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末世卡徒

当地球已面貌不再,当世间如幽冥鬼域,当人类面临生死存亡的危机,科技失落,民智...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六章 死了……活着……
章节列表
第十六章 死了……活着……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杨帆用尽可能简练的方式描述着自己的来历,当然,就算想详细也做不到,以他的知识层次,还无法理解自己的穿越过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说完来历以后,他又开始用煽情的语言,描述着八百年前的人类社会,描述着当时正处于巅峰时的文明形态……杨帆觉得,那应该是沐祖很有兴趣知道的内容。



说话的时候,他很希望,沐祖能够做出一点反应,比如说,哦,原来你来自那个辉煌的时代,原来你在柘村教的那些知识,就是八百年前的先人们所掌握的呀?



可惜,一点都没有,探险队的人一个个痛哭出声,因为这个时候,沐祖已经垂下头,停止了呼吸。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心灵连线的效果始终没有消褪,杨帆竟一直可以在心底,讲述着这些,而且他能清晰的感觉到,连线的另一端,一直有人在倾听,虽然无法做出反应……



整个柘村,跟杨帆最有共同语言的那个老人,就这样走了,临走之前,还把他向期望的人生轨道上,狠狠的推了一把……



本来相识只有两月,见识差距更要以几百年计,本来,穿越的事便不可思议,就如同一场梦境一场游戏,本来……只是淡淡的一点哀思,杨帆还以为自己根本哭不出来,结果不知不觉间,他的泪水已经充满了眼眶。



无声哀悼的时候,整个场地间,就只能听见一声声剑刺击地面的单调声音。



等到众人反应过来,透过朦胧泪眼,便看到神秘少年已经离开沐嫀身上,捡起了傀掉落的一把剑,正在闷头挖土。



感受到众人注视的目光,少年扭头疑惑的道:“这个人死了。妈妈说,人死了以后,就要挖一个坑埋了,叫做入土为安,难道不是这样吗?”



“是,是,你妈妈说的没错……”一瞬间,杨帆泪流满面。



****



沐祖,就这样去了,再也活不转……



即便这是个已经可以使用魔法的世界,复活死人这种事也是根本无法做到的,异能可以让濒死的人飞快的活蹦乱跳,却挽留不住已经消逝的灵魂。



少年挖的坑最终没有用到,因为柘村有一块专门的墓地,历代先人都葬在那里。



此间事了,由峦苍擒着沐祖的尸体,探险队一行踏上了回村的路。



此刻天光微明,不知不觉间,一整夜已经过去了。



死者已矣,而活着的人,还要继续他们的生活,沐嫀一时无心说话,探险队的人,就有一句没一句的跟神秘少年聊上了天。



“你真的是杨姨的儿子吗?”岑凌轻声细气的询问,非战斗状态下的她,如果只听声音,绝对无法想象出她会是那么一种形象。



以她的年纪,对沐嫀的妈妈,当初村里的风云人物可是有相当深的印象。



“杨姨,那是谁?”神秘少年疑惑抬头。



“杨阿姨,不是你妈妈吗?你自己说的……”岑凌同样疑惑。



“杨阿姨,杨姨,哦,是这个意思,我明白了!”神秘少年恍然,岑凌松了口气,以为就要得到想要的答案,结果却看到,神秘少年扒拉指头喃喃自语起来,“妈妈说过,阿姨就是指她的姐妹。”



“我叫妈妈的姐妹是阿姨,你叫我妈妈是阿姨……”念叨半晌,少年似乎算清楚了,终于得出了结论,“这么说,你也是我的亲戚啰?我应该叫你……”少年挠挠脑袋,似乎又糊涂了。



“……”岑凌一阵无语,这个孩子,如果不是长久远离人群,对什么事都糊里糊涂的,那他的演技,绝对是影帝级的。



她不得不向开始少年解释,阿姨不仅仅只有亲戚一种意思,还可以是一种对其他人的普通称呼,结果费了半天唇舌,少年只一句就尽数挡回——妈妈没教过这些。



岑凌无奈放弃了努力,干脆换到下一个话题:“你们的村子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啊?你又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呀?你跟你的爸爸妈妈,平时都做些什么?”



“村子?我听妈妈说过,好像是许多人住在一起的地方,不过我只跟爸爸妈妈住在一起,似乎……不能叫村子吧?”少年搔搔脑袋说道。



总算明白了,少年为何这样一副天真无知的样子,原来他们一家离群索居,根本是单独居住的。



一群人暗暗敬服,在这茫茫林海,一族人共同生活还会遇到这样那样的危险,他们一家三口,竟然也可以生存下来。



“我是被这些人赶到这里来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总去家里捣乱,虽然每次爸爸都会把他们赶跑,可过段时间他们就又出现了,虽然不是同一些人……”



少年一脸平静的说着,听的人却几乎下巴都要掉到地方,神呀上帝呀以及老天爷呀,这些人可是傀呀,而且是达到红级的精英傀,听少年口气,他的爸爸,收拾这些人却就好像扫垃圾一样,都不用他妈妈帮手的,这是一种什么实力呀!



不过转念一想他们也就释然了,如果没有这种实力,他们又怎么能敢,一家人在这林海里生存!



“前几天,爸爸妈妈忽然不见了,家也进不去了,这些人忽然又来,我又打不过他们,只好一路逃……”



于是不知不觉就逃到这个地方了,虽然还有甚多疑点,事情大体也清楚了。



而且看情况,想将少年送回家基本是不可能了,逃跑的时候心急火燎,再加上少年这幅糊涂模样,想让他能认得回家的路,难度跟医院刚出生的婴儿自己爬回家恐怕没区别。



“你叫什么名字?”忽然开口的,却是沐嫀,她似乎总算从悲戚中摆脱,擦擦眼睛问道。



“姐姐,我叫沐惘,跟姐姐一个姓,惘是迷惘的惘,妈妈是这么说的。”沐惘对着沐嫀甜甜的笑起来。



您的一次轻轻点击,温暖我整个码字人生。一起看文学网(www.17k.com)玄幻奇幻频道,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