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末世卡徒

当地球已面貌不再,当世间如幽冥鬼域,当人类面临生死存亡的危机,科技失落,民智...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章 下边……没有了!
章节列表
第一章 下边……没有了!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探险队回到了村中,迎接他们的,先是为他们凯旋归来的欢呼,旋即又是沐祖阵亡引发的一片沉默哭泣。



老人在柘村人缘相当不错,威望更高,骤然得到这个消息,无人不伤心悲痛,悲痛过后,就是老人的入葬仪式了。



在这个时代,死亡实在是很平常的事,所以下葬既不需要等待时日,也不会穿白裹素。



仅仅由几个年轻人抬着老人的尸体,全村人尾随队伍来到先祖之地——山洞侧向里许远一处山谷,然后由几个年轻人挖穴掘土,整个仪式便就开始了。



先祖之地没什么特别,只是地方隐秘,以防埋葬的尸身立刻又被野兽刨掘了去,风景秀丽,能让……长眠其中的先人们不会太寂寞。



入葬之时,全村所有人肃立于墓前,当墓坑挖好,由峦苍念一段悼词,指挥人将尸身放入填土埋好,整个仪式也就结束,虽然隆重,统共十几分钟的事。



仪式完结后,立刻就是一次涉及柘村全体村民的议事大会,因为……有件事需要全体村民共同决定。



就在沐祖坟前,峦苍诉说了他们由探查白蚁潮而引发的一系列变故,他们的整个战斗过程以及……所发现的镰骷族的阴谋。



镰骷族培养白蚁啃噬森林的计划显然才刚刚开始,而且远未结束,谁都明白,那只会是越来越严重的问题,所以这件事必须要上报山都内院知道,可是如何上报法,就需要全村人讨论决定了。



方法有两种,一种叫做等待,等待明年三月三的山都祭,村里人组团进山都,可以顺便将消息上传。



另一种则叫做危机呼救,隶属于山都管辖的数千村落,都拥有生死存亡关头向山都呼救的权利,可以请得来自山都的强者,帮村落暂时渡过难关,当然也可以通过他们将消息转达。



不过,这种呼救是很严肃的事,如果不是在真正攸关性命的时候使用,有可能被山都列入黑名单,甚至被拒绝帮助,一段时间得不到任何援助,只能自生自灭。



这显然不是村长一人就能做出的决定……



“好多人呀!好热闹的地方啊!唔,是热闹这个词吧?”肃静的先祖之地中,下葬时还算安静的沐惘,此刻终于恢复本性了,拎着根棍子,在场中上蹿下跳大呼小叫,像只活猴子。



“沐惘,安静一点。”严肃静默的大会上,沐惘这番动作自然惹来一片目光,沐嫀忍不住开口道。



听了沐嫀的话,沐惘立刻不作声了,他的口头禅是“妈妈说过”,妈妈似乎说过,要听姐姐的话,所以沐嫀一发话他便老老实实。



只是……虽然安静了,他上蹿下跳却依旧,只是动作更轻柔,不会发出声音罢了,虽不能说话,他那挤眉弄眼的样子却更惹人发笑。



不知道的人或许会以为这是种消极的反抗,给他走了一路的探险队员们却隐隐知道,这是他正“严格”执行沐嫀的命令呢。



“也不要乱动!”摇摇头,沐嫀意识到命令的疏忽,赶忙补充一句。



“……”沐惘闻言便即不动了,站在那里,身体蠕动,面容歪扭,好像浑身上下刺痒不已,看着就让人难受。



沐嫀一阵不忍,这孩子从小跟父母一起长大,三人世界自由自在,恐怕很少受过什么管束,贸然间让他如村落里的普通孩子一样,确实难为了她,尤其是……这种村里孩子也难以忍受的严肃场合。



犹豫片刻,沐嫀伸手唤来远处一个孩子,让他领沐惘去溶洞温泉洗一个澡,换身衣服,她自己暂时是脱不开身了,身为村落五团之一,这种大事必须有他参与。



“我带他去吧!”一直关注着沐嫀情形呢,这时候杨帆走了过去。



他现在地位有些特殊,经过白蚁潮一路表现,这种大事他如果想发表意见,在场肯定没人会反对,可如果弃权,恐怕也没人会觉得少点什么,毕竟时日尚短,他的表现还不足以形成威望,并获得与之匹配的社会地位。



而且……他并非会在这种场合发表言论的人,身为研究人员的头脑,并不擅长在这种事上做决定,还不如三十六计走为上,不在这里耽误时间呢。



当然,他也有一点小小的私心,叔叔去世,忽然间又多了个弟弟,沐嫀此刻心中定然千头万绪不知所措,如果这时候自己表现的好一点,能给她分担一点,不正是给她留下印象的大好机会么。



“杨哥哥,你怎么一边走路一边流口水呀?是饿了吗?”走在路上,脑海里正意淫着某些儿童不宜的画面呢,冷不防沐惘小脸凑过来,一脸天真可爱的询问,让杨帆老脸差点不知道该往哪儿放。



“流口水,这是流口水么?这叫舌抵上颚自生津,可是很厉害的修炼方式呢。”吞下口水,杨帆满口胡柴起来,心说,幸亏这孩子什么不懂,好糊弄的紧。



“噢,噢,是吗?是吗!”果不其然,沐惘睁大眼睛连连点头听着,没有丝毫怀疑。



杨帆走的极快,当然,沐惘速度更快,转眼间两人就来到溶洞温泉池边。



“哇,好奇怪的水呀,竟然是热的!”来到温泉,不等杨帆说什么,沐惘已经撩拨着水大叫起来,等杨帆挽起袖子,还没开始动手,“扑通”一声,沐惘已经合身跳下了水,顺道溅了杨帆一脸一身。



“洗澡要先脱衣服,你妈妈难道没教你吗?”水里面拎出了沐惘,杨帆擦擦脸上水珠无奈的道。



这孩子虽然已经十二三岁了,看他动作反应,跟个七八岁的孩子也没什么区别,真不晓得他的妈妈还有那个实力强横的爸爸平时都是怎么教育他的。



杨帆一边嘀咕一边开始解沐惘的衣服,一边解一边暗暗称奇,别看这小家伙瘦的跟个猴子似的,更因为连场剧斗一身污秽,下水那么一泡,干干净净的肌肤就露出来了,竟然是个标准的小正太,眉清目秀,唇红齿白,沐嫀妈妈外貌方面的基因似乎颇是优良呢!



杨帆解衣服的时候,沐惘小脸迷糊的站着,似乎陷入了某个矛盾中:“可是,可是妈妈也说过,说过……”



沐惘的话尚未出口,杨帆已经手脚麻利的解开了扣子,将那件脏不可耐的裤子一撸到底,然后瞬间陷入呆滞:没……没有,怎么会没有?!



与此同时,沐惘的话也终于说完:“……妈妈也说过,女人不能随便在男人面前赤身露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