,便愈加知道自己所知甚少,此诚真理。



而且随着科技愈来愈发展,人们也愈来愈认识到,人类的所知并不是平面上的一个圈,圈子越大,与外围接触的边缘越多。



事实上那更像一个球,甚至……四维五维世界里的一个封闭空间,随着已知部分的增多,其与未知部分的接触面,是指数级上升的。



****



经过一段时间努力,杨帆大体完成了从幼教到小学毕业的教育体系,经过删减改后的内容,如果不出意外,应该可以在两年之内,让认真学习的人达到小学毕业的水平。



暂时来说,这张进度表已经够用了,更高级课程的制定需要花费数以倍计的精力,而眼下,杨帆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首先是修复那几台被数据空间格式化了的脑维仪,精神与时间隔离的脑维世界,是二十五世纪最高科技的体现,也是让眼前这群蒙昧无知的村民能够最快速度获得进步的捷径。



这件事倒是不难,有杨帆的手机就足够了,这是二十五世纪操作系统的特性,只要拥有一个,就可以对其它大部分通用型号的系统进行初始化,而且可以根据硬件情况自行适应。



虽然脑维仪统共只有十余台,采用轮换制也可以让柘村三分之一的人享受到时间加快的优待了,而且,亲身感受这种高科技带来的便利,也有利于激发这些人的学习热忱。



脑维仪之外,是一桩需要手工作业的活计,就不那么容易了——



将几张数据卡中被消磁清洗过的通讯仪器与普通读卡器组合,并安装上功能简单的系统,好让柘村人学到编程基础的时候,能够在上面进行简单的实践。



这种手工作业委实不是杨帆的强项,硬件方面更非他的专长,虽然从杂志上面找到了详尽而完备的操作流程,一无手艺二无材料的杨帆,最终还是将之做成了一种怪胎。



通讯器大小与手机差不多,读卡器更是手机功能的简化版,而两者间相连的数据回路……



这么说吧,如果输出端的通讯器相当于普通人的脑袋,读卡器相当于人的脚,那么这个人,肯定是个躯干大过鲸鱼的畸形。



硬件不是我的强项,到这时,杨帆终于有所觉悟。



不过,虽然难看,要做的东西还是得做,他手边材料有限,最实用而且能让柘村人领略到高科技美妙之处的,也就是与数据卡系统紧密相关的编程学了。



虽然两者的纠缠到最后会混乱到无以复加的程度,甚至贯穿了整个二十五世纪中后期的科研领域,但也正因此,是最容易上手的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