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末世卡徒

当地球已面貌不再,当世间如幽冥鬼域,当人类面临生死存亡的危机,科技失落,民智...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章 冰女敖丹
章节列表
第三章 冰女敖丹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你应该洗澡的地方在这里,这是毛巾,这是皂角,晓得怎么用吧?”普及完了**增大按摩术知识,杨帆领沐惘来到一边的女性温泉。



这时所有村民都正在先祖之地开会呢,自然可以长驱直入不需避讳,事实上就算有人也没什么,在这方面,这个时代貌似比二十五世纪还要开放的多。



虽然无知,对于诸如洗澡洗头洗衣服这些生活基本技,沐惘似乎并不陌生,杨帆略略一提她也就明白了。



“你先在这里洗着,我去给你拿身衣裳。”这般叮嘱着转身离开的时候,杨帆就看到,沐惘两只小手,兀自在胸脯上搓动着……



储备日用品的库房,距离村落标志性建筑传送阵只是一道之隔,当杨帆来到库房的时候,便已经看到,传送阵所在的大型石室里,被柘村村民围的水泄不通。



似乎是村民大会已经开完,并且以大多数票通过了紧急呼叫方案。



这个时代的开会效率,显然远非二十五世纪能及,杨帆带着沐惘去洗澡,一路没有丝毫耽搁,仅仅是花费了几十秒种讲解了一下按摩知识而已,这边竟然就开会完毕,得出结果甚至已传达完消息只等待回应了……



这种决议效率,杨帆甚至想象不到,他们究竟怎么做到的。



当他经过的时候,刻画于地面上的传送阵恰好亮过了一道闪光,闪光过后,一个……



怎么说呢,简直就是小孩子在纸上新手涂鸦画出来的作品,歪七扭八,一塌糊涂,惨不忍睹,语言根本无法形容,完全就是不该存在于现实世界的那么一个怪物就突然出现在大家面前。



怪物脑袋顶上还顶着个四位数的编号:1567,不是刻印在身体上的,而是直接漂浮在头顶上——如果那真的算是怪物的头顶的话——就好像灵魂脑袋上的光圈一样。



见到怪物,柘村人丛里立时传出几声骚动,一些人是被吓的,而少数几人,似乎是因为别的原因,比如说峦苍、岑凌、峦猛、沐草这几人。



那些人脸色为什么那么难看杨帆不清楚,但他却知道,眼前这只怪物为什么会长的那么难看。



这怪物显然是来自一种通常被叫做具现画板卡的小玩意,这种卡片的功能,是呼唤出一个具备某些通用功能的异能宠物来,只是宠物的外型很随意,持有者可以100%自行决定,只要其符合空间法则。



显然,这张卡片的持有者并不具备造型设计方面的才能,倒是有一件事令杨帆很是讶异——这种造型的宠物,竟然也能通过卡片的程序自检功能,认为其立体构型毫无问题……这大概,也是一种才能吧!



至少杨帆觉得,自己绝对没有办法在将画板宠设计的这么难看的同时,还能令其通过程序自检。



画板宠出现在传送阵中心,瞪大了自己那个……像是象形体“目”字,又好像一张嘴缺了两颗牙的眼睛,环视周围一圈,似乎确认到周围安全无事,传送阵里于是又一道闪光闪过,一个窈窕绰约的身影,便在传送中心浮现,慢慢凝聚为实体。



“你们一村人不是都在这里,安然无恙的么,为什么要紧急呼救?”女子推了推鼻梁上眼镜,严厉迫人的目光环屋一圈扫视,让所有人都低下了头。



女子明显没有山族血统,虽然身材骄人,也不过一米**的样子,可是她仰起了头从眼镜下缘看人的目光,让人感觉她简直是站在云端向下方俯视。



好“御姐”的女人!看到女子第一眼,杨帆心中便萌生出这个念头。



那身干净利落将火爆身材凸显无余的可体衣衫,那种盛气凌人颐指气使的气质,那副看上去古板老旧其实兼具多种扫描功能的黑框眼镜……



如果左手能拿一本书,右手再执一根教鞭,这女人活脱脱就是个在御宅族中人气极高的御姐教师了。



杨帆感觉还真对了,因为下一刻,峦猛沐草就垂下了头,老老实实踏前一步呼道:“敖丹老师,事情是这样的……”



“敖丹?那个冰女敖丹?”听了峦猛沐草对女子的称呼,人丛里一阵骚乱传来,这御姐的名望,原来还不仅仅只在山都内部流传呢。



流言当中,这位被叫做冰女的御姐,其称呼的来源,似乎不仅仅是她的能力,还因为她对人冷若冰霜的态度,不管是从外在,还是内里,绝对都实至名归。



众人的议论杨帆只是约略听听,并不在意,峦猛沐草对白蚁潮探险的描述他也并不在乎,因为看到敖丹的同时,他心中忽然萌生出一个念头,而且那么的强烈难以抑制……



白蚁潮探险行动,称得上一波三折,高潮迭起,精彩纷呈,至少峦猛和沐草还没有那么强的总结能力,可以三言两语就将事情描述清楚,再加上敖丹本身的威压,这番叙述拖拖拉拉可就长了。



不过也正因此,村民们终于第一次知道了行动的具体过程,瞄向杨帆的目光中慢慢开始带着几分敬意。



“什么?沐老头死掉了?”听着峦猛的描述,得到这个意外的消息,敖丹微微一愣,叹息一声,不过也就仅此而已。



这个世界每天都有人死去,也有人出生,频率是八百年前的许多倍,对于这种事,可以说已是见怪不怪了。



就连柘村的人,参加完葬礼以后,脸上悲戚之色也消褪不少,似乎很快就会把事情忘记,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



“嗯,你们的意思是说,镰骷族试图培养白蚁傀兽破坏森林生态,准备对我们大举进攻!”十几分钟过后,汇报总算完毕,敖丹搓颌沉思,神情明显的难看起来。



“那些事,当时有谁亲眼见过?你们又是怎么知道,那种行为叫做生物实验,并且得出上述结论的?”敖丹推推眼睛肃道。



显然,对普通人来说,这些认知已经超出了他们的知识范畴。



“是沐叔……对了,还有他,主要是他。”扫到杨帆就在一旁逡巡,峦猛手一指就把他卖了。



“喂,说你呢,进去呀!”杨帆身前的柘村人立刻分离左右,给杨帆让出一条通路。



“啊,噢!”杨帆从某种臆想中醒来,穿过人群走到敖丹身前,根本不明白怎么回事呢,只是抬手一指那惨不忍睹的卡片宠物:“敖……老师,这张卡你卖吗?需要多少积分?”



新书榜需要大家支持呀,期望大家的鲜花,拜托……



您的一次轻轻点击,温暖我整个码字人生。一起看文学网(www.17k.com)玄幻奇幻频道,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