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末世卡徒

当地球已面貌不再,当世间如幽冥鬼域,当人类面临生死存亡的危机,科技失落,民智...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八章 神秘的信
章节列表
第八章 神秘的信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嬉戏的人狗身上,沐嫀觉出几丝不妥,赶紧拿出衣服,遮住了沐惘**的上身。



显然,经过杨帆提点,她已经知道了沐惘的真实性别,虽然孩子未发育到男女有别的程度,但被一圈人这样看着,总也不太像话吧?



给沐惘披衣服的时候,她的手不可避免的擦过了牦狗的长毛。



当这一幕出现,全村人倒抽了一口冷气,对于沐嫀动物莫近的体质,他们可是知之甚深啊。



让她这样去触摸一个师级怪物,那简直就是老虎嘴里拔牙,和尚头上打伞吗……



但让一圈人跌破眼镜的是,对于沐嫀的冒犯,牦狗毫无感觉。



唔,也不能说是毫无感觉,至少它淡淡扭头看了沐嫀一眼,然后黑亮的眼珠里透出了几分疑惑,忽然探鼻出来,开始对着沐嫀闻嗅起来。



沐嫀身体微微颤抖,不是害怕,而是兴奋,似乎还是第一次遇到……对自己的触摸显得并不是那么抗拒的动物呢?哪怕……是个恐怖的师级野兽。



只不过,刚才那幕是真的吗?不会只是自己的幻觉吧?沐嫀情绪激荡,真的有些分不清现实虚幻了,所以,她干脆用行动来证明自己的推测。



她直接伸出手来,在牦狗脖颈中又摸了一把。



没有反应!没有抗拒的反应,牦狗甚至还仰起了脖,很舒服的叫了一声。



这是真的,不是在做梦?



沐嫀浑身战栗,伸手又摸,“汪”,摸,“汪”,摸,“汪”……



沐嫀摸了十几下,牦狗也叫了十几声,素来冷静的女子,似乎已经陷入了一种狂热,如果没有人打断,一时半会肯定是不会停下来了。



这种匪夷所思的默契,不光让柘村人下巴掉了一地,就连沐惘也是满脸疑惑,在她印象中,连她跟大白都没有过这种默契呢。



牦狗性格沉静,对于她的胡闹,都是从旁看着,很少有亲身参与的……



不傀是对这只狗最了解的人,揽着牦狗脖颈,几秒钟之后,她终于弄明白了个中原因,原来在牦狗脖颈下方,那尺许余长的垂毛当中,绑了一条链带,链带下方系着一个竹筒,是牦狗以前身上所没有的。



它一摸便叫的原因,似乎就是想告知沐惘沐嫀,脖子下面多了这玩意。



竹筒两头封口,取下来拔出塞子,里面是薄薄几张纸片,距离太远看不清楚,但纸面上几个大字却很明显,“给嫀嫀,妈妈留”。



这只狗,原来还是个信使,不光是来寻找沐惘的,还带来了沐嫀那个自从记事之后就从未见过的母亲的亲笔信。



沐嫀面无表情的接过了那几张纸,不是不激动,不是不惊讶,大象无形,大音稀声,大情……也许就是这样无动于衷了吧。



信上究竟写些什么没人知道,但全村人都屏息静气的看着,看着沐嫀读着那几张看起来虽薄,实则重愈千钧的纸片。



十余年的母子分离,十余年的孤独,十余年的寂寞,十余年的痛苦……又岂是薄薄几张纸片三言两语所能承载的……



不过似乎,还真就承下了,而且一点也不复杂,至少沐嫀摊开纸张,三两眼扫过,竟然就明白了,脸上开始露出一种释然的表情。



“沐惘的确是我的妹妹,跟我同父同母的亲姐妹。从今天开始,她就在柘村住下了,还请大家多多关照。”读完信,收起纸片,沐嫀清清嗓子,就对在场所有人柘村人说道。



“妹妹。嗯?妹妹?咦咦咦,还是……同父同母?!”听了沐嫀的宣告,一村人惊呼,很是转了几个弯才明白沐嫀说了些什么。



第一个弯自然是沐惘竟是妹妹而不是弟弟的事实,第二个弯则是……怎么可能是同父同母啊?



沐嫀父亲死的可早呢,就算是遗腹子,看沐惘的年岁,时间也对不上啊?



一村人稀里糊涂,莫名其妙,百思不得其解,沐嫀却似乎什么都明白了,就通过那几张统共没多少字的纸。



“嗯,一起留下来的,还有它。”沐嫀拍拍身边的牦狗,就好像久别的老朋友一样,“大家可能不记得了,它其实也在柘村住过的,如果没记错的话,当初它的名字叫斑比。”



“斑比?斑比?”一村人喃喃自语,半晌之后,终于有些老人恍然大悟,“它是斑比,当初你爹妈养的那个……”



似乎,牦狗斑比是十几年前,沐嫀父母所豢养的宠物,只是后来,沐嫀父母消失之后,它也随之而去,便没有多少人记得了。



当然,当年它只是只弱小的连级,与现在的师级实力天差地别也是一个重要原因。



纸片上到底写了些什么,没有人能够猜到,那简直就像天书一样,从此以后,成为柘村茶余饭后大家议论最多的话题。



当然那都是后话了,眼下,沐嫀已经发了话,沐惘与牦狗的归属,也就这样定下了。



照例,晚上一村人聚在一起又吃了顿好的,一方面为沐祖的故去而哀悼,一方面庆贺新成员的加入,红事白事一起办……接近原始的时代,也就没有那么多讲究了。



饭桌上,一村人于是又见识了,沐惘与她那具小小身躯完全不相符的另一面。



面对大盘大盘的食物,沐惘裂开后槽牙,甩开腮帮子,当真如长江流水,直似那风卷残云。



在这个时代,由于体质变异,再加上终日劳动的关系,人人都是大肚汉,一村山族的柘村人就更是如此,所以每份积分的分量那都是很足的。



可是见了沐惘的表演,这些大肚汉也只能生出既生瑜何生亮的感慨,更令人佩服的是,一边大口大口吞咽这些东西,沐惘还能一边盯着其它食物狂流口水,滔滔不绝。



沐嫀帮她擦了几回不见效果,忍不住说了她几句,结果小丫头一指杨帆理直气壮:“这可是杨哥哥教我的,说是种很厉害的修炼方式呢。”



“嗯?”沐嫀斜眼看向杨帆。



“啊哈哈,今天天气真好呀!”杨帆掉头左顾,心中尚且庆幸:幸好,幸好,小丫头不是一边揉胸脯一边那么说话的……



新书榜需要大家支持呀,期望大家的鲜花,拜托……



您的一次轻轻点击,温暖我整个码字人生。一起看文学网(www.17k.com)玄幻奇幻频道,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