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末世卡徒

当地球已面貌不再,当世间如幽冥鬼域,当人类面临生死存亡的危机,科技失落,民智...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章 穿越第一计
章节列表
第四章 穿越第一计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何谓古往今来穿越第一计?
古语有云,三十六计走为上,那穿越之计,自然是失忆为上了。
岂不见,那芸芸网络无数穿越众,但凡话茬不济,语出有误,只要一拍额头,啊呀呀,前些日子忽然撞了脑袋,前事尽忘了。
无论怎么的疑惑,顿时烟消云散,无论怎样的质疑,顿时统统不见,自此以后,升官发财,开疆辟土,左搂右抱,大被同眠,从不在话下。
这般思忖着,杨帆便一拍脑门:“这位姐姐,你有所不知。刚才在山洞里磕了下脑袋,把在下撞的迷迷糊糊,竟然什么事都想不起来了。”
一边拍着脑门,杨帆一边舔了舔嘴巴,连他自己都纳闷的紧,这几句竟说的顺滑妥帖丝毫无碍,难道,自己在这穿越方面当真颇有天赋?
“什么?你失忆了?”都不用杨帆再装,兽皮美人一下就联想到了杨帆想让她联想到的东西,脸上意外神色一闪而逝。
“是呀,不晓得是不是撞的狠了,在下到现在也想不起自己是谁,更不知道姐姐贵姓芳名?不知道姐姐能否赐教?”
自己的口条,跟美女瞎掰不行,论到扯起谎来,似乎还是游刃有余的啊!杨帆装模作样摸着脑袋,心中自得。
若说有什么遗憾,那也就是,明明晓得装失忆是穿越必然用到的一招,刚刚在山洞里,自己为什么不事先在脑袋上撞一个包出来呢?
杨帆此刻的心情,约略就是大考完了跟同学一对卷子,占尽上风了,却偏还要故作谦虚道:哎呀,错了几处,毕竟还不是一百分亚,一分遗憾里,倒有九分自得,却是十分该打。
杨帆这点打自生下来开始,倒有大半辈子浸泡在学业上的小心思,又岂是兽皮美人能懂的,人家也根本不关心这个,杨帆只是稍一出神,便听得一声风响,回神刹那,就只能见到一蓬黑丝从肩头擦过,微微芳香从鼻端飘过……
等他明白过来,是兽皮美人从对面跃将回来,与自己擦身而过的时候,一阵剧痛已从后脑处传来,疼的他天旋地转,疼的他眼前一黑……
**您的一次轻轻点击,温暖我整个码字人生。一起看文学网www.17k.com玄幻奇幻频道,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
迷迷糊糊当中,杨帆又做了个梦……
也根本不记得梦到什么了,究竟是千篇一律的宅男生涯,还是参加野外实习那截然不同的境遇。
总而言之,到最后,依旧还是不断往无底深渊中掉落的梦……
虽然过程相同,结局却不太一样,因为这次跌到最后,不再是从惊悸中醒来,而是先“噗通”一声跌落水潭,然后一个激灵,醒了!
睁开眼睛,眼前,是只在某些电影游戏中才能见到的画面。
古旧破落的房屋,方圆七八十方,皮毛铺地,木板坐墙,草木做顶,烟熏火燎,斧凿虫蛀,没有一丝一毫平整光洁的现代化风格。
房屋当间,是一个黑乎乎也不知什么质地的大盆,盆中架着柴火,火苗跃动舔舐着上方一排吊罐铁锅,罐中黑乎乎的物事散发着杨帆从未闻过的古怪味道。
这些都不算什么,最恐怖的还是……围着火堆,一圈赛州长大叔超史泰龙的肌肉猛男,都正虎视眈眈的盯着杨帆瞧呢。
杨帆知道,自己换了副身体,根据走路时眼睛与地面的距离,他约莫判断的出,自己这副躯体的身高,大约在一百八五甚至是一米九,再不是原来那具一米七上下文弱不堪的躯体了。
由此可以判断得出,兽皮美人的身高约略在两米上下,称得上惊人了,可是见了这群肌肉猛男,杨帆才知道,那根本是自己少见多怪。
旁的不说,就说围着火堆这一圈肌肉猛男,高的比杨帆富裕两头有余,就是那矮的,遮么也有小巨人的身高,两米,那大约是女性平均还偏低的身高……
至于自己这一米**,站在这群人面前根本就是还没长开的小孩。
被一群肌肉猛男盯视着,杨帆心中讶极,一是不明白兽皮美人为什么要把自己打晕带到这里,二是疑惑……疑惑自己究竟穿越到了什么时代?
虽然事情稀奇古怪,似是而非,相比穿越的万般可能,杨帆宁愿相信手机上所显示的时间——3208年9月20日。
身为理工博士,就算经历了穿越那般不可思议的事件,还是宁愿相信科技的造物多些。
可是眼前的情形,不能不让他心生怀疑啊!
美人的兽皮装没让他怀疑,因为二十五世纪就有喜欢穿这么个性的,到了三十三世纪估计也不例外,那无可厚非。
美女的身手也没让他觉得奇怪,因为二十五世纪就已经普及了异能武技,像他这样始终手无缚鸡之力的,那才是异数中的异数呢!
可是……一个人,尤其是一个美女,穿着兽皮装那叫做个性,倘若是一帮大老爷们,或者是虽不是大老爷们,那身材那肌肉比大老爷们也差不到哪儿去的大老娘们也这么穿,杨帆就不能不疑惑,自己究竟是向前穿越到远古时代,还是向后穿越到精神病院了……
这般疑惑着,杨帆想举手擦擦头上流下的那泼醒自己的水,才愕然发现,自己两臂被禁锢,胳膊根本抬不起来。
“杨枵,你真的失忆了?”见杨帆已经恢复了意识,一圈州长大叔中间那个最威猛的,就低沉着嗓门问道。
杨枵?感情,这身体的主人跟自己还是一个姓,五百……呃,一千五百年前是一家,杨帆心下嘀咕,嘴里答道:“嗯哪。”
虽然觉得情况不对,他也只能这样回答,杨枵的事他根本两眼一抹黑,就算反悔,只要被人一问肯定也得打回原型。
“真的失忆了?怎么办?”最州长大叔闻言左右环顾。
“早知道这小子没用了,长的跟小山鼠一样,刚刚能干点细活,现在又……”人群里,看向杨帆的目光可都不怎么客气,“干脆打发出去,让他自生自灭好了,也省的浪费吃食,可快要过冬了。”
这番话,应者颇众,可不像是开玩笑。
杨帆一时心胆俱丧,MLGBD!谁说失忆大法所向披靡,闻者拜服来着,怎么自己这失忆大法一祭,就要落得个自生自灭的下场了?