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末世卡徒

当地球已面貌不再,当世间如幽冥鬼域,当人类面临生死存亡的危机,科技失落,民智...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章 同样失忆,差距咋就恁么大
章节列表
第五章 同样失忆,差距咋就恁么大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杨帆小心肝七上八下正跳的厉害,旁地里募的一声喝传来:“不可!”
谢天谢地,谢谢满天神佛,好歹看在俺杨帆身为穿越主角的面上,没让俺落得个出师未捷身先死的下场!
杨帆心中正这般不着四六的鸣谢着,就听那阻拦者继续说道:“你们别忘了,他不是没用,他可是失忆了,就让他这么出去了,祸害了别的村落怎么办?”
“对呀,是呢,岩壳不说倒把这给忘了!”噼里啪啦一阵响,都是州长大叔们横拍大腿的声音,雄壮壮的肌肉,加上蒲扇般的巴掌,这一阵响真是蔚为大观。
“这么说来,也就只能把他做了?”一圈州长大叔登时目光灼灼,看定了杨帆,让杨帆丝毫也不怀疑,这个做了的提法,跟他那个时代并无二致。
怎……怎么会这样的?
原以为是天下掉下来个大救星,没成想搂住了大腿才知道,那压根是拖人入地狱的死神!
“做了?那就做了呗,有什么可惜的!”应者云从。
杨帆眼泪都出来了,还是那些个老话啊,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
泪水朦胧当中,杨帆又看了俏立一旁的兽皮美人一眼,美人姐姐却也正瞅着他呢,两人一对视,杨帆就从她眼中,看到了那么一丝不忍。
杨帆正寻思,是不是自己看花眼,美人姐姐清朗的声音已经响起:“等一下!”
“沐嫀?你有不同意见?人可是你带来的。”见是美人姐姐,最州长大叔疑道,美人姐姐的名字原来叫做沐嫀。
“人是我带来的,可我没想到你们竟打算这么做?再怎么说,杨枵也是咱们柘村的人。就算他力气小,就算他体格弱,那不代表他没用。你们知道他今天央我出去干什么去了?去探那东山岩洞……”
“前些日子地震震出的那山穴?”“我们虽然没进去去,不代表我们不敢啊,只是我们的体格……挤不进去罢了。”……
沐嫀在一群人里似乎颇具威望,虽然随着她语声,有人暗地里窃窃私语,而且说的都是事实,却也没人敢当面打断她的话茬。
“他虽然个子小,胆子可一点不小,而且,他才十六岁,力气和身体都还会长呢……”
兄弟,真是不好意思,不光占了你的身体,还得靠你做的事保住小命,听着美人姐姐的话,杨帆肚里道歉的同时又暗自庆幸,二十五变十六,大叔变正太,占便宜了!
“就算你这样说,他毕竟是失忆了呀!”杨帆如何想根本不重要,那厢里,美人姐姐阐述完了自己的观点,最州长大叔沉默有顷,就只回了这么一句。
失忆!关键就是这两个字,杨帆慢慢也听出来了。
在别的小说世界,失忆似乎是件可怜并值得同情的事,可是在这个世界,失忆二字,似乎有着异常特殊的含义,以至于不幸失忆的杨帆,先是被美人姐姐击晕擒走,现在又只能选择怎么死法而已。
大家都是失忆,做人的差距咋就恁么大呢?想想曾经看过的小说,杨帆心里郁闷无比。
最州长大叔的话让美人姐姐窒了一窒,可美人姐姐显然也并非轻易就肯放弃的人,很快便道:“不管怎样,杨枵他在柘村长大,就是咱们柘村的人。就算他失忆了,也不一定就是迷失或者被占据吧?”
“就算如此,你又能怎的?”最州长大叔便反问道。
“把他关在天牢,每天派人查看一遍,不管迷失还是被占据,应该很快就有反应。如果几个月都没生出变化,那应该就是真的失忆了。”美人姐姐显然早有考虑,毫不犹豫就说出了处理方案。
死刑变死缓,这当然是好事,不过……关押在天牢?这名词让杨帆无论如何也跟眼前这些衣衫褴褛的肌肉壮男联系起来。
“就这样把他关起来?每天干吃饭不干活?别忘了,马上就要过冬了,搜集食物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他的食物我出,该上交的我一点都不会少。”看着杨帆,美人姐姐一咬牙说道。
虽然对这世界一无所知,可是看这一圈州长大叔混的都如此凄惨,身上穿的那么清凉,锅里煮的这么腌臜,杨帆就知道,这看似简单的食物问题,肯定不是那么容易解决的。
怔怔看着美人姐姐,杨帆鼻子一酸,眼泪差点流出来。
出身是人工受精的实验品,成长的地方依次是公益保育院、幼儿园、小学、中学、大学……杨帆的宅男性格与这种经历密不可分,可以说从出生到长大,整整二十五年,杨帆还从来没有感受过,这种来自亲人一般的温暖。
却没想到,在这穿越的第一天,从一个完全陌生的女子身上感受到了。
这个世界,也许真的强过记忆中的二十五世纪!
我不知道这个世界究竟是怎样的,也不知道,我在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不过,我以我二十五年的宅男之魂发誓,只要我还活着,我一定会想尽办法,让她快乐,让她平安!
握紧拳头,杨帆偷偷发下了他平生第一个誓言。
虽然对这结果并不满意,可沐嫀既已经这样说了,一圈州长大叔也只得作罢,背起了被捆的像粽子一样的杨帆,沐嫀步出圆屋,走向所谓的天牢。
出了屋门,杨帆才募然意识到,这木屋原来是建在某巨木顶端,也不知是掏空了巨木的树心,还是因为过粗树心自然腐烂了,总而言之,他们现在是在百米之上的高空!
脑里一阵天旋地转,刚才发誓的豪勇早不知到哪里去了,甚至就连与沐嫀亲密接触的感觉,杨帆都无心体味了,心惊胆颤,小鹿乱撞,也不知过了多久,泰山猿跃终于停了。
所谓天牢,原来是六号观测点啊!压着翻江倒海的呕意,勉力打量周围一眼,杨帆心中释然。
您的一次轻轻点击,温暖我整个码字人生。一起看文学网www.17k.com玄幻奇幻频道,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