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末世卡徒

当地球已面貌不再,当世间如幽冥鬼域,当人类面临生死存亡的危机,科技失落,民智...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五章 没有白吃的午餐
章节列表
第十五章 没有白吃的午餐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她已经答应了,你呢?”这句话自然不需要用心灵连线来传达。



“我……我当然非常愿意!”简直是人生最重大之刻,虽然看都不敢看沐嫀一眼,会觉得刺目,在这个时候,杨帆却总算鼓足了最大的勇气,一扬头大声说道。



沐嫀意外的看了杨帆一眼,眼睛里似乎多了些莫名的东西……



沐祖笑了:“很好,你的决心我感受到了。不过,可不要因为这样就太过放松噢,这种承诺虽然跟订婚也差不多,甚至你俩直接同居也没有人会反对,可是……我那侄女也不是没有反悔的机会的。”



杨帆疑惑不解,沐祖详细解释道:“她回到山都训练营以后,如果心中对你有所不满,随时可以解除今天的约定,这是进入训练营的猎者的基本待遇,而且,完全不会受到亲戚朋友的指责,哪怕,最后你也能进到训练营。”



“可以说……是一种强者的特权吧,自由选择对象的特权,不必像村中的其它年轻人一样,如果村落里无法解决,就只有等每年那三天的山都祭,如果到时候还无法解决,就必须被强行指定……”



“每年的痴男怨女,因为不满意被指定的对象,发了疯一样要考进山都上院的不知道有多少呢!”



对这个时代还不太了解,不过杨帆可以推断出来,山都祭大约是相亲大会之类的东西,至于强行指定,估计那大抵是相亲大会一类的东西。



村庄里自给自足可的确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个村子统共百十来口人,年纪可以列入成亲范围的统共只有十几个,如果再分男女,一边就只有六七个了。



要从六七个人里,挑出一个自己满意的,这几率显然不会太高,而如果……这些人里,还要排除那些因为村落太小,很容易就可以追溯到亲戚关系的人,恐怕,还得去掉一半去,那就更加不可能了。



不要以为原始社会就不讲究基因遗传,这毕竟是一个曾经辉煌过的文明余晖,因为人口基数的关系,对这桩事更是额外的重视。



山都上院猎者自由选择对象的特权,与其说……那是一种特权,还不如说,是山都管理者为了让基因优秀者诞下更多后代而采取的特别措施吧?身为一个基因学者,杨帆一眼就觑出了其中要点。



其实认真说来,他与沐嫀也有些亲属关系呢,而且不算太远,沐嫀的妈妈就姓杨。



不过幸亏,这点血缘遗传到杨帆这代,刚好可以忽略不计,在这桩事上,杨帆的运气也可以用抽中大奖来形容了。



“所以呢,今天的承诺,也只是给了你一个正面表现的机会,你可要好好把握啊,在阿嫀去山都之前……”



原本以为天上掉下了大馅饼,原来老头把什么都算好了,一切决定权都在沐嫀手里,真不愧是柘村人视为智囊的人精,临死之前还能这么多道道。



不过,也正如他所说的,今天的约定,只是给了杨帆一个正面表现的机会,而这,也就足够了……



作为一个从未交过女朋友的宅男,杨帆最缺乏的,就是正面告白的勇气……以及,怎样开始的经验,那其实只是一层窗户纸,但杨帆偏偏缺乏捅破的勇气。



现在老头帮他迈出了第一步,虽然留下很多悬念,接下来,靠自己努力也就好了,这种事总归不能依赖别人的。



这般寻思着,杨帆甚至慢慢已经能够想象出,自己如何用从书中看来的泡妞手段与沐嫀先拉手,再拥抱,一垒二垒三四垒……



对一个快要死的人留口水的确不怎么礼貌,可杨帆真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嘴巴……



心灵连线与沐祖交谈的时候,探险队的急救手段也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伤口消毒包扎完毕,一些急救类的药品都已经给沐祖服下,可是……情况没有丝毫好转。



沐祖的火系魔法力,正从他身体里面,缓缓却又坚定的向外散逸,这便是一个异能者步向死亡的征兆,除了动武的时候,健康异能者只会不停从空气中吸纳能量。



忙乱一阵,探险队终于确认了老头的死已经不可挽回的事实,无可奈何的放弃了努力。



沐嫀看着叔叔苍白的老脸,面容悲戚,嘴唇微微动着,却什么话也没说出来。



沐祖挪动头颅,看看沐嫀,又艰难的扫视了一眼不明所以正无所事事的奇怪少年,勉强笑了笑:“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不过那件事,我也不是很清楚……”



“你的妈妈,的确有可能还活着,当年……我们并没有见到她的尸体。不过当时的情况,没有人认为她还能继续活着……”



“要确认他是不是你的弟弟,恐怕只有找你妈妈本人去确认了。”



沐嫀喉咙哽咽,根本说不出话来,只能用力点点头,表示自己听到了。



奇怪少年满脸疑惑的看看沐嫀,又看看沐祖,两个人关于他的对话似乎根本没有听明白。



整个现场一时无声,陷入了难言的沉默,杨帆的心底里,这时候却又再度响起了沐祖的声音:“好了,该交代的事已经交代完了,接下来……是不是能满足一个垂死老人的好奇心,告诉我……你到底是谁?究竟从哪里来?”



“这件事……话说起来可就长了……”自己的来历,虽然稀奇古怪,却并非什么不能说的秘密,尤其是对一个垂死的老人来说。



而且,隐瞒了这么久,杨帆也的确有向人倾吐的欲望:“我的名字叫杨帆,可能不太好理解,事实上,我来自八百年前……”



“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来到这个时代的,稀里糊涂,莫名其妙……”





您的一次轻轻点击,温暖我整个码字人生。一起看文学网(www.17k.com)玄幻奇幻频道,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